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江水寒畫屏幽,嫩綠初綻柳梢頭

古渡口,野橫舟,三兩鴨啼凝江流

幾番風雨幾番虹,幾處湍灘幾高峰

蒓魚膾,荻花叢,縹緲江湖隱漁翁

蓑苙垂絲碧波天,蘆飛魚肥載月還

傾綠蟻,敞窗軒,竹籬黃庭聽濤眠

芳草連岸碧柳灣,桃花菱鏡鎖青山

一張網,一篷船,鷗棲鷺飛夕陽殘

酒葫倒倚臉微酡,鬢染秋霜棹似梭

一蓑雨,一舟波,青山淥水是蹉跎

小編:“漁父取適非取魚”,“漁父”是歷代詩詞作家筆下令人艷羡的清士名流,隱居在風光旖旎的山光水色中,漂浮在縹緲的煙雨江湖上。餘生活在江南“魚米之鄉”,自小對漁夫這一職業,耳濡目染,感觸頗多,曲中所講述的“漁翁”,乃余心目中的漁翁,與詩詞人的“漁翁”相去甚遠。余作文記之,略抒對心目中的“漁父”敬畏之情,言不達意,稍述一二

註釋:在前面的《漁父歌•五連串燒》基礎上

改進版,不知讀者反響如何?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