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 作品)

| 壹

當鄭爽親手撕了自己鄰家小姐姐的人設,

開始打着Yeah虛擬小號的名頭放飛自我,

她才算是找回了曾經丟失已久的‘楚雨蕁’一般的自己。

她飾演的角色多為清純姑娘,

楚雨蕁、仙女牡丹、襄鈴,

每一個角色拎出來都能圈一大批的粉。

時間久了,慢慢地,

大家把每個角色的性格特質自動代入到了鄭爽身上,

清純、乖巧、可人。

她也很儘力地迎合著大家。

在《旋風孝子》中,有這麼一段對話。

爽爸試探的向女兒問道:“大夥又說了你沒吃飯。”

鄭爽幾乎是淚目的說:“我吃了呀,再說我要成為一個大胖子誰會喜歡我呀,

如果觀眾喜歡我沒有什麼不可以。”

呵,多可悲不是么?

只要大家喜歡,我沒什麼不可以。

那會的鄭爽,心裏只裝着別人的眼光看法,

丟了自我,黯淡無光。


|貳

某一天,一個叫Yeah虛擬小號的出現了。

她高興了就一天刷個20條微博,不開心了秒刪。

她想的話就關注幾十個粉絲,不樂意就移除點黑粉。

她懟媒體懟黑粉掛渣渣,網絡用語溜得飛起。

粉絲們驚呼!

這才是我們的爽哥哥啊!

這才是個活的90后啊!

這才是正主啊!

從別人的五花八門的評價里走出來的她,

既受得起大大咧咧的爽哥哥稱號,

又受得起清純可人的爽妹子稱號,

進可攻,退可守,

不再是被媒體爆黑的話題女王。

在百度詞條里關於楚雨蕁有這麼一句話:

生活的遭遇磨練了她的性格,極為堅強。

常常把強烈的願望和獨立的精神融合在一起。

她是一個反對習俗和不願意隨聲附和的人,

說話和做事全憑自己的興趣,率性而為。

這段用來形容17歲楚雨蕁的話,

放在鄭爽身上,頗為合適,

不那麼在意別人看法的她,

才是真·仙女·爽哥哥吶!


|叄

微博上跟風鄭爽的放飛自我,

很多人路轉粉,也都開始反思自我,包括我。

我一貫是個怯懦的人,

習慣性地對活在別人的閑言碎語里。

某一天塗上喜歡的新寵口紅,

別人一句,顏色太艷了,我就悄悄地擦掉。

某一天寫了一篇超級滿意的故事,

別人一句,一點都不動人啊,我就一個delete刪掉。

某一天向人安利一部良心抗戰片,

別人一句,啊喲,

還真有人看褲襠藏雷劇啊,我訕訕地閉嘴。

而這一切的起因,可能只是因為大家眼中的我,

從不塗紅色的口紅,永遠寫不出好玩的故事,

也從不刷雷劇。

可是真正的人,必然是多面性的。

一輩子乖巧,或許,是太壓抑了些。


|肆

總有人在一頓指手畫腳之後來一句,

人啊,不能這麼玻璃心,受不起半句批評。

真的是這樣嗎?

不是的,不是我太玻璃心,

是我曾那麼愚蠢地在意旁人的看法。

可是啊,別人說的話,隨便聽一聽就夠,

別走心,我們誰都不想做個別人眼裡的牽線木偶。

為了一顆糖,一句讚賞表揚,

一句假心假意的認可,一句可有可無的評論,

假裝聽話,又賣力迎合,

可是啊,那樣子丑爆了,

只爽到了別人,卻生生憋屈了自個兒。

總說人生如戲,戲如人生,人啊,別太認真。

當別人有意無意的發表看法指點江山時,

你大可以來一句去特么的別人!

高興了拉黑,不高興了無視!

人生短暫吶,只想換個姿勢讓自己爽。

THANKS


微博:是年說

如喜歡這篇文章

歡迎關注和分享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