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梅花的“傲霜斗雪”,也無牡丹的“國色天香”,月季生性簡樸,插枝即活,花繁恭弘=叶 恭弘茂,無時無刻不令人感受到它的旺盛生命力。


一尖已剝胭脂筆,四破猶包翡翠茸

只道花無十日紅,此花無日不春風

別有香超桃李外,更同梅斗雪霜中

唯有此花開不厭,一年長佔四時春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