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親信手採下一朵麥穗

放在掌心,雙手磨石般揉搓着

尖細的芒刺相繼被馴服

干透了的時光

被呼出的風一吹,簌簌落地

飽滿的籽兒

一粒粒赤裸裸地躺在模糊的掌線

拋進口裡

母親吃力咀嚼着,喃喃道

“熟了,該收了——”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