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好了串門少了】【串門就這麼尷尬嗎】——

   現在,鄰裡間樓上樓下早已不怎麼串門了;甚至好朋友、同事、乃至兄弟姐妹也很少相互串門走動。

  是什麼原因導致“比鄰若天涯”?

  筆者認為此現象頗值得深思!

   串門、走動其實就是互動。“互動”一詞,在今天社交圈出現的次數非常多——一個渴求被關注的社會怎麼要忘記鄰裡間的串門?

    串門會串走誰家什麼嗎?

    隔三差五,上隔壁家敲個門,見個面,坐一小會,聊聊天,很難嗎?不難,那為什麼長時間玩手機的手指頭卻不願去敲敲鄰家的門?




衣食無憂了,人心之間的距離卻漸遠了!是擔心打擾對方?還是擔心人家不歡迎?還是嫌進出門要換鞋麻煩?

  似是而非吧。

     我是這樣想的:如果通過觀察發現對方(家)友善好客,我便會產生造訪的想法。但對象若是大戶人家,多半不會主動上門交流(對方專門約除外);對於形蹤詭秘、興緻愛好不祥的鄰居我會放棄主動交流。

   鄰家若是美女少婦,我也不會創造什麼條件套近乎或造訪;對方主動相邀也得視情形而定。

    實際上,同一樓層我有三家開門相見的鄰居:說來慚愧,我全部沒進門坐過。一家原住一雙母子,但40多歲男人無論哪次樓道偶遇,總象有意低着頭在躲閃、招呼都不願打,串門只怕難了。另一家,前幾個月才裝修,裝修期間我特意備好水、告訴他隨時可進來喝:但直到裝修完也沒進來喝過一口水——估計這家蠻有性格。後來,我招呼他家小孩進門吃東西玩兒、況且我大多時候虛掩房門,結果也只來過一次;無奈只好隨緣了。

    看來,不彼此串門,似乎不是“拒絕往來”的原因;多半是出於怕給別人添麻煩吧。

  串個門能有多大麻煩?一杯水、一支煙、一個水果,算麻煩嗎?




  那麼,早個二三十年,人們怎麼樂於串門交往?不僅串門,很多人家還會熱情留來訪者吃飯住宿。而現在,就使去了好朋友兄弟姐妹家也未必爽快地答應(挽留)吃住。怎麼回事?我就曾多次有過沒被友好熟悉的主家安排在家裡住、而帶去開賓館的經歷——這種情形,無論對方如何熱情在酒店請吃:最後因這住宿無形拉開了客主之間的距離。

    所以,我是希望樓上樓下隔壁友鄰串門造訪的。俗話說得好:遠親不如近鄰。

   誠然,不是什麼人串門都受歡迎。比如那些擁有巨大嗓門的、口臭的、長舌婦、正在服喪的、一坐下去准天長地久的……




    串門也有藝術。

    最忌不約而至。尤其大清早或中午:人家正準備去上班和午休呢。你串個門讓人弄一個上班遲到罰20元錢還領導談話,你缺不缺德?

   串門是社交的方式之一。鄰里不時見個小面,上下打個招呼,無形中便布下了友誼的種子——要知道哪天出門忘關水龍頭忘拔鑰匙,最先沖你嚷嚷幫你收拾的就是鄰居。

    現今社會串門會消失嗎?




   有些擔心。

    有人說串門並沒消失,而是換了方式——上茶樓串去了。還有人說,是因為發達的通訊減少了串門式交往。

     究竟是什麼造成了鄰裡間的往來漸少?我們理應深思。

     現代人具備了若干先人不具有的優秀素質,這是進化的結果。但若要坦然地做一回現代人——必須具備虛懷若谷:不猜疑身邊人、不暗暗嫌棄條件比你差的人;不擔心對方不友好、相信對方和你一樣也是希望交流的。




     串個門,不會串走誰家的財氣。串個門,或許可以聽來一個故事、一則新聞、學到一些治家常識,適當地串串門於身心有益無害。

    有人說,金正恩離我們這麼近,他為何不上北京串門?

這不在家戶範疇,非一言三語能說清楚。但是,說心裏活,我還是挺惦記串門這事兒的!

     鄰居間若無往來,海內存知己又有何用。(作者:朱英)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