圖片轉自網絡

文丨趙自力

01

我有個發小,從小頭腦靈活,是做生意的料。他在深圳發家,幾年前回到紅安老家投資,承包了一百多畝荒山,種植經濟林。

一天,他找到我,跟我敘敘舊,最主要的還是想跟我吐吐苦水。

“兄弟,有事你得幫我合計合計”,一杯茶沒喝完,發小就迫不及待地向我求助,“我那個經濟林快要驗收了,按照在外跑生意的套路,我找到縣林業局分管領導家想打點一下,卻吃了閉門羹。”

“你找他就去辦公室,到他家裡做什麼?”我不解地問。

“聽說以前審批項目、項目驗收等關鍵環節,不都要去跑動一下的嗎?不然心中沒底啊。”

“那你是否按照相關要求,達到驗收條件呢?”

“你絕對放心,我投了幾百萬,不會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的”,發小拍着胸脯說,“就擔心有人從中作梗,故意刁難,這不想到問問你嘛。”

聽完,我勸發小把心放進肚子里,只要手續合法,程序到位,符合驗收標準,是沒有必要擔心的,更沒必要去打點。

“現在政策都是公開透明的,辦事流程圖也一目瞭然,沒你想的那麼複雜”,我正好跟發小好好上一課,“你只管認真經營管理,國家該給的補貼是一分也不會少的。”

“你說真沒必要再去活動活動?”發小還不太放心。

“你聽我的沒錯,都什麼時候了,中央四個全面戰略布局你又不是不曉得,現在跟以前不一樣了,過段時間你拿着申報材料,去有關部門直接辦理就是。”

發小將信將疑地走了,說真話,他可能還以為我在敷衍他。

大約半個月後,發小打電話來要請我喝茶,語氣很高興。我知道,他的事辦成了。

“事成了,半天就搞定了”,發小高興地說,“縣林業局的工作人員,一行幾人到我承包山上進行了驗收,現場就給我簽了字,蓋了章,經濟林種植補償直接打到我的賬戶上,省得我再去跑了。”

“你再相信我了吧?”我說,“現在跟過去不同了,從嚴治黨全面鋪開,國家公職人員、黨員幹部不僅不能吃拿卡要,而且對不作為慢作為的慵官懶官還要進行問責呢。”

“他們午飯是村裡安排的,吃的是派飯,現場給了飯錢”,發小說,“為我辦事,飯沒有吃我一頓,酒沒喝一盅,煙沒接一根,就辦妥了,就像看到了以前群眾拍手擁護的農村工作隊一樣。”

再次見到發小,已經是幾個月後,他投資擴大了經濟林種植面積,準備擼起袖子大幹一場了。

“現在國家政策這麼好,我們算是遇到機遇了,加上政府部門大力扶持,路肯定越走越寬的。”發小高興地說著,幸福的笑容蕩漾在臉上。

02

我家樓下住着一位老人家,他是撤鄉並鎮前的鄉黨委書記,已經退休多年,兒子兒媳跟他們住在一起。

我常去他們家串門,老人家慈眉善目,每次去特別願意同我拉家常。他也常來我家,一來二去我們成了忘年交。他叫我小趙,我稱呼他老王。

老王是當時全縣出名的清官,曾在大會上點名大罵那些給他送禮想開後門的人,說這些人“不要廉,不要臉”。這件事在當時一時傳為美談,有人不叫他王書記,叫他廉書記。他在任期間,兩袖清風,秉公處事,得罪了一小撮人,卻贏得了廣大人民群眾的擁護和愛戴。有些領導走下工作崗位,人一走茶就涼,而老王一退休,來找他玩的人還多起來。大家都覺得老王人品好,為人正直,有人格魅力,值得交往,像我這樣小年輕的忘年交就有幾個。

“什麼是合格共產黨員?能真心為群眾辦事,做事光明磊落,不貪不腐,不懶不散,這樣就是黨的好乾部,這樣才是合格黨員。”老王一有機會就給我們上上黨課,敲敲警鐘,不在其位還發揮餘熱,他的諄諄教導也時常在我耳旁響起。

老王家客廳,懸挂着一幅字畫,上書“廉潔傳家”四個大字。老王的兒女也都在縣政府部門上班,他常常告誡子女們,要廉潔自律,要克己奉公,做一名合格的黨員幹部。子女們從小耳濡目染,自然繼承了老王的廉潔家風,在單位也都有口皆碑,多次被評為“黨風廉政先進個人”。

都說家風重要,老王家的廉潔自律就是最好的家風。他家我們太熟悉了,不足九十平米的房子,住了兩代人,電視機還是老式的那種,地板老舊了也沒換。老王喜歡喝酒,自己買的華河小吊,一頓喝一小杯,快活似神仙。都說心底無私天地寬,一生的清廉的老王,儘管物質條件不怎麼樣,但換來了他晚年的幸福,贏得了一生的美譽。

“我最大的成績,不在於當多大的官,管多少人,而是我一生乾乾凈凈”,老王動情地說,“我也要求我的兩個孩子像我一樣,把廉政的家風代代傳下去,做一個乾淨有為的好乾部。”

“什麼是幸福?飯能吃下,睡能睡好,做人乾淨,問心無愧,這就是幸福!”老王說完,布滿皺紋的臉,笑得像朵秋天的菊花。

03

我老家在七里坪鎮,與河南新縣毗鄰,那裡有幾家酒店距離我家非常近,以前每到周末,小車就絡繹不絕地聚集在酒店院子里,酒店生意非常火爆。

新縣人非常精明,聽說紅安縣的黨員幹部不準抹牌,中餐不準飲酒後就在每間餐廳都擺了一張麻將桌,美其名曰專門為湖北的客人提供服務。抹牌、飲酒,這些縣委、縣政府明令禁止的娛樂活動,從地上轉為地下,陣地從紅安轉移到新縣,帶動了臨縣餐飲業。甚至有人打趣地說,新縣的GDP,紅安人起碼貢獻了幾個百分點。那段時間,這些酒店人頭攢動,熙熙攘攘,喝酒划拳,把麻將搓得噼里啪啦直響,確實嚴重損害了黨和政府的形象。

後來,縣委、縣政府向這些奢靡之風“狠殺一刀”,及時地剎住了這股不良風氣。特別是在全面從嚴治黨后,幾乎再沒有發生過類似的現象,甚至有些酒店,因為客源驟減,轉型做其它生意。

“現在想賺政府的錢,不太容易,政府把錢袋子扎得緊”,一位酒店老闆吐露心聲,“國家把黨員幹部管緊了,是個好事,儘管生意差了一些,但也少了許多要不回的白條,我打心裏還是佩服國家的高明。”

後來打聽,那位老闆轉型做養殖生意,成為當地的市場主體,帶動了一大批精準扶貧對象脫貧了呢。

04

現在,在公園裡,在一河兩岸旁,在公交車上,總能聽到一些議論,其中最熱門的話題就是關乎黨風廉政的。比方某某單位招待客人,只有開水沒有茶恭弘=叶 恭弘;去某某單位辦事,可以打一個電話他們為你跑腿;那些服務性窗口單位,工作人員熱情接待,笑臉相迎,享受到銀行VIP客戶一樣的待遇;找某某領導辦事,飯不吃,煙不接,事照辦。等等。群眾的眼睛是雪亮的,多為群眾辦事,這一筆一筆群眾都記着呢。

風清氣正,百姓才有幸福感;春潮湧動,正值揚帆奮進時。一群黨員幹部,用他們的辛苦指數,換來了群眾的幸福指數。一股廉政的清流正在社會上緩緩流淌,流向機關和企業,流向社區和農村……潤澤着一樹一樹繁花,不斷演繹着春天的故事。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