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日關係發展中存在不少矛盾,關於釣魚島與歷史問題,草根哥前面的文章已有分析。今天想談談中日東海劃界問題。在中日建交前後,雙方在這一問題上的矛盾並不突出,主要因為兩國的發展重心都在內部,而海上除了航行之外的利益並不多。後來三個因素的出現使這一問題凸顯出來:一是東海地區油氣資源勘探結果显示,本海區儲有豐富的石油和天然氣,這對於資源嚴重缺乏的日本及開始進口石油的中國來說都非常重要;二是油氣開採技術的提高使海上開採成為現實;三是《聯合國海洋法》的實施,使越來越多的國家開始關注自已的海洋主權。


一、中日東海之爭的實質

1.爭資源。如前文所述,這一海區內有豐富的石油、天然氣資源,除此之外其他礦產資源也比較豐富,當然還包括漁業資源,潮汐資源等。如果能把更廣區域划為本國的專屬經濟區,就意味可以獨佔區內的資源開發權。


2.爭主權。以前國家最注重陸地主權,隨着人類活動範圍的擴大,海權的重要性日益突出,國家開始追求領海、毗連區、專屬經濟區等海上權益,當然這些與資源也密切相關。

3.爭尊嚴。雖然全球化已風行多年,但民族國家依然是世界上的最主要的行為體,公民的民族意識並沒有減弱,甚至在某些國家有增強之勢,保持領土與領海完整已成為各國政府執政合法性的一部分。因此,無論中日哪屆政府都不會輕易在領土,領海上讓步。

二、中日東海劃界的爭執點所在

按照《聯合國海洋法》的規定,每個沿海國家都享有200海里的專屬經濟區,但中日之間的東海海域寬度大多沒有400海里。於是雙方各自提出了自已的劃界標準,標準差異導致了中日劃界之爭。具體體現在兩個方面:


1.中日雙方不同的劃界標準之爭。中方根據《聯合國海洋法公約》第76條和77條,主張按大陸架原則劃分,中方認為中日東海應按中琉海溝(沖繩海溝)來為兩國專屬經濟劃界。因為《聯合國海洋法公約》規定2500米深度是切斷大陸架的標準,而中琉海溝深度達2940米,完全符合此規定。《海洋法公約》規定,所有國家皆可以根據大陸架的自然伸延,將專屬經濟海域由200海里擴大至350海里,如果是這樣,那麼目前位於中琉海溝西側的海域,全部屬於中國。日本則認為,既然沒有400海里,那就按中間線平分,一國一半。

2.中日關於東海資源開發之爭。根據鄧小平“擱置爭議,共同開發”的精神,從上世紀70年代開始,中方就向日方提出在不涉及釣魚島主權的前題下,共同開發釣魚島附近海域的設想。直到1998年3月,中方還曾向日本提議,以有利於石油資源的勘探開發為出發點,選擇東海浙東凹陷和台北凹陷(包括釣魚島北部凹陷)的部分區域作為共同開發區,並希望與日方協商確定方案,但日方沒有響應中方的提議。

2003年,中海油、中石化與美國兩家公司簽訂的東海西湖合同完全在兩國爭議海域中方一側,目的就是不希望引起爭端。中國相繼開發了春曉,天外天,斷橋等油氣田。但日方頻繁出動艦船和飛機到中方作業現場進行監視、偵察和騷擾,有時甚至進入無爭議的中國海域50多公里,但中方為不使事態擴大,依然採取克制態度,但日方還是在各種場合散布所謂“吸管效應”,稱中方開發活動“吸”起日本資源。


春曉油氣田

其實日本所謂的“吸管效應”是滑稽的。首先,1990年伊拉克侵略科威特就是這個理由,這一理論在國際社會早已經站不住腳了。其次,大陸架是西高東低,油作為液體,即使流動,也是從中國這邊往日本那邊流,不可能倒着流。春曉油氣田距離沖繩列島還有370公里,距日本九州本島更有600多公里之遙,日方說“中國損害其利益”是完全沒有根據的。

從上看出,日本在東海劃界方面的立場是站不住腳的,中國目前的開發並沒有越過日本所謂的“中間線”,日本沒有理由對此指手畫腳。它的這一舉動源於內心對中國的嫉妒,因為日本那一邊目前還不具備開發條件。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