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w I don’t know where the moral is
現在我不知道道德都去了哪兒
And those who give the orders
are not the ones to die
那些挑起禍端的人
卻從不是那些犧牲的人



第一次聽這首歌,是大學時期,那時偶然聽電台,被Cara Dillon飽含感情的演唱和獨特魅力的嗓音深深吸引。這首歌一度成為我空間單曲循環的背景音樂,直到現在也未曾改變。

之後開始學唱這首歌,在網絡上抄了歌詞,認真看了翻譯,才真正了解這首歌背後的含義,這是一個在任何時代,每當提及總會哽咽的話題。

《There were roses》這首歌原作者是愛爾蘭現代民謠歌手Tommy Sands,創作背景是源於當時的戰爭環境和作者親身經歷的故事。

在北愛爾蘭,七十年代末期是愛爾蘭共和軍最為活躍的時代。為了將北愛爾蘭從英國分裂出去,支持英國的新教教徒和支持愛爾蘭的天主教徒形成了嚴重對立的局勢,甚至經常大動干戈。

在1974年的一場衝突中,新教徒Allan Bell被謀殺了。而新教決定殺死一個天主教徒以示報復,他們選擇了天主教徒Sean O’Malley。

而事實上被謀殺的Allan和被選中的Sean卻是生活中最好的朋友。
兩個好朋友就這樣被毫無意義的剝奪了年輕的生命,成為了這場以眼還眼以牙還牙仇恨的犧牲品。

歌作者Tommy Sands是Allan和Sean兩人的朋友。帶着對和平的美好嚮往,以及對逝去朋友的沉痛哀思,寫下了這首歌,讓這悲傷的故事化作旋律,走進了每個人的心裏。

之後Cara Dillon用她婉轉的嗓音成功的翻唱了這首歌,這首歌才被大家熟知。

凡是有戰爭的地方就會有傷痛,每個人都明白這個道理。

昨天收到好朋友郁衡子的留言,他覺得戰爭與和平主題的詩文首頁配圖以一個英雄人物配圖不妥。我也覺得當時確實欠失了考慮,應該更正為一束花或者其他。

戰爭這個話題太過沉重,人類必須以懺悔之心來承受歷史和現實所帶給我們的。
戰爭中的英雄,既是一個民族的英雄,卻也是另一個民族的惡魔。

戰爭有着雙重含義。
亞里士多德說,戰爭的目的必須是為了和平。
富蘭克林說,從來就不存在好的戰爭,也不存在壞的和平。
韋格蒂烏斯說,你想和平,就要準備戰爭。

我無法斷言誰對誰錯,對於戰爭,我們只能保持肅穆,這個話題太重太難,不能有任何戲謔。

千言萬語只剩下哽咽和無言。
而這世界,仍然像歌詞中寫到的那樣
Those who give the orders are not the ones to die。
亘古如此,生活仍要繼續。
也許時間會給我們答案,也許這個問題本就沒有答案。


There were roses 在線試聽 http://bd.kuwo.cn/yinyue/224423?from=baidu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