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自午飯。鄰桌一家子。

一盤雞翅上來,母親督促小女孩:“快,讓姥爺吃。”

“不,妞妞先吃。”姥爺笑。

“我們四人,你最瘦!”小女孩癟嘴:“我要監督你吃飯!多吃點!”

小小的,胖胖的手,夾起一隻雞翅,執拗地,放在姥爺碗里。

這一幕溫情,簡直要讓人落淚。

忽而想起,與他一起火鍋。眾人吃撐。

她因故晚到,他加單。多出一份面,實在吃不下。老友眨眼,笑嘻嘻,要全部倒進他碗里。

她着急:“別全給他,太多了。”

“不怕。”老友笑嘻嘻。

他沒有說話,任由老友處置。然後,埋下頭,開始認認真真吃面。

她更着急:“吃不完,就別吃了。”

此話一出,心中咯噔,自己也覺得好笑。何時起,竟變得多管閑事,婆婆媽媽。

他沒有抬頭,慢條斯理,認認真真,一大碗面,硬生生全部吃完。

這個孩子。真是又氣又愛,又心疼,又好笑。她的心中,無限柔情。

他的純真,他的善良,他的誠實,如此美好。原本,她最討厭管閑事,卻在此時,忍不住要插手,去關心他的飲食,他的健康。無名無分,無權無責,一切都是自以為是,狗拿耗子。可是,即便滑稽可笑,她也甘心。

忽而想起,小時候和家人吃飯。

親戚熱情,給小小的她,盛滿一大碗飯。她捧在手裡,小小的山丘,高過她的眼睛。一點一點,一勺一勺,她認認真真,老老實實,想要全部吃完。母親在一旁,着急勸阻:“吃不完,就別硬吃。可以剩下的。”

她抬起頭,一雙天真的眼:“媽媽,我能吃完。”

時隔多年,母親說起此事,總是說:真是讓人又氣又愛。

或許,這就是愛。原本,我是一個自由的人,最怕管別人,也怕被人管。誰的口味,我都尊重,誰的選擇,我都理解,最不喜歡多嘴多舌,多管閑事。可是,遇見的你,卻莫名讓我牽挂,讓我擔憂,忽而打落凡塵,變得瑣碎,變得婆媽。

遇見的你,讓我忽而開始關心,所有的糧食與蔬菜。一日三餐,你有沒有按時吃飯,抑或又被老友捉弄,吃的太飽?一年四季,你有沒有按時添衣,抑或天涼下雨,沒有帶傘?我的一顆不羈的心,忽而之間,有所顧忌,有所羈絆。

或許,這就是愛。我們本是自由的,洒脫的,不羈的風,卻彼此糾纏,彼此牽連,彼此羈絆。衣食住行,柴米油鹽,忽而變得如此有趣,如此生動,如此鮮活。因為你,我想要悠然降落,投身俗世,去關心一點粗茶,一點淡飯。

遇見的你,讓最瑣碎的日常,也變得光彩流溢。你是神奇的金手指,擁有一切點石成金的魔力。那些我曾經,最害怕,最排斥,最抗拒的,全都因為你,而變得饒有趣味。這一切,只因在紅線牽繫的那一端,是唯一的、可愛的、美好的你。

人的一生,瑣碎而漫長。可是,無論多麼落拓,多麼風光,多麼愛耍帥,多麼愛拌嘴,至始至終,我都像《大內密探零零發》中的劉嘉玲,只想柔情問你:“你肚子餓不餓?”再多爭吵與流淚,轉瞬間的化解,也許只要一碗面。足矣。

你餓不餓?我煮碗面給你吃。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