汗蒸的時候,隨手拿起一本內部雜誌,發現封三有張歌譜。忽然好親切呀,好久不見這個情景了,竟勾起我很多回憶。

以前我家訂着《讀者文摘》,每一期封三都登一首歌。有過我喜歡的《星》、《風雨兼程》、《趁你還年輕》。那時候我們總是會買特別好看的硬皮筆記本,不是用來學習做筆記的,而是專門抄歌詞的。像這種雜誌上登的歌,不捨得弄壞書,就抄下來。

本子上不僅有歌詞,還寫好演唱者,旁邊畫上花邊做裝飾,有時候還貼一些明星貼畫。字比寫作業可認真多了,都工工整整的,像是某天會被展覽一樣。總之,盡可能做得漂漂亮亮的,就像現在的手賬,沒事就拿出來欣賞。同學之間也互相傳閱,補抄上自己沒有的歌詞。我記得班上有個長得很好看的女生,她經常在課間忙不迭地抄高勝美的歌詞,上自習課都在抄。


歌片兒

報紙上尤其是電視報上也經常登歌譜。那時候我們似乎特別熱衷買電視報,那是一件挺重要的大事,都互相提醒着,今天周五了該買電視報了。每次都排着長隊,晚了就買不到了。電視報上無非登一些廣播電視類的預告,有電視劇的情節介紹,第一集第二集挺詳細的,早看早知道。現在我想幹嘛要早知道?可那時候是家中必備,買不到就遺憾得不行,到處找着買。

《石家莊廣播電視報》似乎比《河北廣播電視報》受寵,兩份報紙也有一些重複,所以一般買一份就可以了,我們一般買石家莊的。但是《河北廣播電視報》上有《每周一歌》,每期會登歌譜。如果登的是自己喜歡的流行歌曲,我也會為一首歌買報紙的,然後把歌兒剪下來貼到本子上。我們也買歌兒片,有的就像上面那首《媽媽的吻》這樣的照片,有的一面是明星的美照,另一面就是歌兒。有的人特別細緻,一個本子專門抄歌詞,一個本子專門貼歌片兒。

對於一些很好聽但是搞不到歌詞的歌,就邊聽邊記。 比如《每周一歌》,一天播三遍,每次約十分鐘。先唱一遍,再念一遍歌詞,講講意境,然後再唱一遍,時間就差不多了,如果歌比較短的話,可以唱三遍。我尤其記得有一期電視報沒買上,那一期的《每周一歌》是齊秦的《狂流》,我特別喜歡齊秦,我記得大早晨6點還在被窩裡,我邊聽邊記,字都要飛起來,寫的速度當然跟不上唱了,沒關係,再聽,再補充。直到確認記全了記准了,再認真地抄在歌詞本上。現在想想,我要是學習有這種精神,也不會落到今天這般田地啊。

有了錄音機就更方便了,只要錄下來,隨時就能聽,聽幾遍就把歌詞搞定了。

我常常把省下來的錢用來買磁帶,原版專輯會比較貴。我更喜歡買群英薈萃的那種,我真有幾盤經典的專輯,後來封鎖在柜子里,搬家的時候還是很惋惜地處理掉了。我認識的繁體字,都得益於當時的港台歌星的磁帶。我一個堂哥買過好多原版磁帶,裝了好幾抽屜。而且他總是很認真地把每個磁帶皮的兩面都用透明膠帶粘住,這樣看多少遍都看不壞了。


磁帶

也可以買空白錄音帶,這比專輯便宜多了。當收音機里播到自己喜歡的歌就可以錄下來,聽煩了還可以再錄,新歌就覆蓋了舊歌,可是新歌舊歌的長度當然不會一樣長,於是就會常常出現這種情景,聽完一首歌,忽然冒出另一首歌的中間,顯得很突兀。或者錄這首歌不小心又抹掉了另一首歌的開頭。反正常常有遺憾。但是不用花很多錢就可以聽到很多歌,我們也是很知足的。

有了歌詞學歌也就快了,沒有歌詞好像學得慢。就像現在看電視沒有字幕就看不懂一樣的道理。我有過好幾個歌本呢,可惜都不見了,要不留着是個多美好的回憶啊。

想起有一次抄了《那一年我十七歲》,歌詞是這樣的:背起行囊穿起那條發白的牛仔褲,裝作若無其事地告別,告訴媽媽我想離家出遊幾天,媽媽笑着對我說別忘了回家的路。我和霞就開始討論,看人家的媽媽,多開明啊,想出遊就出遊,還出遊幾天 。要是我媽准得問,幹嘛去呀?去哪兒啊?跟誰去啊?最後還得說不許去!呵呵。

現在的小朋友們都不抄歌詞了,網上一搜就出來了。甚至在路邊經過好聽的歌兒,微信一搖就有了。他們可以拿着手機一邊看着歌詞,一邊搖頭晃腦地跟着唱,但是我好像也並不羡慕他們,他們沒有我們那種得來不易如獲至寶的驚喜。


抄歌本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