導語:7年,能改變一個人多少?寫在畢業前夕!

01

-這應該是我最後一次來重慶。

本科已經歷過一次畢業,我以為自己不會再有畢業的感覺。當嬛嬛說出這句話,我才意識到,有些轉身,可能就是一輩子。或許畢業的傷感就來源於此。

本科畢業是歡樂的,幾個閨蜜都留在本校陪着我,一起留守西政。畢業照是一群姑娘們一起拍的,即使當時的我晒傷了皮膚,整張臉都在脫皮,又黑又丑,可是,依然擋不住內心的快樂。

那個時候,總是覺得,有錢,就不存在距離。能用機票衡量的兩個城市,跟同城沒有區別。

“心若在一起,相隔再遠也始終不會遠離;心若不在一起,即使住隔壁,也依然不會見面。”這句話,欺騙了多少人。

本科畢業之際,跟甜甜妹妹在KTV唱歌。剛開始,我們兩都很開心。可是,當唱到張震岳的《再見》,說好不哭的我們,瞬間哭成了傻逼。

“我怕我沒有機會,跟你說一聲再見,因為,也許,就再也見不到你。”畢業三年了,我們至今還沒有再見。她在青島,我在重慶。這,是可以用機票衡量的距離。


今天,閨蜜M離開了重慶。沒有送別,沒有眼淚成詩。下一次見面,或許是在深圳,或許是在北海。

有些成長,大概永遠也學不會坦然面對。曾經我一度以為自己是個冷血的人,可是,總有那麼一個時刻,讓我感受到自己血液的溫度。關於這一點,我不想改變。

02

當初選擇西政和法學專業,似乎就像是緣份。高考填志願時,法學專業是熱門。許多同學,在家長或老師的推薦下,選擇了法學。

法學是個什麼東西?對於那個時候的我們,就像一個謎,而且是我們不想去了解的謎。

上法理課,用室友的話說,就像坐飛機,感覺人一直在空中飄着,可是不知道自己飄到了哪裡。一個教室將近200個人,可是不知道多少人在認真聽課,認真聽的同學不知有幾人懂了。

無關乎老師,只是對於不懂它的人,法理太過枯燥。法理老師其實是個有趣的人,髮型很個性,卷卷的,穿衣打扮很年輕很潮,講課風格意識流,像在看《蘇菲的世界》。

暈了大半個學期之後,我有認真聽過王老師的課,講得很棒。他講課不用看書,不用看PPT,也不用書寫,只是純粹意識流。跟上他的思路,你會發現一個比教材精彩一萬倍的法理世界。

佔座是西政的潛規則,不管是課堂還是講座。遇到課堂火爆的老師,每節課要提前一天佔座,每節課,教室後面站滿了學生,一上午的課,全程站着聽完。(為大家的執着點個贊)

類似於梁慧星老師這樣的講座,那是一定要提前排隊的,隊伍非常壯觀,講座現場更壯觀,主講席後面都坐滿了人。


在西政,一起牽手聽講座,是一件浪漫的事情。一起牽手上自習,是一件浪漫的額事情。一對情侶牽手走進自習室,然後分別坐在教室的角落,獨自學習,這樣的情侶,我見過太多。

本科有多少本教材,一個學期結束之時,還有一半沒講完,最後老師一節課划完重點,自己學習。天知道我們少學了多少東西,天知道一本教材老師多久才能講完。

司法考試,更像一個謎。拼盡全力考過了司法考試的人,最後不一定從事法律相關工作。沒過司考的人,總是一次又一次,努力想通過。至於為什麼要通過,早已不甚明了,或許只是為了心中那份“學法的人一定要過司考”的執念。

不管是宅着打遊戲,還是每天背着書包上自習,或者是考前臨時抱佛腳,不管大家最終有沒有喜歡上法學,不管老師上課的案例我們記住了多少,終究,我們都變得更理性了。

我們不會再相信,一句情話,是一定會兌現的。聽到情話,我們也不再輕易被打動。

03

每一個法學專業的學生,都在學習的過程中進行着拷問。有對人性的拷問,有對自我的拷問,有對利益的拷問,有對社會的拷問,有對正義的拷問,也有對法律本身的拷問。我們,總是在不斷拷問中前行。

我們,總是心懷正義。只是,慢慢地,你會發現,原來過去自己所堅持的正義,並不一定就是真正的正義。

曾經,我們夢想着能參与一部法律的制定,能改善中國的法治環境。可是,越深入地學習,越明白,我們每個人,能為中國法治貢獻的力量少之又少。

侵權責任法修訂之後,侯老師在課堂上說的那番話,那種明眼看世界的痛心與失望,我至今仍銘刻於心。

當他看到草案中的法律條文有不合理之處,他心急如焚,想在修訂案出來之前,更正這些錯誤。可是,最後,修訂案還是於2009年12月26日,“匆匆”頒布。至少,對於侯老師來說,太過匆匆。

侵權責任法是全國人大通過的,修訂案卻是全國人大常委會通過的,在法律的適用上就會出現效力衝突問題。然而,最後,侯老師只能帶着深深的無力感,在課堂上,逐條逐條地批判了修訂案的不合理之處。然後,將他的憤懣,講與我們聽。

我記得他當時的自嘲與無奈。他說,修訂案一出來,我的心情是沉重的。當時我懷着失落的心情,寫了一篇文章,一點一點地列舉了修訂案的不足,並且逐一闡述理由。但是,連續寫了幾篇文章之後,最終,我寫了一篇歌頌修訂案的文章,弘揚社會主義法治。

弘揚社會主義法治是由衷的,但是,對修訂案的失望,也是由衷的。


每次民法領域有法律要修訂,侯老師總是會認真撰寫關於修訂草案的意見稿,逐字逐條,費盡心思,各方權衡與探討。但是,遞交上去之後,從來沒有被採納過,從來沒有!

為什麼還要一如既往地堅持?只能問侯老師本人。或許,是一個法學教授的執着。或許,是本着對法律應有的態度。

04

從一開始學習法律,我就有着濃厚的興趣。只是,從前的興趣與今日之興趣,理由和基礎已發生了變化。

最開始接觸法律,在我看來,法律就是一個智力決逐的東西。一部法律的誕生,就是一場智力遊戲,誰掌握的權力大,誰佔有的利益與資源多,法律的最終導向就會傾向於誰。法律,歸根結底,就是遊戲規則的設計過程。

這是多麼殘忍的一種看法!

法律是研究人性惡的。

學法律之前,我一直以為法律是美好的。現在我也依然這麼認為。可是,一部法律的誕生,從來不會跟“人性本善”有一絲一縷的聯繫。

本科看過一本關於功利主義的書,對一句話印象尤為深刻:刑法,本身就是一種惡;刑法,就是以較小的惡制更大的惡。

是啊,限制、剝奪人的自由,剝奪財產,甚至剝奪生命,這如何不是一種惡?

人都是利益的追逐者,追逐利益,是人的本性。很多人會認為如今道德淪喪,世風日下,我不知這個結論如何得出來的,或許是親歷過某些事,或許,只是別人給他灌輸的這種思想,而他並沒有加以思考,就全盤接受了。

逐利行為,在如今的社會,總是會帶有貶義性質。利益在法律面前,是一个中性詞。追逐利益,是人的本性,法律保護以正當手段逐利的行為,而遏制以非正當手段逐利的行為。

一部法律的誕生,永遠不會針對一個特殊群體,不會針對一種糾紛之下的某一種惡,而必須是盡可能地窮盡這種糾紛之下所有的惡,才能真正起到調整某一法律關係的作用。

婚姻法總是被太多人詬病。可是,就像劇本都來源於生活,生活的惡總是會大於法律所能預見的惡。

你沒有見過昔日你濃我濃的兩個人在法庭上如何撕逼,又怎會懂得,互撕的兩個人,一定是失去了利益的協商基礎,對於利益的分配方案無法達成一致,都只想着為自己爭取更多的利益。


法律有預防功能,通過懲罰,有威懾作用。可是,當惡已經發生時,法律必須要發揮事後救濟功能。根據證據,對於不公平的利益分配,進行調整。

法律是教會人理性的,同時給予人追求美好的勇氣,而不是保護每一個人。

每一個人都帶着弱者的姿態,來尋求法律的幫助,可是誰又是真正的弱者?每一個人都帶着面具說謊,誰又真正可信?你有你的目的,我有我的考量,所以才會有那麼多“片面之詞”。

見過了太多的惡與善,才懂得,你親眼所見未必都是真的,你所聽到的未必可信。

05

從事法律工作,是極為違反人性的。

我們每個人,總是容易被所見所聞而觸動,然後潛意識有一個初步的判斷,這是每一個人,都無法抗拒的人性。

可是,即使有時候我很同情一個人,我們也要告訴自己,這個人不一定是值得保護的。即使有時候當事人很壞,可是,在這件事情上,他不一定有錯。

一個人的人格,與他現在所涉糾紛,有時候並沒有必然聯繫。

“願自己在理性的同時,保持應有的感性”,這是我微博的簽名。我只想告訴自己,理性,總是為美好的願景而服務,而不是一個冰冷的溫度。

輿論綁架有多可怕?道德綁架有多可怕?最可怕的,是輿論和道德,來綁架法律。總是會在朋友圈看到“我支持,XXXXX一律判死刑”,每次看着支持的人數不斷上升,我心情都會更加沉重。

就像看今日說法,經常會聽到“這種人,就應該判死刑”。判死刑,這三個字,說出來,何其容易?你可知,這寫進法律,就是對一個人生命的剝奪?

剝奪一個人的生命,是何等嚴肅和莊重的問題,剝奪一個人的生命,必須要有特定的事由、充分的證據、特定的程序。當你順手轉發朋友圈的時候,你可曾想過死刑意味着什麼?

剛學法的時候,不能理解辛普森案,也不能理解為什麼要信仰法律。當有人歌頌國外的程序正義,看到國外許多民眾如此信仰法律,只要依照程序判決的結果,無論結果如何,大家都能由衷接受,我會認為那些人是何等的愚昧。

如今的我,不再容易被一個事件帶動情緒。看到一個案例,不會習慣性去評價這個人如何如何,而常常會嫌棄犯罪手段過於低級、罪犯智商過於低。

如今的我,不再輕易去評價其他人和事。更多的,我會去追問為什麼、怎麼辦。

06

真相和正義哪個重要?這是我本科一直糾結的問題。

可是看完李狗嗨,我明白了,真相或許是我們永遠觸摸不到的東西,你看到的聽到的,都未必真實。你所堅持的正義,或許並非正義。就像小黛所堅持的正義,有時候,並沒有她認為的那麼正義。


在研讀國外案例時,總能看到判決末尾有不同意見。

All Justices concur except xxx(法官名), who dissents.

(所有法官判決一致,除了xxx)

每個人對於正義都有自己的理解,法官也不例外。法官的多數意見,一定比少數意見更接近真相與正義?未必。

勝利即正義,雖然有時近乎殘酷,卻是事實。

法律道路上,充斥着各種選擇題。是做一個唯上級是從的工具,還是保持應有的良知;是做一個只追求賺錢的機器,還是保持應有的學術素養。這些問題,遠比糾結什麼真相與正義更加有意義。

在畢業的十字路口,我們總是會面臨各種選擇。

剛剛步入社會的我們,總是堅持、銘記着學生時代的熱情與正直。但是,這種熱情與正直能支撐着我們走多遠,還有待驗證。

學生時代,我們自詡是祖國未來的法治棟樑,祖國未來的法治環境,有賴於我們而改善。剛剛工作的我們,往往會豪情壯志,急於做出一番成績,證明自己的實力與價值。

生命的熱情,從來不怕挫折與轉折點,在逆境面前,我們總會選擇迎難而上。

或許是五年,或許是十年,或許更久,我們在日復一日的重複性工作中,滿足於現狀,沉溺於安穩。最終,我們忘記了最初的宏遠目標,我們喪失了前進的動力,而以自身力量過於渺小為借口,心安理得地讓自己偏離原定軌道,越走越遠。

這,才是最可怕的。

見過各種案例之後,看到了人類的醜陋和弱點,反而更能理解更多的人和事。而不會再像過去那般,一味地向別人強行灌輸自己的觀點,懷着“恨鐵不成鋼”的心態去指責別人。

每個人都有其自身特有的成長經歷,這是無法複製的,每個人都有其選擇與價值觀,我們不必以“家長式”或“聖母式”的姿態,去評判別人的生活。

我們需要做的,是尊重!

以上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