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心路獨行


帝國與王國

地方王國是漢代帝王為了實現王權專制而建立的,從君主的主觀意志出發,他們希望王國對王權起到支持和維護作用。

從兩漢發展的歷史我們可以看出,王國的存在基本實現了漢代帝王的主觀願望。經過漢代幾十年的休養生息和王國自身的不斷髮展強大,王國在運轉上有越出王權限制的傾向,這是專制王權所不能容忍的,於是王權不斷對王國實行強幹弱枝的打壓,使王國對中央的威脅解除了。

但是王國的過分削弱,使其不能起到拱衛皇室的作用,一旦有其它的分裂力量威脅王權,就容易導致王權與王國同歸於盡。

1


吳楚七國之亂地圖

我們首先來看一下王國對王權的积極影響,也就是對王權的支持作用。王國對於漢初的政治安定、經濟恢復和發展以及文化的昌盛做出了巨大的貢獻。

漢高祖的白馬之盟,對同姓王給予很大的權力,同時也對他們寄予了殷切的期望,稱王建國成為劉氏的特權。劉邦去世后,在劉氏皇族集團之外的統治階層中有三股大的勢力:呂氏外戚集團、軍功官僚集團和同姓王的存在。

同姓王的存在對呂氏集團和功臣集團均是一種牽制。呂后死後,諸呂欲為亂,但是由於宮廷懼怕絳侯周勃和朱虛侯劉章(后封為城陽王),外面害怕畏齊王劉襄未敢輕舉妄動。後來在平定諸呂叛亂的過程中,劉章、劉襄等同姓王侯發揮了至關重要的作用。同姓王的強大對於強大的軍功階層也產生了很大的震懾力,使他們能夠中規中矩地信守做臣子的職責,不敢像異姓王那樣對王權存有異心。

即使是在景帝時的七國之亂當中,更多的同姓王還是站在維護王權和統一的立場上與叛軍周旋。如齊王拒絕與吳楚七國合作,最終堅持繼續抵抗。衡山王劉勃堅守無二心,濟北王劉志在也志在堅守。江都王劉非年僅十五,“有材氣,上書自請擊吳。景帝賜非將軍印,擊吳”,並立下了軍功。

最為典型的是梁王劉武派兵以拒吳楚,“吳、楚以梁為限,不敢過而西,與太尉亞夫等相距三月,吳楚破,而梁所殺虜略與漢中分”,為平叛戰爭立下了赫赫戰功。如果沒有大多數諸侯王积極投身到平叛中去,這場較量的勝負很難預料,正是由於以梁王為首的同姓諸王同心扶助漢室,才使得周亞夫的作戰如魚得水,最終在三個月之內平定了七國的叛亂。


梁王劉武

七國之亂后,由於王國力量的過度削弱,使其失去了對中央的維護和支持作用。西漢末年,王莽竊權,東漢中後期,外戚和宦官交相控權,最終使國家走向割據與分裂,從某種程度上講也是由王國被過度削奪,面對皇權凌夷而無所作為有一定的關係。

對此班固有較為深刻的認識,《漢書·諸侯王表》稱:“至於哀、平之際,皆繼體苗裔,親屬疏遠,生於帷牆之中,不為士民所尊,勢與富室亡異。而本朝短世,國統三絕,是故王莽知漢中外殫微,本末俱弱,亡所忌憚,生其奸心;因母后之權,假伊、周之稱,專作威福廟堂之上,不降價序而運天下。詐謀既成,遂據南面之尊,分遣五威之吏,馳傳天下,班行符命。漢諸侯王厥角稽首,奉上璽黻,惟恐在後,或乃稱美頌德,以求容媚,豈不哀哉!”

東漢時,同姓王的封國僅有一至兩郡,勢力弱小,根本起不到拱衛王權的作用,面對此起彼伏的的割據勢力,諸侯王表現得束手無策和無能為力。

2


漢文帝劉恆

漢代的嫡長子繼承製並不能完全確保帝位的傳承,王國的存在還有效地解決了漢皇位的傳承問題。這種由諸侯王侯被選立為新皇帝的方式被稱為“外藩入繼”或“宗藩入繼”。

宗藩入繼是兩漢一個比較典型的的政治現象,據統計:西漢10個繼位皇帝中,入繼皇帝達到6人,他們是常山王劉義、代王劉恆、昌邑王劉賀、陽武侯劉病已(劉詢)、定陶王劉欣、中山王劉衎和劉嬰,而在東漢的10個繼位皇帝中,除了順帝劉保和沖帝劉炳外,其餘8人都是通過宗藩入繼的形式登上大寶的。

雖然有的帝位在繼位前並沒有真正在自己的封國任職,其宗藩身份只是他登上皇位的儀式程序而已,如宣帝劉病已長於民間,並沒有真正擔任王國國君。不過我們還是看到大部分以宗藩入繼身份繼位的帝王屬於有藩王經歷的國王,如漢文帝劉恆便很典型。


漢宣帝劉詢

這位王國的國君在繼位前曾在代地呆了18年的時間,與匈奴的交鋒和對王國的治理使他積累了豐富的從政經驗,“漢初社會經濟凋敝,人民生活困苦,國力虛耗,這種狀況,對抵擋匈奴的代王劉恆來說,體會得要比其它的劉邦皇子深刻得多。所以一俟天降大任於斯人,他的政治作為,乃至個人生活喜好就會顯露出早先經歷的影響。而這種素質對一個函需恢復社會經濟、穩定社會秩序的新興王朝來說,自然至關重要。”

當然東漢大部分入繼的皇帝都因缺乏政治才幹和長遠志向而十分平庸,不過僅對專制政權的延續來說,宗藩入繼的作用還是相當明顯的。毋有江先生說:“通過宗藩入繼的形式解決皇位繼承人問題,並通過繼承人的具體選擇凸顯現實政治運作的權力結構與複雜的政治利害關係,從而最終實現中央國家機器的持續有效運轉,就中國專制主義皇權政治來說,自有其歷史的合理性意義。”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