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我是那一尾孤獨的魚”

最近兩周,以誘導人自殺為目的的“藍鯨遊戲”流入中國,在網絡上引起軒然大波。而我卻想到了我教過的一個男生。那個男生在拿給我看的紙上寫道:

“我一直很欣賞這樣一個意境,在深藍的大海里,我是那一尾孤獨的魚,沒有人看得到我的眼淚,我的眼淚都化做了海水。”

他是在臨近期末考試的某個冬夜來到心理諮詢室找我的,沒打一聲招呼,還帶了另外一個男同學作伴,甩給我一張寫滿字的紙,說是他心裏所想的。

我心中略有不悅,卻還是沉住氣快速瀏覽了一遍紙上的內容。

“因為在家看了很多動漫,變得熱血、正義、逞強。因而逞強,顯露了很多虛才的鋒芒。正義,喜歡幫助弱小同學,看不慣很多不公平的事情。不明白,我總是笑,有些東西也不吐不快。”

“好希望,把從小至大受的陰霾一吐幾千里。有這種情感,都是頭腦發熱。很可笑。”

“18年來,我一直很迷茫,我不知怎麼做,可我還是依照自己模糊的信念生活着。”

“在校,我是比別人愚鈍,比別人反應差,沒有什麼過人之處。成績處於中流,平凡的緣故,沒有得到老師的青睞。”

“因為世人的冷漠和歧視,我成了個嘩眾取寵的小丑和逞強、敏感的人。”

從紙上的內容,可以分析出:他在書寫的時候情緒不是很穩定,因此字體時而潦草時而工整;思緒雜亂,條理不清晰;自卑,內向,習慣抑制情感流露,多次將寫好的句子劃掉;對生活感到迷茫,不滿自己懦弱的性格,對自己平凡人生自怨自艾,卻又渴望被認同被關注……

在隨後的初次面談中,他一直在不停地和我繞圈子,還時而走神,直到諮詢時間只剩十分鐘了,他才鼓起勇氣說道:“老師,時間快到了,我們進入主題吧,你看我的手。”說著將他的右手伸給我看,那是一隻被燙傷后扭曲得有點恐怖的手。這個時候我才恍然大悟,原來如此。那一刻,我有點自責,怎麼會這麼不細心,這都沒有觀察到。同時又慶幸,他這是信任我,才會向我暴露他自己最最在意的手啊。

再聊,我才知道,他來尋求諮詢的誘因,是因為上心理課得到了一次表達的機會,獲得了心理老師的關注,發現自己之後上課變得更集中注意力了。而此前,他的內心被消極信念佔據不能自拔,已不止一年兩年的。根源在他的手上,更在他的原生家庭中。

後來的幾次面談,他多次和我談及他的原生家庭。他的父母只上過小學,用他的話說就是“沒什麼文化”;經營着一家小店,用他的話說就是“人窮志短,目光短淺”;還育有一子,用他的話說就是“他們只懂得叫我讓着弟弟”……

他用他對這個世界的消極理解在這世上痛苦度日,而我能幫他的,就是陪他走過一個又一個諮詢用的一小時。後來他參加高職高考,考上了某所大專,我們沒再聯繫。現在回想起來,那時候的我,剛開始做心理諮詢,經驗不足,技術有限,或許真的沒有幫到他什麼。

二、不執著於“是什麼”,才會有更多可能

看《中國國家地理》五月刊的卷首語《珠穆朗瑪峰還原》,大有感觸。雜誌中漫天燦爛星空映照下的世界最高峰神聖又神秘,而山腳下的當地人騎着摩托車正在趕路回家,似乎眼前的景色都與他無關。


同樣是珠峰星空,在外來者和當地人眼中有着完全不同的意義

《中國國家地理》雜誌社執行總編單之薔在文中寫道:

有時我們在觀念的、概念化、反思化的世界中走得太遠,以至於發生荒謬之事而不覺悟,這時還原和解構原來的概念就顯得必要了。

什麼意思呢?作者的意思是,沒有必要太執着於一個物“是什麼”。“是什麼”,這是人把物對象化、概念化、命題化、主題化的產物。但是一個物完全可以“不是什麼”。

這就好比我慕名前往布達拉宮,才發現在外地人的觀念中,不到布達拉宮就不能說到過拉薩,在所有的照片中,布達拉宮是那麼地雄偉壯麗,金碧輝煌。所以會有那麼多人花時間排隊只為一張門票,買到票了就瘋狂地拍照發朋友圈證明自己來過。這是太執着於“是什麼”。但對於住在布達拉宮周圍的當地人來說,布達拉宮可能只是每天熟視無睹一處建築,他們不會每天以此為背景拍照,更不會花時間精力在這上面。這是生活世界中的“不是什麼”。

也就是說,當我能夠認識到布達拉宮其實也沒有想象中的那麼地雄偉壯麗,金碧輝煌,當我能夠不強求自己去花錢花時間排隊買票只為拍照發朋友圈,我才能回到原點去從各個可能的角度認識全新的布達拉宮。

我們對待生活,不也可以如此嗎?倘若我們不執著於“是什麼”,我們的生活才會有更多可能。

三、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時區

我曾一度為我不能很好地幫助我的來訪者而感到愧疚,現在想來,我是陷入了“我執”。就算他們在過去沒有遇到今日的我,今日的他們也會在自己的時區中,做最好的自己。

有詩云:

奧巴馬55歲就退休,

川普70歲才開始當總統。

世上每個人本來就有自己的發展時區。

身邊有些人看似走在你前面,

也有人看似走在你後面。

但其實每個人在自己的時區有自己的步程。

……

生命就是等待正確的行動時機。

所以,放輕鬆。

你沒有落後。

你沒有領先。

在命運為你安排的屬於自己的時區里,一切都準時。

讀完此詩,我進入夢鄉。夢中的我正開車前往一個重要的地方,那地方在橋的另一邊。路上,我遇到一群放學回家正嬉笑打鬧的小學生,我又焦急,又怕撞到人,有點不知所措。

醒來,我找來枕頭和書籍,擺在我周圍,用以代表我的目的地、橋、車、我、小學生等事物。當我站在橋的角度去看此情此景,我才意識到,目的地代表的是我眼下奮鬥的目標,橋代表的是我即將要參加的考試,而小學生,則是我心中的未竟事務。我又意識到,我完全可以帶着心中的未竟事務繼續前行,在路上尋找他人的幫助,只要不心急,總能夠到達目的地。

我想,這就是心理學的魅力之所在。或許你曾經深感孤獨,或許你曾經陷入“我執”,或許你曾經背負眾多未竟事務,心理學都會如你的朋友,帶你回到你自己的時區,讓你獲得最好的安排。


本文正在參与從心,遇見幸福 | 一次可以朗讀與聽見的心理專題徵文,你也來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