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 作品)

同志,恐同即深櫃吶

前两天,彩虹旗高揚寶島,台灣地區成為亞洲第一個婚姻平權的地區。根據大法官的釋憲,最晚在兩年之後,台灣地區將會受理同性別人士註冊結婚的申請。

釋憲結果一出,當事的各位同志們當然是欣喜若狂喜極而泣,畢竟多年的爭取終於得到回報。而旁觀的人們反應如預料是兩極的。挺同人士覺得有心人們終於如願,值得恭賀。反同人士則叫嚷着末世來臨,倫常顛覆,看起來悲壯得很。

人類的愛情,可能算是這個世界上最符合相對論的一件事情。任何境遇之下,好和壞都是相對的,也總有人在說三道四。隔壁的李大媽、菜市場的張金鳳、路口早點攤的陳大頭,那唾沫星子,朝人飛過來的時候跟冰雹似的。


而《大話西遊》里的這句對白,成為了無數人拿來懟人的金句。原句是,“人家郎才女貌天生一對,輪得到你這個妖怪來反對?”略改一下換成兩情相悅好像更恰當。畢竟現如今假學歷與真照騙齊飛,才和貌什麼的都是虛空之事,還是兩情相悅比較重要。而郎才女貌、女才男貌、男才男貌、女才女貌都不是問題。


其實,身邊很多同性戀的朋友。也在高中時因為身邊好友的關係,看了大量的書和電影去了解和接受這件事,在這個過程里又漸漸從接受到理解。我想如果每一個反對的人們也能夠抱着試圖理解的態度去了解這個人群,不說能夠真正接受吧!至少不會再是莽夫似的咒罵或悍婦似的侮辱,所以當我聽到所謂變態、噁心等等詞彙出現的時候,我就知道真正變態噁心的人出現了。


有人舉起宗教信仰的大旗來大肆反對,但幾乎全球所有的宗教信仰都在教大家有所寄託,並希冀於這個寄託來達到幸福。人類的寄託大都源起於愛,而不管同性結婚或異性結婚亦是如此。所以如果從這個角度來說,能尊重愛和祝福愛是不是也是信仰下的一大福報呢?

一旦同性戀可以結婚了,那會不會同性戀變得越來越多啊?有人提出這樣的顧慮,雖然關於同性戀的形成目前在學術界還存在爭議,但如果你會因為身邊有好幾對同性戀伴侶而想要變成同性戀的話,那原因不外乎幾點,一是一直以來標榜直入天際的你其實不過是一朵嬌艷的鬱金香,長着長着總要彎的;二是你發現人家的關係更加有愛於是很羡慕,而你自己在所謂正道婚姻中走偏了;三就是你是雙性戀者,你自己沒發現罷了。

這幾點都跟同性能不能在一起或者能不能結婚沒有半毛錢關係,而是屬於自己便秘還要怪馬桶沒伺候好,這惡習,得改。


很多同性戀者在現實生活里選擇了低頭妥協,進入所謂正統的婚姻狀態,於是一段時間以來,社會上出現了關於同妻、同夫以及同志形婚等等衍生問題的討論。雖然不能說婚姻平權可以完全解決這些問題,但至少在一堆並不算完美的選擇中出現了一個最吸引人的選項不是嗎?

沒人願意一直在欺騙的狀態里生活,換言之,也沒人願意某天突然發現自己每天朝夕相對的丈夫或妻子其實在另一段情感關係里扮演着完全不同的角色。這種電影里的刺激橋段難保現實中不會發生。


既然一切都出於愛,出於尊重。那為什麼那麼多反對的聲音?排除異己算是部分反對人士的一種心理,所謂多數性愛關係者自以為是的將自己的異性戀及其行為視為正確且唯一的性愛關係模式,可正如大家對於活塞運動孜孜不倦的創新探索姿勢變換花樣百出,憑什麼其他人不可以選擇他們認為最能滿足自己的情愛關係模式呢?

然而,在反同婚的人群中,並不是所有人都是反同性戀者。那麼為什麼結婚會變成被反對和阻止的理由呢?更何況,那麼多異性戀的單身狗和敗犬女尚且嫁娶無門,你們以為同性戀者要走進婚姻的殿堂真的那麼容易嗎?我這幾天問過身邊好幾位同志朋友,他們之所以樂於為了婚姻平權的釋憲去參加各種活動和運動,並不是因為他們着急要結婚,而是他們期待能夠在被尊重的前提下大膽去愛並享受被愛。


不要再妄談文明或道德,如果文明是所謂繁衍為第一目的,那倡導這種文明的人可能需要經歷被塞回子宮N次的循環回到遠古時代去鑽木取火以恭弘=叶 恭弘敝體。如果道德是歧視並不齒於那些愛與被愛,那麼弘揚這種道德的人在蠻荒時代恐怕會被綁上木杆火刑伺候。

司法進步無疑會推動人類認知,畢竟大家都知道不能做違法的事。所以在牧師象徵性的問出:“有沒有人反對這樁婚事?”的時候,真正會举手反對的人,要麼就是愛上了新人當中的某一個並早已暗度陳倉,要麼就是已經做好準備迎接一對新人及雙方親友的一頓胖揍。所搭配出的台詞,如題所示。

大家其實完全可以冷靜一點!別看到男男或者女女就瞎激動,因為其實還沒人開始問你們的意見呢?你先守着你的動作片擼一發,或者抱着你的王者榮耀殺一把。永遠不要以為只有自己才配擁有愛或婚姻,也永遠不要以為只有你的愛才是真愛。

另外,順便說一下,

最近有接收到一個新的關於恐同者的新思維——恐同即深櫃

你們好好感受一下這五個字吧!


文章作者:小a

如喜歡這篇文章,歡迎關注與分享

轉載請聯繫授權,違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