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柯樂

今天2017年5月19日,星期五。距離我們認識已經五年,我該如何定義我們的關係?不,不是我們,是你和我的關係。

李毅和王婧婧的關係。

用暗戀這個詞比較適合我的身份,但有時候我又在想我的暗戀你是否早已看出,卻裝作不知道的模樣,畢竟你是那麼聰明的一個人。

認識你的人都在說你的聰明,而我只是你鄰家的小妹妹。

從你媽媽嘴裏認識你的時候你22歲,我16歲。那時候你在部隊已經待了四年,接下來還要繼續待很多年。阿姨總說她兒子多聰明,多帥,我心裏想做父母的總是覺得自己的孩子是最好的,即便是模樣如《巴黎聖母院》里的那個敲鐘人伽西莫多也能誇成美男潘安。

遇見你的時候是我17歲時的七月,我放學回來剛好遇見你站在阿姨家門前,從你身旁過去卻又忍不住回頭望你,不是因為你那被你媽媽誇上天的樣貌,而是我從沒見過有人站的那般直,你靜靜站在那裡背對我的樣子很帥。如果我那個時候有手機的話,想必下一刻的動作就是立馬掏出手機二話不說對着你的背影拍下去。

結果是我與你擦肩而過卻鬼使神差的扭回頭,正好碰上你的眼睛,有種被抓包的感覺,轉頭收回視線就要走。

“你好,我是這家的兒子,你知道我媽去哪裡了嗎?”我轉回頭,瞅一眼他的眼睛,眼睛瞬間望向別處,“這個時間阿姨肯定在廣場東邊跳舞,你再等半個小時她就回來了……”說完臉上有種灼熱感,我是臉紅了嗎?也不再說什麼點了點頭跑掉。

你不在家的時候我時不時陪着阿姨,所以第二天周末我習慣性又去了你家。等想起你我轉頭要走,又被阿姨扯着胳膊坐下。你沒有女朋友,休假的一個月都在家附近和以前的朋友兄弟吃飯。而我總是會被你看到待在你家沒走,你不知道吧,我爸媽總不在家,你不會猜到,很多時候你一直躺的那張床我也躺過很多次。

也許是小女孩兒缺乏父愛母愛,看到你無奈聽從阿姨的建議帶我去玩,吃,我也很開心,有被人需要的感覺真好。不知從何時視線忍不住一直放在你的身上,當得知你要回部隊時我竟然從心底里湧起一陣不舍之情。我不懂這是什麼感覺,以前從來都沒有。陪阿姨送你,看你踏上火車頭也不回,眼淚霎那順着睫毛滑落,滑過臉龐滑進嘴唇……味道鹹的為何還有點苦澀?

阿姨問我為什麼流淚,我回,你走了沒人陪我玩了!阿姨摸摸我的頭,笑說我還是個孩子,她的口氣卻帶點不舍,沒有人喜歡離別……

李毅,昨天是班級散夥飯,今天是寢室散夥飯。你知不知道我多想和你吃一次散夥飯,而不是靠着和你的回憶,來麻痹自己。

你離開了三年,我就想你了三年。我今年22歲了,但你呢,你卻永遠停在了25歲。我知道我們不可能在一起,阿姨說了她想要的兒媳婦兒的模樣,我除了性別符合其他完全不符合。

在得知你有女朋友是在19歲的時候,你休假帶她回家后,我試着不去想你,在貼吧跟一個跟你同樣是軍人的兵哥哥談戀愛了。你不在的時候很痛苦,肯定會有人說我小小年紀懂個屁愛情,我不懂愛情,我只知道的是我在乎你。

可你不在乎我,只把我當小女孩兒小妹妹看,我和那個初戀兵哥哥從二月新年談到了七月高三畢業。你呢,七月你和她就要訂婚了,我沒有聽從父母的想法報本市的大學,我報了鄰市的大學,因為不會總想跑回家問阿姨你什麼時候回來。

“最怕空氣突然安靜……”

今天晚上聚餐,室友的手機鈴聲《突然好想你》響起,我咬着筷子僵住了。

“婧婧,你,你怎麼哭了?”

我哭了嗎?我收回異樣,坐直身子抹抹眼淚道,“我想到我們畢業,以後也許都再也見不到……哧溜(吸鼻子的聲音)……”沒人知道《突然好想你》是你給我唱的唯一一首歌,因為你,這首歌對我有說不出的意義。

李毅,自你離開的三年,我就把你隱藏在我的血液里,我能夠跑十公里而開懷大笑,我在想象你跑步的模樣。我瘦了,不再是120斤胖姑娘,但你不在了。

三年前,訂婚休假回家的路上你見義勇為卻寡不敵眾被人捅中重要器官,永遠的離開了我們所有人。

我們家搬離了原來的家,來到了另一個城市。我不知道我還能用忘不了初戀這個借口堵塞他人多久,怕他人看見埋在心臟里的那個你。

李毅,我好想你。我還能回憶你多久?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