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篇連載,持續更新,敬請關注

目錄    上一章

到了晚飯時間,朱元仁媳婦見女兒還沒回來,於是打電話催促,結果朱如星的手機卻提示關機了。朱元仁媳婦納起悶來,問兒子:“如辰,你姐出門前不是說去找如雲嗎?怎麼這麼晚了還不回來?手機怎麼還關機了?”

“放心吧,我姐今天沒說要出遠門,應該一會兒就會回來的。”朱如辰不緊不慢地說道。

“是不是又去棚里了?”朱元仁在一旁說道。

“應該不會。今天棚里活少,下午早早就回來了,如星才說有事去找如雲的。”朱元仁媳婦說道。

朱如辰見爹娘着急,於是說道:“我打電話到如雲家問一下吧。”朱如辰說罷,便拿起電話打了過去,可是對方說如星根本沒去過。朱如辰又給爺爺打電話,結果爺爺也說沒見過如星。朱如辰只好又給朱如玉打電話尋問,朱如玉便把下午如星曾到錢言家的事說了。

這下一家人着急起來,朱元仁和媳婦忙跑出去找人。朱如辰則跑去質問秦尚,秦尚沒想到會惹出這樣的亂子來,忙和朱如辰一起出來找人。所有人都認為,朱如星得知黃世傑結婚的事,必定是受了刺激,所以才不知去向。

朱元仁跑去冰封的河上去找,朱元仁媳婦則跑到自家的種植棚去找。朱元仁拿着手電筒順着結冰的河道走了很遠,卻連一個人影都沒看到,着急地幾乎落下淚來。朱元仁媳婦則一個大棚一個大棚挨個尋,終於看到一間大棚的門虛掩着,一顆懸着的心才總算放了下來。她以為朱如星一定躲在裏面偷偷哭泣,於是輕輕推門開,躡手躡腳地向里走去。沒走幾步,她便聽到了女兒的說話聲,於是急忙停住了腳步,側耳再細聽,竟然還有李雪松的聲音,她不禁轉憂為喜,悄悄退了出來。

朱元仁媳婦喜不自勝地給老伴打電話,說找到女兒了。朱元仁長舒了一口氣,忙歡天喜地往回趕。朱如辰和秦尚正開着車在村外沿着大路尋找,兩人正心急火燎時,接到電話得知朱如星就待在種植棚里,忙調轉車頭往回趕。只不過是虛驚一場,所有人心裏的石頭總算是落了地。

朱如辰心裏仍然氣惱,忍不住抱怨道:“我姐定是躲起來哭來着。真是的,你幹嗎要告訴我姐黃世傑的婚事?”

“你姐不是早就不在意黃世傑了嗎?我告訴她黃世傑婚事的時候,她雲淡風輕的,一副毫不在意的樣子。”秦尚滿腹委屈地說道。

朱如辰長嘆了一口氣,說道:“你是不知道,當年我姐跟黃世傑要分手時,自己一個人沿着河邊走了一個晚上。我爹怕她出意外,於是在後面跟了她一個晚上。天亮時,她累倒在河邊,然後在醫院里躺了两天才醒過來。這事除了爹娘和我,其他人都不知道,大家還以為我姐因為勞累過度才住院的。由於黃世傑他爸堅決反對兩人分手,逼着黃世傑和我姐合好。我姐見黃世傑左右為難,所以就在長輩們面前裝作和好如初。就這樣,兩家一直沒斷了聯繫,還是你來我往的。一直以來,我姐除了黃世傑也沒有喜歡過別的男人。如今,黃世傑要結婚,我姐能風平浪靜才怪。”

秦尚心裏懊惱萬分,訕訕地說道:“也不至於痛哭流涕吧。”

“女人家遇到傷心事,不都是哭哭涕涕的嗎?”朱如辰一副深諳女兒事的口氣。

秦尚本來就覺得自己理虧,又見朱如辰這樣說,識趣地閉了嘴,不再言語。車一拐進村子,車燈頓時把昏昏暗暗的街道照得亮如白晝。朱如辰一眼便看到前面不遠處姐姐的身影,於是歡喜道:“快停車,快停車,是我姐。”

還沒等秦尚把車停穩,朱如辰便急匆匆地下了車,三步並兩步跑過去抱住了朱如星,撒嬌道:“姐,一會兒不見,我就想你了。”

朱如星早就習慣了朱如辰這種突如其來的親昵舉動,笑嗔道:“快放開,你都多大了,還像三歲孩子一樣撒嬌,還有外人呢,會被笑話的。”

“不管,不管,我不放。我都餓得走不動了,姐你必須背我回家。”朱如辰完全不理會站在一旁的李雪松和等在車裡的秦尚。

“你都比我高一大截了,我怎麼能背得動?”朱如星笑着,推開了弟弟。

李雪松見兩人如此姐弟情深,十分識趣,說道:“既然如辰陪着你,我就不送了,先回去了。”

“好,路上慢點。”朱如星話音還未落,秦尚一踩油門,車從三個人身邊飛馳而過,揚長而去。

等李雪松消失在夜幕中,朱如星馬上嚴肅起來,質問朱如辰:“你剛才又跟秦尚去哪裡閑逛了?”

“閑來無事,就去鎮上轉了一圈。”朱如辰優哉游哉地說道。

“你呀,一逮到空就跑出去玩。這麼晚才回來,爹娘肯定着急了,咱們快回去吧。”

“好,回家嘍。姐,我背你吧。”朱如辰知道姐姐雖然笑呵呵的,但是心頭肯定烏雲密布,於是討好道。

“行吧,小時候我沒少背你,現在換你來背我。快點彎腰,我要上嘍。”朱如星說著,輕輕一躍,躥到了朱如辰背上。

“朱如星全球唯一專享坐駕現在起程嘍!”朱如辰說著,背着姐姐歡快地飛奔起來。

朱如星則大笑着說道:“減速,減速,太快了!慢點,慢點,要拐彎嘍!”

星空之下灑落了一路的笑聲,兩人彷彿回到了兒時的時光,只是那時朱如星是朱如辰的專享坐駕。人生就是這樣,今天的種種終將會變成昨日的故事。

秦尚回到家后,氣惱地把手機摔在床上,大吼了兩聲。他一想到朱如星和李雪松兩人談聲風生的樣子,就覺得自己是十足的傻瓜。朱如星早就聲明過了,“一別兩寬,各生歡喜”,自己還擔心她會傷心落淚,簡直是愚蠢至極,秦尚越想越生氣。可是自己為什麼會如此生氣,秦尚卻沒有弄明白。當然了,他也不想費心弄明白這些無關緊要的事。他只是隱隱覺得,自從來到朱家村后,自己就變得越來越不像自己了。

目錄    下一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