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一年520。很多小夥伴在問如何表白愛意。

踢踢去年寫過一篇還算滿意的文章,和你們眼下的需求很合。整理之後送給你們。祝願你們都能心有所屬,愛有表達。

有一回,我和一位戲劇界的前輩在咖啡館閑聊。她和我說,現在的年輕編劇沒有生活。我問怎麼講。她舉了個例子。

一部都市愛情戲,編劇為了男女主角的久別重逢,鋪墊了大量筆墨。可告白之際,卻只有“我愛你”,“你是我的唯一”,“我想永遠和你在一起”之類簡單直接的台詞。

前輩追問,究竟是多愛?這種愛和其他愛有什麼不同?在戲劇上,如何呈現這種愛的張力?編劇撲閃着水汪汪的大眼睛,反覆強調:“就是愛呀!很愛很愛的那種,沒有這份愛就活不下去!”

聽到這段,我當場就笑了。聯想到情感問題的來信里,很多對男友不滿的女生,有一條共同的“控訴”:當我問他有多愛我,他要麼說不出來,要麼就只會說“愛”。

愛是多麼美好的字眼,可只會說愛,又多麼可憐。


那些最會說情話的人,是很少提“我愛你”三個字的。

沈從文寫給張兆和:“我行過許多地方的橋,看過許多次的雲,喝過許多種類的酒,卻只愛過一個正當最好年齡的人。”

朱生豪寫給宋清如:“我們都是世上多餘的人,但至少我們對於彼此都是世界最重要的人。”

王小波寫給李銀河:“一想到你,我這張醜臉就泛起微笑。”

哪怕流行歌曲里,最令我們着迷的字句,也從來不是“對你愛愛愛不完,我可以天天月月年年到永遠”,而是“春風再美也比不上你的笑,沒見過你的人不會明了。”


我們為什麼那麼愛聽情話?

因為生活處處像無根的漂泊,一切都翻篇太快。而人心易變,哪怕只是口頭上的確認,也足以緩解環繞周身的不安全感。這也能夠解釋,《從前慢》在眼下,何以顯得格格不入,又無比動人。

我們為什麼說不好情話?

因為只知道要愛、想愛,卻不知道如何去愛。心頭有一個寂寞的空洞,找不到合適的物料填補,唯有勉強說愛,是鼓勵和確認,待到情緣消逝,又成了借口和欺騙。


愛情極其豐富,可表達愛情的我們,卻陷入了單一和狹隘。當關於愛情的想法逐漸枯萎,語言的貧乏也就在所難免。

其實,告白真的沒那麼難。

有次看朋友圈,瞥見結婚10年的愛人,曬了9張美景,配文這樣寫:10年前的那個冬天,天空還飄着雪。你穿過人群,從後面拍拍我,遞給我一杯熱咖啡。時間的隧道就這樣開啟了,人生從此像是投影,煩惱都會忘掉,只記得和你在一起的美好。

越質樸,越真誠。越真誠,越撩人。

陪伴是最長情的告白,一蔬一飯里,藏着無可取代的情意。和對的人一起生活,本身就埋着無數情話的種子,與其抽象地說“我愛你”,不如把每件小事記在心底。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