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涼樹姑娘


有人問我,要怎麼做,才可以完全放下一個人?

我沉默了。因為自己也曾經想要放下一個人,這個過程,我花了兩年的時間,深知其中艱難。

儘管心裏決定要放下了,可是卻還在無數個瞬間會想起。

吃飯的時候,他總會把你愛吃的夾到你碗里,跟你說遇見的趣事兒時,嘴角總會微微揚起,抱着你的時候,溫柔如水。

就算是他頭也不回的離開你,你甚至還在抱着一絲他會回來的希望。直到他真的消失在你的生活里,你才不得不接受這個事實。

上一秒還說會愛你陪你一輩子的人,下一秒就可以面無表情的跟你說“再見” 然後就真的再也不見了。

我還記得阿良跟她的樹先生分手那天 ,一個人坐在陽台上落魄的模樣。往常最愛乾淨的她,此時卻可以忍受自己的蓬頭垢面。臉上的妝早已哭花了,眼神有些縹緲的望着遠方的燈火,然後一個勁兒的喝酒。

我站在那裡,不知該怎麼安慰她。

突然她回過頭問我:“楊,你說,憑什麼他可以走得那麼瀟洒,而我卻要在分別的痛苦中掙扎?為什麼放下他那麼難呢?”

放不下,只因愛得深。

阿良跟樹先生是校友,樹先生比她大兩屆,他們認識的場景也沒有很狗血,就只是在一個普通聚會上認識的。

阿良說,跟他聊天的時候,他總會望着她,眼裡有說不出的溫柔,讓人一不小心就深陷其中。

聚會結束后,因為他倆順路,樹先生開車送了她一程。下車前他跟阿良要了微信,她也沒在意,就加了他。

剛開始,也只是有一搭沒一搭的閑聊,偶爾互贊一下發的朋友圈。熟悉了以後,樹先生會跟她開玩笑,講一些趣事兒,久而久之,阿良覺得這個男生幽默風趣,真的很不錯。

去年阿良生日的時候,請了一些朋友到家裡聚餐,樹先生也去了。

也就是那天,他跟阿良表白了。

後來他們順理成章的就在一起了。成了朋友圈裡人人羡慕的情侶。

她一直以為他們會結婚的,所以當樹先生提出分手時,她都不願相信。

直到他收拾好東西,真的走了,她才突然意識到,他們真的走到了盡頭。

失戀的那段時間,她從一開始發微信問我:“是不是我不夠好,他才離開的?”到後來變成了“楊,要怎麼做,我才能放下他?”

我常常看着她發來的微信發獃,最後回了她一句“大概只有抑制住無數次想他的瞬間,才可以慢慢的放下吧!只是這個過程,艱難且漫長。”

放下一個人,又何嘗不是在放了自己呢?離開的人早就奔赴他的新生活,而你卻把自己困在了原地,不得解脫。

發小阿浣跟男朋友分分合合好幾次,每一次分手她都會跑到我家裡來大哭一場。一邊哭還一邊數落對方的不是,把他罵得狗血淋頭。

最後總會以一句“男人沒有一個好東西”結尾。

但沒過幾天,兩個人就屁顛屁顛的和好了,在朋友圈裡又秀起了恩愛。

我曾問她,不是說分手了嗎?怎麼又複合了?

她無奈的笑了笑:“沒辦法,我總是會忍不住跟他聯繫,就是放不下他。”

是啊,他也許早就成為你生活里的一部分,你也已經習慣了有他的存在,如果突然消失了,我想,沒有人會不在意,會輕易就放下吧!

一個每天都會跟你說早安,幫你做早餐的人,突然有一天,你發現他不在了,那種失落只有經歷過的人才會明白。

在愛情里,我們太容易就把自己所有的情感都投進去,愛他勝於愛自己,所以,才會在分手的時候,把自己折磨的遍體鱗傷,每每想起在一起的日子就會抱頭痛哭。

你問我“為什麼放下一個人那麼難?”

其實,那只是你不願放下他而已!

可就算再怎麼難過不舍,你也要明白,人總是要向前走去,開始新的生活,過去再美好,也回不去了,沒有人會在原地等你。

放下你,也是為了成全自己!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