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書小簡




1

依舊是每日清晨五點起床,要麼賴在床上讀書,要麼寫點晨間筆記。今日略有不同,離了卧室去書房寫昨日沒完成的文章,照例是到六點半。洗臉刷牙結束,端坐餐桌前。熱騰騰的白米粥和一盤長的短的小黃瓜,外加一小碟骨頭肉早已放在桌上,先生正拿着一根水果小黃瓜吧唧吧唧的嚼。

端起諾大的碗,噓着嘴喝了一口粥。清清淡淡裡帶着東北大米特有的香甜,是我的最愛。我斜着眼睛輕瞄了一下先生,他還在吃他的黃瓜,一句話也沒有,我欲言又止。想想做我的先生也真是不容易了,多少年約定俗成的早上固定讀書時間,都是先生犧牲了自己的時間給了我的呢。在兒子眼裡,我從來都不是良母,在先生眼裡,我應該也不會是賢妻吧?

2

沉默良久,各自吃着飯。我再次從碗邊斜着眼睛瞄了他一眼,卻正好碰上他故意瞪着眼看我拿眼瞥他。我笑,大笑。放下碗,嬌嗔的打了他一拳。“這黃瓜到底有多香啊?值得你這般吧唧嘴?”

他不答,但估計心裏是憋着得意。

我拿話找話:“哎,每天做針灸做的真累,早上起來怎麼總感覺這麼疲憊呢?”心裏感激着他的付出,嘴裏說出來的卻是希望他再多一點關懷。

“你說,也是怪了。我今年好像都沒怎麼往外跑哈?”我自顧自的說著話。是呀,都到五月底了,半年光景都過去了,還真是老老實實在家待了整整半年呢。前幾年,哪有這般願意在家閑待着,不憋出病來才怪?拿去年一年來說,除了日常上班時間,節假日里基本都是在天南地北的跑着各種學習、各種充電,各種資格證書就拿了五六個,那時哪有這般清閑呢?

“你說,屬馬的人應該都是這般願意在外邊跑吧?家裡哪有外邊的世界精彩啊?每次到外面溜一圈回來,我總感覺像是加滿了油的跑車一樣,想着能一往無前呢!可是,今年這是怎麼了?突然有了人到中年的感覺,總想宅在家裡呢。你信嗎?是真心不想往外跑了。你說這是為什麼呢?是老了跑不動了?還是因為家越來越舒服了呢?還是你越來越體貼了呢?”

剛結婚時的各種甜蜜,有孩子之後的各種煩惱、爭吵,無數次的離婚風波,無數次痛定思痛之後的磨合和諒解……往日那麼多的光景,忽的一下子飄了過來,又忽的一下子飄走了。留在腦海中的,是昨天新收到的先生又寄到單位的小禮物,兩盒洗面乳。那天洗面乳剛好用完,他又恰巧在邊上,我只是隨口說了一句:洗面乳用完了,也沒時間去買。而已。

我側過頭去,暖暖的盯着他看。

4

“躺在豬欄里的豬,即便豬窩裡再不舒服,也懶得往外跑。”先生面無表情的吧唧着嘴,嚼着還剩四分之一的那根鮮嫩的水果小黃瓜。

我啞然失笑,又一時不知如何回應。是罵我呢還是贊我呢?啥意思啊?低頭琢磨半天沒弄明白這裏邊的邏輯。只好,傻笑着問他:“那你說我這算什麼呢?

“一隻有理想的母豬。”他依舊一本正經,面無表情。

“那你豈不就是那隻連理想都沒有的“公主”了?”

我笑着作勢去打,他笑着開躲。


                                                               END




作者簡介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