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光如沙在手,越握越少,灑落在時間的流里,沒有聲響,回望腳下,十年不再,頭髮已垂腰。這麼多年,我多少次夢回故地,背一把吉他,奏響車站的音樂華章,人聲鼎沸時,我流下了熱淚,心裏莫名的酸酸不舍。

再次相聚,十年,不多不少,流光里,你我的臉都被蒙上了一層光,在半明半暗的車廂里,我閉上了眼睛,不要問如果再給我一次重來的機會我會做什麼,我會做什麼呢?會不會好好珍惜時間,做好當下,不在瞻前顧后,不再竹籃打水一場空。

昨夜,我挽着你,走進大廳,舉杯相邀里,我聽到了祝福和感慨,我聽到當年的言語回蕩在耳邊,我的心是傲氣的,可是現實是殘酷的,我被傷的體無完膚,苦苦掙扎着,不能放棄,因為生活還要繼續,我苟且在這裏,不過為了勉強的活着。

為什麼而活,這樣的問題我早已經不再問。多少的不合理,多少的毫無道理,多少的陰暗和晦澀,我都不在過問,指尖敲打鍵盤的時候,我知道我的心還是嚮往自由的,因為一個新年簽里我抽到了我想要的,可是那只是新年簽啊,誰給我力量,讓我走開,不在這個狹窄而驟變的地方,去找我要的自由呢?

吉他在手,我撥着弦,發出的聲音里,我聽到心也跟着在跳動,我想,這是這麼多年,我第一次擦去心上的塵埃,坐在窗台上,看着窗外的人和流動的雲,我鋪滿一地的樹恭弘=叶 恭弘橋,只為牛郎和織女早點相聚,我喜歡這樣漫無邊際的讓心靈遊走,我是一個流浪的孩子,流浪帶給我心靈的快樂,可是我多久沒有流浪啊。

我握着恩人的手,多麼想投入他的懷抱中,大哭一場,這麼多年,我受的苦,好像是白受了一樣,那麼我還要怎麼辦啊?我的親人,我的恩人,是您將我從泥淖里拉上來,那麼請您再想一想,怎麼將我從這殘喘的空氣里再次拯救。

我看着燈壁輝煌的聚會廳里,大家都興緻勃勃的在交談,滿臉紅潤,而我坐在那裡,聽着來自四面八方的生活,覺得自己渺小的不能在小,只想在空氣中漂浮,消失不見。

一種想改變現狀,一種想改變自己的想法,越來越強,可是沒有機遇,我只能繼續窩在這個滿地雞毛的環境里,假以時日,我是不是就可以從泥土裡破土而出?

我不知道,有多少人一直埋在黑土裡,什麼時候再見天日都是一個問題,那麼我呢,我憑什麼可以突破土地,我憑什麼可以找到機遇,我因為什麼,可以擁有想要的自由?

我萎縮在角落裡,霧霾十分嚴重,我看不清外面的世界,即使很精彩,我也越不過去,因為有鋪天蓋地的模糊,我哼着旋律,讓淚水流滿一臉,我要進步,我要前進,可是前方都是懸崖峭壁,暫且活着,活着吧,好孩子。

我是一個好孩子,我是一個太好的孩子,可是我已經長大,孩子不再是我,我不再是一個孩子。

流光迴轉中,我擦乾眼淚,接受新的任務,這些任務是我聽到就會痙攣的任務,可是生活啊,不給我緩解的機會,我一邊抖動着, 一邊去完成這可笑的工作。

一個王國里,到處充斥着頹廢之音,爾虞我詐的世界里,流光迴轉,做的,錯的,都會有一個結局。

我埋在紙堆里,能不能造出他們想要的消息,我不想製造這些假象,可是王國需要,我必須做,我如果有選擇,我寧願扇他們一巴掌,然後走掉。

十年,磨練了我,讓我少有的激情消滅,十年打敗了我,讓一個愛流浪的孩子,變成了普通的製造者,流光啊,你可以更快些,讓我快快去擁抱黑土地,讓我後來的生命里,心靈舒展快樂。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