臨近臘月的河陽大雪紛飛,入目一片銀裝素裹,粉雕玉琢。偶爾幾隻餓極的流浪狗扒刨着白雪覓食,驚得幾隻寒鴉撲騰飛起。

一頭瘦弱的老馬旁邊,趙普望着遠處一臉的蕭瑟,要小年了,往事隨風徒留傷感啊…。

老爺回去吧,外面風雪交加不宜逗留太久,等會回去張媽又該責罰老奴了,旁邊家僕安才小聲提醒道。自從來到河陽后,老爺經常來這遙望着南方,他能理解家主的憂慮。外人傳言老爺半部《論語》治天下,都說他儒雅。只有他這老僕知道他有多操勞!為了這大宋竭盡心智…

雪天暮色早,到達趙府時,門前的燈籠已然亮起,趙普拖沓着腳步回書房去了,遠處傳來張媽訓斥安才的聲音,搖了搖頭推門進了書房,下人已經把飯菜備好送了過來,一碗小米粥幾蝶小菜,近來食慾不是很好…

用過晚餐,趙普又陷入茫然之中,離開官家的身邊后經常會出現這種狀態,哎!官家危矣,難以善終啊!苦口之言為何不聽,趙普喃喃自言着。

清風不識字、輕拂亂翻書,入夜后的風雪開始肆虐起來,狂嘯的北風吹開書房的紙窗,吹得書桌的書咧咧作響,燭光一陣搖晃照在趙普落寂的臉上…

清晨,秦王府,秦王趙德芳拿起筷子又放了下去,王府的佳肴並不能讓他有心情品嘗,官家身體一天不如一天了,宮裡御醫傳出話來,就在這個月的事。外面盛傳官家百年之後將由他叔叔晉王繼位,這讓他很生氣,自古都是子承父業,哪有像他父親這樣的帝王,想着把帝位傳給兄弟的。來人,備快馬…!

晉王府,趙匡義正在涼亭的池子邊餵食池下的錦鯉,看着暢遊的魚兒穿梭在綠荷下爭食着,晉王臉上一片思索的神情。王爺,宮裡黃御醫來了,在大堂候着。管家李庄的聲音打斷了他的雅興…

走吧,趙匡義把手中的魚食全扔進池子,拍了拍手轉過身對管家李庄頷首道…

官家來日無多了,也就這幾天了,大堂里坐在下方的御醫黃賈小聲說道,

嗯,神智清醒嗎,還能進食否?趙匡義淡淡問道。

時清時昏,口齒已經不清了,嘴裏時而念叨着要見秦王,時而說要見殿下,黃賈小心翼翼道,

王爺,管家李庄快步走了進來打斷了兩人的交談,趙匡義眉頭微不可察皺了一下,李庄顯然沒顧及王爺的不高興,來到趙匡義身邊耳語了幾句。趙匡義一愣,隨即冷笑道,這蠢貨這時候去河陽,來回最快也要五天,時間夠了…

趙普今天早上起床很晚,昨天的風雪讓他有點頭暈,風雪過後的陽光透過薄霧照在窗台上,趙普剛洗漱完就見到安才急匆匆走了進來,大人,秦王來了,說有急事見您,什麼?趙普臉色一變,快步推開管家小跑了出去…

糊塗啊!我的秦王爺,這時離京來見我幹嘛,你要我如何自處。趙普拳掌相碰,在大廳焦急得來回走動,官家身體不適你這個時候應該候在身邊,陛下重情義,見到你或許還有轉機,你不該來我這裏…

老丞相莫急,來時御醫說官家的事大慨在年關左右,我這就趕回去,秦王趙德芳聽完趙普的話后一臉無措,

記住!回去一定要守在官家身邊,你是他兒子,父親病重身為兒子在床邊盡孝天經地義,趙府外,趙普拉着秦王的馬絡囑咐着…

希望還來得及,趙普望着遠去的秦王喃喃自語一臉悵然若失…

夜幕降臨,天空飄起了雨夾雪,夜的黑暗讓燈籠的亮光收縮了許多,趙匡義提着食盒匆匆往大殿走去,‘王爺’守在門外宮女諾了一諾,

嗯,你們下去吧,我進去看看陛下,趙匡義不容置疑說道,

皇后叫奴婢守在外面寸步不能離開呢?宮女出聲解釋道…。

‘嗯’…趙匡義冷哼一聲,轉過身森然的目光看着門前的兩個宮女。

諾,奴婢們這就走。宮女對上趙匡義狼一樣的目光,一陣哆嗦,趕緊退下…

昏暗的大殿里,一張圓形的龍床上,趙匡胤靜靜安躺着,雙眼無光渾濁看着大殿的橫樑。大宋在他手裡開始走上繁榮,百姓們安居樂業,雖偶有邊患,然而內亂才是最重要的,他想到了陳橋往事,他很怕別人學他的做法,所以他辦了一桌酒席宴請了他的將軍們,後果他很滿意,兄弟們很夠意思,都表示願意去當富家翁,這讓他很欣慰。

他想到了趙普,這是個人才啊,世人都只知道他半部《論語》治天下,只有他知道這是個智近乎妖的大才!幫着他穩定了這大宋…。哎,希望他能理解吧,把他貶出朝堂是為了保護他,身為皇帝的他很重情義,不願看到他捲入這儲位之爭,為後輩們留下一位治世能臣吧,希望後來者能明白他的苦心…

他突然想起他的二弟,這個當年黃袍加身的推動者,不可否認他這個弟弟的才能與手腕,羽翼已豐了啊…

趙匡胤很想睡過去,但他知道他現在不能睡過去,他在等他的兒子,秦王趙德芳,只是怎麼還不來呢,他已經下了口諭宣秦王趙德芳了,怎麼還不來…?

‘皇兄’一個聲音打斷了他的思緒,艱難地想轉過頭去,映入眼帘的是他二弟,皇兄,我給你帶來了聞名京城的‘’懷恩豆花店;的豆腐腦,御醫說你要多吃流食,起來償償吧…

趙匡胤靜靜看着他,沒有回答他的話,皇兄來,我扶你靠着枕頭,說著走過去把他扶了起來靠在靠枕上…

給他們母子一條活路,趙匡胤艱難吐出一句話,

皇兄說啥?趙匡義顯然沒聽清楚…

我說;給你嫂子侄兒們一條活路,可以嗎?趙匡胤喘着氣斷斷續續再說了一遍,說完帶着祈求的目光注視着趙匡義。

趙匡義默了默一邊打開食盒道,皇兄啊,難道在你的眼裡,我是如此不堪嗎?這點我還是能辦到的,邊說邊用勺子打起豆腐腦遞到趙匡胤嘴邊,

一幅兄友弟恭的畫面在大宋皇宮上演着,只是當時兩個大宋最高貴的人都沉默着,半碗豆花下肚,趙匡胤顯然感覺好些…

芳兒怎麼還不來?昨天已經宣他覲見了,怎麼沒來?趙匡胤昏暗的目光盯着他弟弟問道。

來不了了,秦王去了河陽見趙普去了,希望他有當富家翁的準備,趙匡義淡淡回答道,

是你阻止了芳兒來見我,為何?趙匡胤臉色一陣潮紅,不敢置信看着他的弟弟,

趙匡義漠然注視着他淡淡開口道,芳兒好像對你傳位與我很是不甘心啊,自己跑去河陽找趙普去了…

皇兄放心的去罷,我答應讓他們當個富家翁,讓他們一輩子安享榮華,絕不食言。

你…趙匡胤只覺得腹部一陣絞痛,或許是回光返照,他猛地坐了起來,嚇得趙匡義蹬蹬往後退去…

畜生;趙匡胤怒吼一聲,不知道從哪來的力氣,抓起放在床邊的兵器,對着趙匡義揮劈了下去,一把斧頭,那是他征戰沙場的武器…

趙匡義閃身一躲躲到柱子後面,斧頭脫手砍在了宮殿之上的柱子,嘭,柱子上的蠟燭應聲而滅,整個宮殿陷入黑暗………

開寶九年(公元976)宋太祖趙匡胤駕崩,太宗趙匡義登基稱帝…

《後記》

站在宮牆外的豆花注視着這一幕的完結,搖了搖頭推着他的三輪車走了,他要在這黑暗的世界之中尋找他心中的哪一絲亮光…走時他在皇城下題詩一首半丈宮牆兩重天,一碗豆花三文錢。莫道身在紅塵苦,最是無情帝王家。據說太宗帝趙匡義有一天途經皇城外看到此詩,大為感慨,遣人追尋豆花郎去向,奈何豆花哥已經遠在江湖跡不可尋……

武俠江湖

琅琊令風雲突變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