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淘沙

【連載】《荷爾蒙愛情》(108)第二十章 浪淘沙(三)

晚上送齊心到樓下,初夏夜晚涼風習習,池塘里蛙聲響起,兩個人抱一會兒吻一會兒又抱一會兒又吻一會兒 ,沒有話,只有笑。

蛙聲越來越響,喧鬧得很。劉毅輕輕撫摸着齊心的短髮:“今天晚上我想去看一個人,我知道他在哪兒。”

“是去看你大哥嗎?”

“嗯!”

“你對他感情那麼深,我都要忌妒了!”

“傻瓜!沒有他就沒有你男朋友的今天!”

“你可以告訴我嗎?我們兩個在一起也有他的功勞呢。”

“我說了你別擔心,都已經是過去的事了。”

齊心蹭在他懷裡認真點頭。

“我那個同父異母的二哥是個笑里藏刀的人,從小就跟我親近,不過都是偽裝出來的。我從美國大學肄業回來后,他知道我喜歡拳腳功夫,介紹說我大哥是從海軍陸戰隊回來的,我一聽就來了精神頭,磨着我爹答應了,他就把我送過來了。”

“我那時昏天黑地喝酒飆車找刺激,和現在一點都不一樣,一個整天混作的人學一身好功夫,不是什麼好事。”

劉毅拉着齊心在一角小亭坐下:“我根本不覺得這是個陷阱,直到有一天,我大哥打發我出門辦事,我回來早些,看他在辦公室和我那個同父異母的哥哥似乎起了爭執,我回來了,兩個人都像沒事兒人一樣,人在遇到危險的時候是有直覺的,我察覺出這件事肯定跟我有關。那之後我留了心。”

“我自作聰明在我大哥的辦公室里裝了竊聽器 。”

“啊!那你大哥知道了不收拾你?”

“你聽我說呀!”

“我家裡後來想讓我去北京,暫住另外一個朋友那兒,那會兒家裡有工程正在施工,等於是我們家設的一個駐京辦事處,這理由完全讓人挑不出毛病。想到之前的事,我拒絕了。我父親又派那個哥哥過來勸我,我還是拒絕。”

“那人就去了我大哥的辦公室,質問他:你不幫我也罷了,還能背後拆台,你算什麼兄弟?你覺得攀上我爹更加樹大根深?”

“我大哥只說:有些事能做,有些事不能做!你要爭要斗,明刀明槍到任何時候我都挺你!”

“那人走後,我大哥把我叫過去,問我是不是想清楚了想好了,我說我都想清楚了,我哪兒都不去,跟着你學做人做事。我大哥把竊聽器還給我,他一開始就知道,不過是讓我通過這種方式了解人心險惡罷了,大學里一個寢室的兄弟因此掰了。”

“那真相是什麼呢?”

“兩年之後,在北京的所謂朋友死於吸毒過量。”

齊心覺得脊背發涼,下意識的回頭向身後看去。劉毅把她摟得更緊:“我大哥告訴我不用跟父母說任何事,時機不成熟。你要跟着我就得干點兒正事兒,不學無術混夜場,那你就該去哪兒去哪兒。”

“脫胎換骨就是從那一天開始的,我父親察覺到事情不對,問我,我只緘口,直到那個人橫死。”

“父親受了很大刺激,重新把公司抓在自己手上,直到現在。”

“我不回去絕對不是怕了誰,我年少懵懂的時候是對從小一起長大的人沒有戒心,但是現在,嚇死他們!沒有人可以看輕我,也沒有人敢輕易再對我動什麼念頭。”

齊心摟住他,不說話。劉毅用手輕輕摩挲她的後背:“你別害怕,我現在不但足夠強大,我還有很厲害的家人呢,有我大哥,還有我未來的岳父,還有比我年紀小的我未來的二舅哥,那可都是肩頭上能跑馬的大人物!”

“你是不了解你大舅哥,我大哥在省廳是年輕的少壯派,尤其擅長處理各種人際關係,左右逢源。現在是我嫂子有身孕,我媽讓他忙着那邊呢,回來的少,對我最好了!”

……

龍海潮一個人躺在辦公室附帶的休息室里,剛剛狂虐了身體之後,有種清空一樣的放鬆。門外有悉悉索索的聲音,大約知道是誰,仍舊躺着沒動。

過一會兒有人推門進來:起來補充能量啊!

龍海潮出來一看,一大盤藜麥牛油果沙拉,還有一盤切成小塊兒的醬牛肉,兩副刀叉兩瓶啤酒。

“行啊,知道換花樣了。”

“牛肉是我丈母娘今天晚上做的,你嘗嘗,絕了!”

“小子,你這是成功過關了。”

“嗯呢,報喜來了。”

“跟花姐說了嗎?”

“今天晚了,明天再說吧,洗手吃東西。”

一邊吃東西劉毅一邊問:是不是有點快?

龍海潮說:那是你自己感覺的事兒,快不快,我能知道嗎?我覺着你今天不是來問我快不快,你是故意來秀恩愛!

“那是啊!美的從心裏往外冒泡,這時候不秀一下會憋死的!”

“來,我看看你哪兒會憋死?”一邊說一邊從桌子底下抬起腳,今天已經被齊心踢過了,劉毅瞬間挪移,從椅子上站了起來。

一擊不中,龍海潮追過來摟住了他的肩膀,另一隻手去捏他的下頜,劉毅趕緊伸手格擋,兄弟倆鬧了一會兒又回來坐下。

“給我當伴郎吧!”

“邊兒去,我是你哥!”

“沒那講究,不論大小,單身就行。”

“不幹,另請高明!我單身,也沒老實,別壞了風水。”

“行了,這都什麼年代了!單身就行,沒說處男!花姐都請高人算過了,說結婚的時候你必須當伴郎的頭,將來我們頭一胎生的要是男孩,除了家裡人之外,別的人都不能看,你先看過了才能放人進來。”

“你們這是讓我當教父的意思啊!”

“你想想除了你還有誰更合適,據說小孩被生人看過了之後,就有一部分特質是隨那個人的,除了你就是我師傅,但是花姐說我師傅沒有你鬼,估計當年沒少被你算計。所以還是你了,隨別人能放心嗎?”

“你們這才是看錯人了呢,我當年整你那一套都是跟我大哥學的,雖然那也算是我們部隊的老傳統,但是這傳統到我大哥這,可是被發揚光大的。最關鍵是他大智若愚,都這般光景了,你們還覺得我比他鬼!”

劉毅走後,龍海潮又在窗前站了一會兒,一轉眼這個兄弟來到身邊十來年了,母親只生了他們兄妹倆,還好,命運給他安排了羅宏宇、劉毅,還有李嘉、珠寶店的少東家、健身房的老闆、升了官兒的徐南陽……還有今天過生日的齊飛,那小子人不錯,說不定、說不定將來還能做成親戚呢。

男人喜歡成群結隊稱兄道弟,女人多數只是兩三人的小團體。

齊心今天特別不放心江小魚,她越是笑得開心說得輕鬆,實際上心裏越難過。

跟父母打了招呼過來陪她,江小魚直播回來,齊心在她家門口等着,兩個女孩兒開心的跟哥哥揮手告別。

一進門兒,還是先換衣服洗手,接下來一把撈起小熊,用力的親了一下它黑色的鼻頭:叔叔,我回來啦!

“哈哈,我就知道你想我了。”又抱了一下,走進卧室放在枕頭邊兒。

江小魚接了一個母親的電話,嬌嬌嗲嗲的功夫,齊心洗漱完了,抱着名叫“劉毅”的兔子先到床上躺下了,看着“龍海潮”在邊兒上,哼了一聲:“不識好歹!”拿起來掀開被子扔到床腳。

發個消息給劉毅問他有沒有到家,那邊直接過來視頻請求,每天晚上的功課,要看着對方說晚安。

今天和往日不同,兩個人的關係又進了一步 ,雙方父母見面之後,那就是准夫婦了。多說了幾句話,江小魚進來了,枕頭邊兒不見了“龍海潮”。

“咦!我叔叔呢,我明明放在這兒了!”薄薄的絲質弔帶,沐浴之後的柔軟短髮,潤澤肌膚自帶光暈,隨着翻找的動作,整個身體都入了鏡。

“被子里看看。”

掀開被子上床,把小熊拎出來:“你這傢伙!還知道害羞嗎?大中午的不好好吃飯,練什麼俯卧撐!我都看到了!”一邊說一邊狠狠把他抱在懷裡,抬頭看到了齊心手裡的手機:“你幹嘛呢?”

“哦,晚安!”

畫面到此中斷。

看着劉毅發過來的視頻,龍海潮咬牙切齒。

又一條信息:非禮勿視,我這裏已經刪除了!

龍海潮跳起來罵:找抽呢?!


【連載】《荷爾蒙愛情》(110)第二十章 浪淘沙(五)

連載【荷爾蒙愛情目錄】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