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夜者》連載 第13期



25分鐘,囚室里的秘密行動

《守夜者》往期連載: 1 2 3 4 5 6 7 8 9 10 11(點擊数字即可查看)

第二章 亡命之徒

文 | 秦明
上集回顧:一輛卡車撞擊了看守所,所長王小明馬虎大意中了計,22人越獄案已經釀成,但這中間究竟發生了什麼?

“一共22人,全部脫逃。”秦兆國說,“其中不乏一些重刑犯。我看了所有犯人的檔案,有七個是涉嫌惡勢力團伙犯罪的嫌疑人,還有幾個涉嫌故意殺人和故意傷害的犯罪嫌疑人,還有一個涉嫌強姦的、一個涉嫌縱火的。哦,還有幾個涉嫌過失致人死亡、盜竊罪的。”
“盜竊?”蕭聞天說,“這麼輕的罪名,也會脫逃?他不知道逃出去犯的就是大罪?”
“這事情我們也很納悶。”秦兆國說,“一般不可能做到二十幾個不同來源的犯罪嫌疑人勾結在一起越獄,因為人心哪有那麼齊的?一個人泄密,這些人都完蛋。所以,這事情實在很蹊蹺。我懷疑最有可能是那七個黑社會的人唆使,因為這些人中,有兩個是黑社會頭目,在黑道有一些名氣。他們用這個來壓人,即便罪行再輕,也不敢違背他們的意願,跟着他們一起越獄。”
“拿看守所的結構圖。”蕭聞天命令道。

一張巨大的看守所結構圖被投影在一面牆壁上。蕭聞天走近牆壁,仔細地看着,眉頭緊鎖。
“馬上調取當天晚上打開通道閘門時候的監控影像。”蕭聞天說。
很快,投影儀開始播放當天通道閘門打開時的影像。一大撥民警鬆鬆散散地通過閘門走出看守所。蕭聞天默念着数字。
不一會兒,投影儀又開始播放民警們返回看守所的影像。蕭聞天仍在默念数字。
“我們有十七個監區,每天晚上每個監區有兩名看守民警。”蕭聞天說,“剛才我數了,從閘門出去的,確實有三十四個民警。但是,回來的時候,只有三十二個。”
“啊?”所有人感嘆了一聲。
“這個,這個不怪我啊!”王小明叫道,“這些社會的渣滓,預謀好的!我沒有責任!我不可能有責任啊!”
“有沒有責任,不是你說了算!”蕭聞天說,“監控誰在看?”
“檢察院主辦,我局督察部門配合。”劉局長在一旁低聲說。
“在他們看完監控前,讓我來告訴你們這些嫌疑人都是怎麼逃離的。”蕭聞天怒氣沖沖,“打開看守所結構圖。”

負責播放幻燈片的民警嚇得趕緊切換圖片。
“兩名民警被傷害,一死一傷。而出監區的,卻一人不少,結合回來的人少了兩人,說明混在這三十幾名民警中間的,有兩個犯人。”蕭聞天說,“我想知道,為什麼有兩個犯人混在你們中間,你們沒有一個人知道?”
“當時的所有照明設備都在指向院外,所以大院里很昏暗。”一名監區民警說,“而且,說老實話,我們這麼多監區,每個監區都相對獨立,所以互相也有不認識的同事。在人群中看到幾個面生的,也沒有人會當回事。”
“好,那我就接着說。”蕭聞天說,“為什麼從大門出去了兩個犯人,同監區的其他二十個人怎麼也就沒了呢?不可能是他們兩個把所有人藏在口袋裡帶走的吧?”
大家都木然搖頭。

蕭聞天說:“在車輛撞擊院牆之前,兩名兇手就已經在六監區民警辦公室了。因為總控室的監控显示的是各個關鍵通道,所以對民警辦公室並無實時監控。一是因為看守所守則明確規定晚間收監后,是不允許任何人帶犯人出來的。二是總控民警一般不願意窺探各民警的隱私。但有的時候,有的民警就是急功近利,只要犯人號稱自己有問題要交代,無論什麼時間,都會私自提審。甚至有些民警得了好處,在提審時都不按規定給犯人戴戒具!明令禁止了多少次,還是死性不改!”
幾個民警羞愧地低着頭。
蕭聞天說:“在撞擊發生前,兩名民警都遭到了兩名被提審人的襲擊。最後在辦公室監控死角里,拿出了民警的鑰匙,換了放在衣櫃里的警服。撞擊發生后,通過對講機,犯人知道所有民警都要到前院集合。趁亂,他們打開了六監區三個監室的房門,然後冒充民警到了前院,並且從前院離開。為什麼要這樣策劃?”
幾個人搖了搖頭。

“這些犯人如果想從這天羅地網的監區里逃出去,唯一的路,就是下水道!”蕭聞天說,“看守所所有的下水道都有防護措施。怎麼防護呢?我知道!所內的部分,有三道柵欄。為了方便清理,監區民警都有鑰匙。但為了防止有內外勾結的可能,這些下水道通往所外的出口,也有一道柵欄密閉,這道門,只有監管支隊領導有鑰匙。柵欄封住外口,下水道極為狹窄,從下水道內側,是不可能有方法去破壞的。就是看守所民警,也無法從下水道里逃離看守所。”

大家都沉默着。
蕭聞天接着說:“那麼,這兩個穿着警服混出門的犯人,其目的,就是到下水道外口,破壞柵欄,好讓通過下水道出所的人,回到自由天地。”
所有人都一臉詫異的表情,點頭想:確實,這是唯一可以說得通的辦法。但是這種辦法,各個環節都很危險,每個環節都必須嚴絲合縫,而且要冒着被總控發現的危險。
“從撞牆事件發生,到總控室恢復看守,多長時間?”蕭聞天問。
“撞牆后,大約十分鐘,特警到。大約十五分鐘后,特警收隊。”秦兆國看了看自己的筆記本,顯然他對整個過程梳理了一個詳細的記錄,“特警收隊后,大家就收到命令,要求出所搜查。這時候,我發現打開閘門的民警是總控民警,就立即奔往總控室。此時,一切已經恢復正常。這個時間,大概兩分鐘。加在一起,二十五分鐘左右。”
“這個時間,完全足夠一個充分預謀的越獄計劃開展實施了。”蕭聞天說,“畢竟這二十五分鐘只需要全部人進入下水道,並且關閉下水道口。足夠了。”

“那麼,這起事件的責任……”方衛國有種泥菩薩過江的感覺。
蕭聞天說:“如果總控一直有人,那麼不可能讓這麼多人在攝像頭的注視下,進入下水道。如果監區民警不被調出所,兩個犯人就不會混出去,從外面打開柵欄,那麼下水道裏面的犯人們,是不可能逃出那個柵欄的。為什麼總控沒人?為什麼犯人可以混出去?這兩個環節的責任人是誰,該對整個事件負責的人就是誰!另外,民警不遵規定,深夜提審,所有的所領導該負領導責任。我因為用人失察,也該負領導責任。”
會議室里鴉雀無聲。
不一會兒,會議室的大門被打開了。

兩名穿着檢察官制服和兩名胸前掛着督察標誌的警察一起走進了會議室。
“根據調取監控和調查情況,”一名檢察官說,“看守所兩名當值所長,王小明、秦兆國,因涉嫌瀆職罪、玩忽職守罪,經南安市人民檢察院審批,現對兩人予以刑事拘留,這是拘留證。”
王小明一下子癱軟在椅子上。秦兆國滿臉愧疚,站起身來,在拘留證上簽字,並主動伸出兩個手腕。
秦兆國對蕭聞天說:“蕭局長,我對不起您的栽培,對不起人民,對不起警徽。”
蕭聞天看都沒看他一眼,對全場說:“分管監管工作的方局長,負領導責任,就地停職,接受調查。我的處分,等省廳、市委下達。在處分下達前,暫由我指揮本案偵破。一旦我被停職,由劉安平副局長接任專案組組長職務。”

下期預告:得知了22名逃犯的越獄過程,蕭聞天下一步又該做出怎樣的計劃,才能將這罪大惡極的逃犯全部捉拿歸案?
《守夜者》已經全網上市了,想看全文的可以去購買,謝謝大家的支持。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