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固執地喜歡一遍遍地聽冷漠的深情訴說,但今天無意點開庄心妍的《不要在我的傷口撒鹽》,發現也很不錯:

“你我之間互不相欠失去你並不可憐再見就是再也不見過去我們不必留戀”就這麼一句就讓我決定第二、第三次聽它。

聽歌我有個讓人難以忍受的劣習——凡是自己喜歡的歌曲,我總是一直、一直聽,8遍、10遍,20遍、30遍地反覆,直到聽到沒有時間,直到下一次再次打開它,然後周而復始。

“你我互不相欠”,這句話我特別喜歡,這麼些年來也一直用行動詮釋着,雖然有時候也讓人反感,但性格這東西不是說改就能改的。不管是親人也好,朋友也罷,我總是不想欠人的,欠着就難受着,直到有一天自己能以自己的方式回報TA。

前不久剛剛有人提到我這點,說他特別討厭我這點,無論幫我做什麼事情,我都要回報,而且是當場的。有什麼辦法呢?這是家教,這是性格所致。

在我們很小時候,父親就一再交待我們,欠什麼別欠情,寧欠債,不欠情,尤其是這“人情”二字,最難。

“再見就是再也不見”一聽到這句話,我的心馬上就被庄心妍給俘虜了:對,太對了,在我看來,“再見就是再也不見,永遠不再相見。”一旦有人對我說這話,或者我對人說出這話,那麼TA在我心裏就“死”了,再也無法復生。是不是有點冷血?有點殘忍?


當然,我絕對不輕易說“再見”,除非萬不得已。

“離開那天一派胡言傷心繪成了曲線你的眼神藏滿了欺騙等你轉身我才發現”。是誰說過,眼睛是心靈的窗戶,所有的謊言都可以從這扇窗戶“讀”出來,只不過很多時候,我們不忍、不想去讀,去揭穿罷了。既然已經決定要離開,挽留有用嗎?風能挽留住樹恭弘=叶 恭弘?還是樹恭弘=叶 恭弘會為風而停留?

因為更多時候,所有的挽留都是徒勞的:如果有心,怎會離開?既然離開,何必挽留?心已遠,要副皮囊有何用?

正如小說裏面的橋段一樣:面對一個即將離開的人兒,我們不必哭,更不必鬧,我們要做的是把所有的一切都強咽回肚裏,努力給TA擠出一個微笑——慢走不送,記得把門帶上,從而慢慢反芻自己的憂傷!

“不要在我的傷口偷偷的撒鹽你的狂妄和自大超出了底線如果沒有愛我的時間當初為何對我許下諾言不要在我的傷口偷偷的撒鹽爭吵是導致我們分手火線我寧願和你沒有遇見可不可以讓我回到從前”。

傷口撒鹽,這是一種怎樣的殘忍與撕心裂肺?我絕對不會給任何人以這樣的機會,心上有疤,那是我在乎過你的最好例證,因為誰也無法預見,更無法透視未來;還想撒鹽?有多遠就滾多遠吧,和人尚且有共同語言,和冷血動物,還是走為上策吧!

寧願沒有遇見?要是可以選擇,我們還會坐以待斃嗎?可惜,我們只是凡夫俗子,上天不曾賦予我們區分每種遇見的魔力——哪些是美輪美奐的緣分,哪些是萬劫不復的孽緣!

回到從前?我們怎麼可以回到從前?因為人生從來只有單行線,你走也得走,不走也得跪着走完,因為那是你的選擇,無法怨天尤人。

但是,請你不要,不要在我的傷口撒鹽,這最低要求,你應該可以滿足我吧?

人生苦短,何必為難他人,自己還不落好呢?給他人留條後路,也許哪天那也是你自己最後的退路!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