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說什麼產業對於中國人的日常生活影響至深的話,那麼快遞業無疑是中國人生活中最重要的產業之一了,隨着电子商務在全國的快速普及,快遞業也產生了井噴式的發展,截至去年年底,中國快遞業的日訂單處理量已經達到了驚人的過億件,可以說幾乎每个中國人每年都會至少要收到幾個快遞,像一些網購達人更是快遞不斷。甚至有人說快遞業是:地球不爆炸,快遞不放假,無論風裡來雨里去,他永遠等你。


在這份詩意的背後,是中國大量快遞人員生活工作的艱辛,根據每日經濟新聞的報道,近日,一則關於全國六大快遞企業集體“漲價”的消息在網上傳開。根據報道,圓通、申通、中通、韻達、百世、天天快遞十分“默契”,紛紛在企業內網發布《關於全網派費調整的通知》,同步要求所有派件網點的派費在原有基礎上上調0.15元/票,派費實施時間均為6月1日。一時間,各種消息傳得沸沸揚揚,對於各位“剁手族”而言最害怕聽到的無疑就是包郵取消了。不過在我們糾結,“親,包不包郵?”這件事的背後,我們真的要來看看,中國的快遞業到底怎麼了?

一、各家快遞為什麼要漲價?

曾經網上流傳着一個各家快遞創始人關係圖的圖表,根據那個圖表显示,幾乎中國有名的各家快遞創始人之間都有着千絲萬縷的血緣或者親緣的聯繫,當然我們也沒有必要去較真這些聯繫是真是假,不過快遞企業基本上都是一起漲價,一起行動卻是一個無可爭議的事實,包括這次漲價。

那麼,我們先看為什麼各家快遞要漲價呢?

我們先梳理一下快遞行業的收入來源,收件費和派件費是快遞基層網點主要的收入來源,我們寄送快遞的時候會給快遞公司支付一筆快遞費,這份快遞費一般會分成三個部分,收件的快遞員將會獲得其中的一部分提成,一般是收件費,然後快遞的一陣套物流體系獲得了快遞的中間部分,最後負責派送的快遞員拿到了最後一本派送的費用,就是派送費。


近年來,由於快遞企業高速發展,導致了各家快遞企業進入了同質化競爭的紅海之中,在這片紅海裏面,快遞費被長期壓低,為了節約成本,快遞費的派件費用一直都被物流企業控制在1.5元-2元/單,這樣的結果就是對於快遞員而言,扣除運送成本、時間成本、電話通訊成本,再加上各個快遞網點對於快遞員的層層分潤,最終的結果是對快遞員而言每件快遞可以賺到的收入少之又少。

長期以來,快遞企業為了搶奪市場份額,長期採用的策略是重收件輕派件,對於收件由於是給公司延攬業務,往往是重獎,但是對於派件則長期處於費用極低的地步。但是,對於大多數非電商聚集區而言,很多地方都出現了收件與派件長期不均的情況。但是,另一方面,由於电子商務的瘋狂發展,快遞的業務量卻在成倍提升,並且B2C的不斷壯大,派件的任務量也在加速升級,這樣兩者疊加的結果就是快遞業發展產生了嚴重的問題,快遞小哥的流動性極高,很多人都支撐不下去,最終選擇跳槽,這就是快遞漲價的直接原因。

二、勞動者待遇過差才是問題的根源

在我們研究這個問題的時候,我們會發現,表面上快遞漲價的問題是長期的收件與派件的失衡問題,但是實際背後的問題,則是快遞小哥這一群體的工作待遇與工作地位的長期低下,快遞員的生活狀況具備着如下的特點:

一是快遞小哥工作強度過大。基本上相信收過快遞的朋友都會發現,快遞小哥基本上都是以年輕男性為主,為什麼會有這樣的情況,主要原因就是快遞工作的強度過高。對於一個快遞小哥而言,收件與派件就是一天的全部,無論是炎炎酷暑還是滴水成冰的寒冬,快遞員永遠都是那些風裡來雨里去的身影,每天的工作時長超過了大多數的企業白領,對於快遞小哥來說,一個強壯的體魄是工作的必須,但是再強壯的體魄這種高強度的工作也是難以長期堅持的壓力。


二是勞動時間過長,休息基本上沒有保障。對於大多數快遞小哥來說,每天工作十個小時以上算是家常便飯,往往早上天還沒亮他們就要起長準備工作,然後一天忙碌,直到深夜才能休息,並且休息日極少。除了春節等少數的日子之外,在大多數的節假日都能夠正常收發快遞,這就是快遞員的生活。可以說,幾乎沒有假期就是快遞員的生活常態,這樣的工作時長簡直讓人恐怖,但是為了生存,快遞員們只能不斷地努力着,所謂《勞動法》的休息日規定在快遞行業並沒能很好的執行。


三是飲食健康堪憂,職業病暗中積累。由於快遞業沒有固定的工作場所,所以快遞員每天絕大多數時間都在室外度過,這就導致了快遞員的飲食極度不規律,經常沒辦法正點吃飯,至於飲食的質量則更是堪憂,由於長期在外奔波,吃冷飯,隨便湊合基本是是快遞小哥的常態,長此以往腸胃疾病已經快要成為快遞業的職業病了。此外,長期負擔重物,像腰椎間盤突出等各種職業病都在暗中積累,這也導致了快遞小哥極高的流動性。


四是快遞小哥的交通安全隱患極大。對於快遞小哥來說,在他的工作時間可能絕大多數的時間都是在路上度過的,由於收件派件的時間緊壓力大,快遞小哥的交通工具基本上都是來不及檢修,這樣的結果就是快遞小哥經常會因為交通工具問題出現危險。在加上現在的交通規範程度較低,城市的市政道路並不能很好地做到非機動車與機動車的分流,快遞小哥的運送工具電動車、摩托車就成為了一個極大的交通隱患,往往是出了事故才能引發重視,但是這個時候為時已晚。再加上快遞員所使用的電動車,往往是尾部被堆積如山的快遞組成,過多過重的快遞讓電動車變成了馬路“蹺蹺板”,車輛追尾、撞到貓狗、轉彎摔跤幾乎是所有快遞小哥的必然經歷。


五是收入不容樂觀,剩餘價值大多被榨取。一直以來,大家都有印象,非誠勿擾裏面快遞小哥說月薪上萬不是問題,但是實際情況卻遠非如此。快遞小哥由於是計件工資,所以收入的波動性非常大,並不排除有月薪上萬的快遞小哥,但是快遞小哥的勞動強度和收入是完全不成比例的,對比於日益上漲的物價,快遞員的辛苦程度。但是,电子商務的發展一方面讓快遞包裹數量不斷加速增長,另一方面快遞企業還是在不斷通過降低人力成本(壓榨快遞小哥)的方式獲得所謂的競爭優勢,從這個角度來說,快遞小哥的剩餘價值正在被企業壓榨,如果碰到不給快遞小哥交“三險一金”的企業,這種現象會更加嚴重。

瀚哥認為,快遞產業最大的問題是勞動者的問題,快遞小哥作為快遞產業的基石,其根本權益的保障往往不是漲價就能夠解決問題的,再加上由於快遞網點的層層外包,真正漲價的收入能到快遞小哥手上的是少之又少,快遞小哥的問題才是快遞行業根本的問題本源。

(本文版權所有,如需轉載請和本號聯繫)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