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微信iOS版本更新,發布了“微信實驗室”,實驗室里包含了“搜一搜”和“看一看”兩個功能。


這幾年來,微信每一次更新總能引起外界的集體狂歡。這次更新,大家關注的重點是“搜一搜”和“看一看”,說微信要幹掉百度和頭條。

但有一件事,不知你想過沒有:

1)搜一搜、看一看的功能,早就是微信搜索框里的已有功能,這次並沒有增加什麼新能力;

2)這兩個功能被放在實驗室裏面,需要用戶自己打開才能看到。

既然是重倉搜索,為什麼不是大張旗鼓直接推出這兩個功能,要扭扭捏捏地干什麼?

所以重點根本不在搜和看,而在實驗室。

一、為什麼要實驗?

因為目前搜索的體驗根本沒有達到微信的產品要求。

眾所周知,微信團隊的對產品的要求高,但很多時候是聽說,也許感受不深,我說說些親身體驗。

1)

微信里曾經有一個功能,叫實時對講。


做這個功能之初,我們有個設計,就是一旦進入對講狀態時,手機界面頂部的狀態欄從一行變成兩行(紅框部分),所有的頁面元素往下沉20個像素。不了解技術的朋友可能不明白,但沒關係,你只要知道,這個功能是我負責的,為了做這個功能,我必須把微信每一個頁面的代碼修改一遍。

當時我的內心是崩潰的。但更崩潰的不是這個。當我花費了大概一周的時間修改完成了這個個性,設計方案又變了——小龍說不需要這樣做了,做一個懸浮按鈕來显示對講狀態吧(跟現在微信視頻聊天那個懸浮窗一樣)。

在絕望之餘,我心裏想,說不定哪天又要變回來,代碼先留着吧。所以我把代碼註釋掉,沒有刪除(在微信複雜的代碼包裏面,通常是不能這麼乾的)。

一直到這個新版本的微信發布前幾天,果然方案變回去了。我的先見之明讓我逃過一劫,如果讓我重來一次,大概不如把我殺了吧。

這是在講多變。

2)

我前些天在家收拾東西的時候,發現了微信4.5版本的設計稿,這是13年2月發布的版本。你可以對照一下現在微信的聊天發圖片功能,基本跟這個設計稿是一樣的。

4年多,對於微信這樣體量的產品來說,一個功能可以一成不變,真的難以想象。這隻能說明當初的設計是經得住時間的考驗的。

而這樣的一成不變又還很好用的功能,在微信裏面有很多。

這是在講不變。


3)

現在很多人在講小步快跑,迭代試錯。但他們說這句話時心裏想的是,應該像微軟一樣把錯漏百出的版本給用戶用,然後再不斷打補丁。甚至有些公司,經常發布一些沒有經過大腦的版本,然後反覆折騰,折騰反覆。

這就是——噁心用戶,成全自己——的焦慮感。

而小龍評審微信的功能有一個習慣:不看原型圖,不看設計稿,也不看Demo,要體驗前後台代碼開發好后的產品。這就意味着:如果一個功能在給到用戶之前有過n個方案,則前後端開發人員已經開發過n個版本的代碼。

如果你從事互聯網行業,特別是在創業公司,你肯定會知道:這是極大的資源浪費,並且對開發速度和質量要求都非常高,還很考驗開發團隊對產品經理的信心和耐心——他們只會認為這個什麼都不懂的產品經理整天在瞎改。

但是微信團隊做到了,經常是昨天半夜開產品會,想出了一個方案,今天半夜就能體驗這個新方案,並且把它否掉了。

正是因為一直堅持這種做法,所以微信的每一個功能都是深思熟慮、高度試錯過的,一經發布就幾乎不用修改。

比如朋友圈,微信團隊默默地傾團隊之力開發了半年,做了40多個版本才終於確定發布。而在朋友圈發布之後,它基本就沒怎麼修改過了。

這是不變的底氣。

……

變與不變,恰恰就是“噁心自己,成全別人”,或者叫死嗑我們,愉悅你們。

PS. 所以有些創業團隊找我講課,想讓我講講微信團隊的工作方法,我就跟他們說,微信的做法是學不來的——如果像微信團隊一樣去折騰開發人員,大概產品經理活不到版本發布……

二、微信是否準備好“對抗”百度?

我認為完全沒有。

微信做搜索的優勢無非是:

1)微信自有內容,也就是微信的聊天記錄、朋友圈消息、公眾號文章,這些都是封閉在微信系統內的信息,除了搜狗這樣的合作方能搜索到公眾號文章外,其他公司是完全沒法觸及的;

2)微信龐大的用戶量和用戶活躍時長,使得大部分用戶的時間都停留在微信裏面,而聊天記錄等的搜索功能已經給用戶做了初期的用戶教育。如果微信能提供一個相當於甚至優於百度搜索的搜索結果,肯定能夠大量搶佔百度的搜索份額。

但這兩個優劣完全彌補不了它的劣勢:

1、在微信外的全網數據方面,微信沒有基礎,藉助搜狗的技術和數據支持是能做的,但跟百度相比較,數據量少,信息檢索的算法也沒法比,趕上還需要時間。

我這两天找了微信搜索的產品經理,還有在百度、搜狗等幾個搜索平台工作過的幾位朋友探討了這個問題,大都持這個觀點;

2、移動端搜索的各個產品目前還沿襲着PC搜索的體驗,主要靠打字搜索。而語音搜索、圖片搜索雖然有幾家做了嘗試,但搜索的體驗和效果都不夠好,所以這裏需要產品創新,針對移動端的創新。

我想,微信團隊如果要重倉移動搜索,那就必須在前無古人的路上,找到一種交互上的突破性創新,也還是需要時間。

什麼叫交互上的突破性創新,我拿微信支付作為例子來說說。

微信支付13年發布時,大部分的設計是參考支付寶的,但有一個功能卻讓所有人驚艷,那就是6位數的密碼。

在此之前,用戶用支付寶付款,需要輸入一個非常複雜的“登錄密碼”,然後輸入一個同樣非常複雜的“支付密碼”,再然後還要輸入銀行發送的驗證短信的驗證碼,在這個過程中還可能要選擇哪一張銀行卡或者支付寶餘額來支付,要選擇是否使用優惠券,是否使用支付寶紅包,是否使用集分寶……這是極其複雜的流程,用戶通常需要五六次點擊才能完成支付,小白用戶顯然應付不了。

而微信把這個流程簡化為一至兩步:使用默認銀行卡支付,直接輸入6位数字密碼完成支付,如果金額大的話也只需要再輸入短信驗證碼而已。這大大降低了用戶使用移動支付的學習成本。

正是這個功能讓支付寶團隊措手不急,對整個產品設計大改特改,也才因此對微信產生了無限的畏懼,並做了很多的社交嘗試。

也只有這樣的創新才能掀起一場波瀾壯闊的支付大戰。(如果你對這個話題感興趣,可以閱讀我已連載了一期的系列文章《支付大戰簡史》

3、微信並沒有準備好做一個真正的瀏覽器,也就沒有準備好去承接搜索功能。

微信在設計時,對頁面的跳轉有一個規則:從哪裡來,回到哪裡去。也即是:你點開某個頁面,點擊它的左上角返回時,就回到上一個頁面,不管你打開多少層頁面,都是如此。

比如,你從頁面1進入頁面2,再進入頁面3,然後頁面4。這時你想返回到頁面1,你就必須點返回,回到頁面3,然後再返回頁面2,再然後才能看到頁面1。

既然如此,如果微信加上外部搜索功能,那就衝突了。

我們都知道通常在PC搜索時,用戶的習慣是:先打開第一個結果,發現不滿意,關掉(或者不關掉),回到搜索頁面,點第二個,第三個,第四個……如果第四個裡面有內容符合,則會在第四個頁面裏面不斷再點擊,再打開。

如果你在這種循環打開網頁的過程中,來了一條微信新消息,怎麼辦?如果讓你打開新消息,那麼搜索結果就全沒了。如果不讓你打開消息,堅持讓你搜索完信息,導致你漏了信息怎麼辦?如果那些因此導致回家要跪搓板的男士們找上門來怪罪微信,怎麼辦?

相信大家常有這種體會:在朋友圈或者公眾號裏面看文章,看了一半,有新消息來了,到底出不出去看,這是一件每天都在發生的煩人的事。

這個問題由來已久,只是做了搜索必然加重。所以,這裏需要微信團隊把整個邏輯重新設計。這又需要時間,而且可能是很長很長的時間。

這此之前,就需要實驗室了。

三、微信團隊的實驗室文化

微信團隊的基因里原來就有實驗室文化的,這個要從微信的歷史說起。

微信團隊在做微信之前做的是QQ郵箱。QQ郵箱裏面有一個功能叫“郵箱體驗室”,用戶在這裏開通一些新奇的功能。

QQ郵箱正是靠一次次的實驗,嘗試各種功能,才從一個爛到沒人用的雞肋郵箱,慢慢變成雄踞行業第一位置的七星級郵箱。


而微信從創始之初,就一直在繼承QQ郵箱的“遺產”,從郵箱的QQ對話功能到微信的“QQ離線消息”,從郵箱“漂流瓶”到微信“漂流瓶”,從“附件收藏”到“微信收藏”,從郵箱的“閱讀空間”和“郵件訂閱”到微信的公眾號……

同樣的,微信也繼承郵箱的體驗室,有了“第一個實驗室”,那時的名字叫“插件”。

所謂插件,就是把功能選擇的權限給到用戶,用戶覺得喜歡和需要,就“安裝”插件,覺得不需要,就“卸載”插件。

而開發團隊屆可以通過看用戶安裝和卸載的情況來決定插件的去留。

於是,有的插件試着試着就變成不可插拔的功能了,比如朋友圈,現在已經不能卸載了;

有的插件試着試着就不見了,比如微博閱讀。

後來,大概在13年,微信5.0發布前後,微信插件改叫“功能”,深埋在微信的設置選項裏面。

因為隨着微信用戶量的增長,用戶習慣的改變,早期的那些插件功能已經被證明不需要了,但又有個別老用戶在用,不好刪除,就把它們的入口深埋起來。比如語音記事本、QQ離線助手、QQ郵箱提醒、群發助手。

這個修改,某種程度上意味着,微信的第一個實驗室時代結束了。這一輪實驗,基本伴隨着微信團隊在移動互聯網的探索和成長。實驗之後,微信也奠定了它的行業地位,所謂的“移動互聯網船票”。


在這之後呢?

2013年8月微信5.0發布,發布了遊戲中心、微信收藏、微信支付、表情商店等重磅功能。在此之後,微信一直就沒有發布什麼大功能。

一年後的2014年9月,微信6.0發布,主要是小視頻和微信卡包這兩個功能,這兩個功能又不怎麼成功。

一直到現在,微信的版本號還停留在6.x上。

是這幾年微信團隊不努力么?

顯然不是,從6.0至今,微信不但傾團隊之力發布了小程序平台,還發布了近30個小版本。

在這些小版本里,微信團隊一直在給過往的功能做優化,做小修小補,也做一些新的嘗試,比如搜一搜、看一看的原型:“微信全局搜索”、“朋友圈熱文”就是在某個小版本中發布的功能。

微信團隊想默默發布,看用戶反饋,然後再進一步優化。

很多人講是因為微信團隊“克制”,但與其說克制,不如說“不確定”。就是微信團隊還沒有想清楚。

想清楚顯然太難了。當家難,當這8億活躍用戶的家是難上加難,難的8億次方。

事實證明,微信團隊無法能過自己的嘗試去做出是否做一個功能的決定。把這個選擇交給用戶,是最好的辦法。

如果給這個時期的微信團隊做個註解,我想到的是這幾個字:心有猛虎,細嗅薔薇。

心懷壯志,卻遲遲無法施展,在外人看來就是一個扭扭捏捏的姑娘態了。

我們這幾年聽到太多對微信老化的評論。而作為一個前團隊成員,我其實也慢慢從那種自豪和信任,變成種種的失望(可以參考我之前的一篇文章《我們會不會像逃離微博一樣,逃離微信?》)。


所以,當微信再一次發布“實驗室”,它的第二個實驗室時,我想微信應該是重新找回了活力吧。

大概微信團隊終於發現:既然那些功能想不清楚,那就公開做實驗吧,給用戶一個開關,讓用戶去決定。

這個開關,某種程度上講,也是微信一個新時代的開關,上一個時代結束了,下一個時代來臨了。

這是一個遲到的時代,但終究還是來了。


未來的微信實驗室,你希望它會有什麼實驗呢?

本文作者陸樹燊,創業者,微信創始團隊成員,前支付寶資深產品經理,簡書賬號:“行者慎思”。轉載請保留原文和作者信息,需要轉載請在私信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