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已經忘記了什麼時候開始興起所謂的五月二十號這一天。就如今天,我還是一如既往的寫着我的文章,更新着我的心情。

這個節日從未屬於過我,而我的朋友K先生卻擁有過它。

還記得三年前的今天,還在睡眼惺忪的我們早早的就被K先生的哼着那蹩腳的小曲所吵醒。

“大早上的你起來那麼早幹嘛,不困嗎?”我躺在床上坐起身來一邊揉着眼睛一邊問道。

“今天什麼特殊日子你不知道嗎?,你準備注孤生。”隨着那一臉懵逼的我最後才知道那是名為“我愛你”的那一天。

這件事還得從高二開始說起,那天正在食堂漫不經心吃着飯,思忖着那一道數列題。突然就被K先生的一拍肩把我從汪洋大海的思緒中硬生生的拉扯上來。看着他那一臉白痴樣,我就知道他又有什麼破事兒了。

我沒想到的是,這次,天天嚷嚷着不相信愛情的人竟然說,他的愛情來了,就像龍捲風。

“……”

就當他逗樂,我繼續重複着我的三點一線的學習。可是,K先生的行為使我不得不讓我感到刮目相待,自從那天他給我說在食堂看見一位一襲長發,身背一款粉紅色書包的女孩時,好像他的世界不一樣了。

他對我說,於子姑娘是文科班的,而且還去偷偷看了排名表,成績處年級前列,於是每看見一次,都是一個月奮鬥的激情,K先生成績本來還算中等,自從見了那女孩后,沒日沒夜拚命的學習。漸漸的從早上宿舍燈沒亮就洗漱完畢出發學習了。

因為他知道那個時間點一定會遇見她,於子姑娘。一次我和他早上去到食堂吃飯,看到了他那位口中使他激情活力無限的於子姑娘。於子姑娘嘛,在我眼中一般,但是,笑起來很好看。

眼中有你的人,你的一顰一笑都是花容月貌。

“K先生,我看你平時不是風流倜儻,玉樹臨風,還有女孩為你爭風吃醋,但是我看於子姑娘好像對你不太感冒啊。”

K先生總是不說什麼,默默着做着一切,自從一天發現每天晚飯時間於子姑娘和她閨蜜都坐着同一位置時。就天天拉着我去吃晚飯。獃獃着望着別人,終於有一天他鼓起勇氣去問聯繫方式。

又看着他那異樣笑盈盈的模樣,我就知道他失敗了。事實果然如此,於是,K先生更是每周都去文科班約別人,順帶要個聯繫方式。

問了多少次,就失敗了多少次,可是從來沒有氣餒過。他知道,哪怕是多看一眼,也就足夠。

上天似乎不想辜負K先生的一片苦心,憐憫他於是就給他打開了窗帘

學校舉行的月考如期而至,我在幫忙貼考試座位的時候,竟然看到了於子姑娘的考簽。於是K先生兩眼散發的眼光簡直要刺瞎了我的眼。

於是他破天荒的把自己的桌子搬到於子考簽應該貼的座位。看着K先生一臉如沐春風的樣子,不知道他又打什麼鬼主意。

只見他默默的撕下一張便利貼,問候別人長問別人短,然後放上他都不捨得買的昂貴飲料。

我沒想到的是考完試歸來看到那小子一臉狂喜樣,沒想到於子姑娘竟然回貼了。就在便利貼的後邊。

於子姑娘表示了善良的謝意,然後就沒有然後了。不過K先生也確實奮鬥的保質期又拉了一大截,直到下一次的月考。

我一向是不太相信什麼緣分不緣分的,可是接連不斷的月考總是顛覆我的認知觀。

對,接下來的月考,於子小姐無一例外的在我們教室考試。於是他們之間的通信漸漸的從一語到多言,從多言到無話不說,而且每次桌子上都會有一塊巧克力或者是最新款的飲料。

看到每一次K先生欣喜的模樣,我還是很慶幸的,雖然不知道能不能成,但是K先生在成績在一步一步提高着。沒有迷失於其中,知道自己做什麼就夠了。

高考百日誓師大會,那是他們見面的倒計時。

所以有了高考前的那一天,那一天,2014年5月20日,天氣很好。K先生準備好了巧克力,準備好了賀卡送給於子姑娘。那不是告白,而是單純的祝福。

那一百天不過是指間荏苒,在那一條時間軸上,我們都走到了終點。

高中緊張學習繃緊的那根弦,終於在高考結束的那一聲響鈴中,鬆弛下來。

6月,畢業季。考完試拿着筆走在四樓走廊上,我心裏竟然沒有太多的高考完的喜悅。竟然心裏平靜如水,沒有絲毫漣漪。

晚上,全學校呆學校聚餐,K先生滿頭大汗的跑到我前面讓我把一個袋子送到文科班。最後我才知道那是高考誓師一百天,每天晚上挑燈夜戰的和她每一天的擦肩而過的故事。

一百天,一百篇。思思念念千萬遍。

聚餐時刻,大家都忙着喝酒高中青春散場的酒。K先生就拿着話筒站在講台上,就讓我們跟着他去文科班來最後一次告白,不知道又是喝多了酒的勇氣還是積蓄已久的氣力。看着他晃晃悠悠走到了文科班。

於子姑娘班的人,我們班的人把他們圍在了門口。

“我喜歡你,於子姑娘,你是我青春的全部。”便張開雙手想要來個最後的擁抱。

最後等來的是於子姑娘話也沒說離開的背影。那天我不知道K先生心裏是如何感覺,我只是默默的在教室里喝着酒,看着他生怕出什麼事情。

他的文具袋裡裝的滿滿的於子姑娘的考簽,還有那本K先生想要送出去的張嘉佳的《從你的全世界路過》。

最後要上大學那會兒,他對我說了很多瞞着我們的事情。

在他們用英文交流的一段時間,她的最後一句是“You are a  good boy。”

暑假的時候他偶然間通過朋友加到了於子姑娘,結果於子姑娘的男朋友是和他聊天,沒錯,是男朋友。

原來,於子姑娘是有男朋友的,她沒有對任何人說起過,也沒有任何人說起過。最後,於子姑娘男朋友對K先生說的最後一句話是,我家開賓利的。

刪人,再見,made,K先生說道,終於情不自禁的爆了粗口。

故事終於也有了一個句號,上天最終給K先生開的窗帘不過只是前途光明,但是毫無出路罷了。

———其實我也隱瞞了K先生一些事情,其實那天晚上,我幫他送給於子姑娘的禮物,包括那一百篇有感,包括那一本《從你的全世界路過》。在於子小姐一皺眉間,轉眼就化成一道弧線到了垃圾桶里。

K先生,希望你遇見一個你值得擁有的人。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