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自網絡)

【楔子】

清風朗月,輒思公子。

春江水暖桃花泛,依稀可見佳人俏影,對月焚香,琴聲如訴。

今夜,便是與流沙公子再續前緣的三年之約。

二十四橋仍在,落花傾雪不老。

【二】

傾雪與流沙,原本都是北人。

說起他們的初識,幾位雅士曾夜間泛舟,凝視山頂望湖樓有美堂射出的燈光,自負地吟出“藹藹君詩似嶺雪,從來不許醉紅裙。”

然而,後來的事實證明,論清心寡慾目不斜視,唯有林楓一人。

雪狼谷的流沙少主,和林楓俠士、顧十九醫官,既是書院同窗,又是武學同門。驚才風逸與落拓不羈,讓“聚散書院”與“流沙正派”名動江北。

門下尚有明墨、悠悠、凌波、玉人及子瑈眾師妹,冰肌玉骨,蘭心蕙質。

犹如一幅畫卷徐徐舒展 –

清晨,第一縷曙光照亮了雪狼谷的林霏。

八人相繼從夢中醒來,旋即梳洗停當,飲食完畢。

八匹快馬在晨曦中奔出了雪狼谷,直奔風雪樓而去。

馬背上八個瀟洒的身影:五個少女玉容生花,三個少年意氣風發。

因此,江湖上流傳着這樣的歌謠:

聚散流沙知何似 – 桃花流水窅然去,別有天地非人間

當駿馬奮蹄揚塵沿岸而去,傾雪姑娘正用纖纖素手撥開珠簾。

她的世界里人來人往,卻依然記得,若非幼時上元節遭人拐賣,今日的自己,也會是畫卷中的一抹弱柳扶風,凝望身側橫吹玉笛的翩翩佳公子吧。

流沙公子為擺正被風吹歪的儒冠,視線無意中落到江心的畫舫。就這麼短短一剎那的眼神交匯,讓公子爛熟於心的一句詩,終於有了生命:

北方有佳人,絕世而獨立。

姑娘出淤泥而不染,見識幾多風月,一時卻也如中了情蠱,不覺手指一滑,任珠簾來回飄蕩,兀自輕撫一顆芳心:

今夕何夕,見此良人。

【三】

沉穩持重的大師兄林楓,寒窗十載唯勤奮,夜夢一場又破殘。事母至孝,令他不敢遠求功名。

師弟流沙卻久慕岳少保。正苦悶彈着:“欲將心事付瑤琴,知音少,弦斷有誰聽”,便吸引到同樣壯志難酬的林楓、多才多藝的顧十九、閑雲野鶴的蘇小樓……

情投意合之餘,他更是喜出望外:有這群師兄弟替他執掌家業,不愁自身無法精忠報國!

前來顧十九處尋醫問診把脈開方者無數,顧師弟常常出谷一趟幾月才回。

此番出行,他向眾人施禮告別時,特地加了一句:家裡若有急事,請飛鴿傳書至鄰郡的12號當鋪,或風雪樓掌門連城三少處。

走南闖北見多識廣,讓他又微皺眉頭道:“近來時局怕是不穩,師兄師妹各自保重。”

流沙見林楓師兄不改懸樑錐骨廢寢忘食,蘇小樓師弟為師妹們鞍前馬後繁忙不息,自己一顆心又飛到春江水上的畫船。

春入南塘,粉梅花、盈盈倚風微笑。

一樣閑雅淡泊的兩個人,再不愁“清詩冷落無人寄,雪艷冰魂。”,而是點一盞春雨茶,或是烫一盅桑落酒,傾聽姑娘琵琶聲中刀光劍影聲嘶力竭的《十面埋伏》。

【四】

漁陽鼙鼓動地來,驚破霓裳羽衣曲。

當聖上孤獨北狩,眾人衣冠南渡,雪狼谷也好,美人堂也罷,皆被雨打風吹去。

“志士痛朝危,忠臣哀主辱。”

來不及和心愛的姑娘道一聲再見,流沙公子星夜題壁慷慨從軍。

師兄妹也在混亂中逐一失散。

遷徙江南的落花,幸遇一隊降而復叛的兵士解救,才免入狼窩。她多想知道,流沙公子是否正在其中。

一傳十,十傳百,又聽聞有孤勇戰將單騎斬敵,她不知道那就是聚散流沙聲名赫赫的林楓大哥!

她同樣不認識的顧十九大哥,曾在12號當鋪失陷之時,領受守城官府的重託:“你可以拿我的官印和佩劍,去報告敵軍,就說我被你攔截渡江逃走……他們一定會將官印和佩劍掛在城頭示眾。依此計能保全我一郡父老!”他不辱使命。

練月縈窗,夢乍醒,黃花翠竹庭館。

故人遠,問誰搖玉佩,檐底鈴聲?

雞邊長劍舞,念不到、此樣豪傑……

因此,雖然唱着凄婉的歌詞,她的思念和等待,並不那麼蒼涼。

【五】

同是天涯淪落人。林楓終於也到了南境,穿梭南北專註軍機的同時,也默默壯大聚散流沙。逐鹿君,瑾晞,小青,守素,菩提……都是新加入的同門師兄妹。

雖然師弟們依然星散無着,所幸師妹們由蘇小樓看顧,逐一尋得下落。

月華如練。落花姑娘還在靜靜等待,相信她的心上人 ,一定會回來。

林楓接到密報走進一扇門,不料門內是一條不見盡頭的灰色長廊,壁燈柔和,映出一絲迷情的詭魅。暗暗飄浮的迷迭香,讓他覺得有些暈目,心裏默念:這是哪兒?我怎麼會在這裏?

然後便聽到極微弱卻清晰的吟詠:

“中秋誰與共孤光……把盞凄然北望。”


《武俠江湖》等你來 – 琅琊令之風雲突變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