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夜者》連載 第12期



22名越獄犯不翼而飛,他們到底是怎麼做到的?

《守夜者》往期連載: 1 2 3 4 5 6 7 8 9 10 11(點擊数字即可查看)

第二章 亡命之徒

文 | 秦明
上集回顧:蕭望對入室盜竊孩童案的建議,引得自己的外公傅元曼回想起曾經的組織“守夜者”,這個神秘組織究竟是什麼來歷?而另一邊,越獄案又是怎樣的情況?

這是一個圓環狀的標誌,設計得非常簡潔。標誌的中間,是一顆穩固的六角星,六條白色的線條從星星的中央伸展開來,支撐着整個圓環,閃閃發亮。
傅元曼記得,整棟紅磚小樓里,並沒有當時公安機關必須張貼的“為人民服務”“坦白從寬、抗拒從嚴”等標語,只有在樓內的門廳里,一面雪白的牆壁上,有着三個大字:“守”“夜”“者”。

傅元曼記得,當時守夜者組織的頭兒,老鄭,見到他和與他一起加入組織的董連和,第一句話就是:“你們知道,我們的標誌是什麼含義嗎?”
他和董連和一齊搖了搖頭。
“星星就是我們。”老鄭義正詞嚴,“我們是萬家燈火的守護者,是可以讓老百姓們安穩睡覺的守夜者。”
傅元曼記得,老鄭和他倆深入地談了一次,和他倆講述了守夜者十幾年的歷史,講述了守夜者為何而建,建了為何。談話中,他被建國前夕那起“九頭命案”所吸引,被守夜者組織的三位祖師爺的能力深深折服。
傅元曼記得,當他從老鄭的手裡接過那身綠色警服的時候,是何等神聖。當時公安部門剛剛換髮66式警服,這和軍服類似的警服,承載了多少年輕人的熱血。警服領口鮮紅的紅領章和帽子上閃閃放光的五角星,激起了傅元曼的萬丈豪情。
傅元曼記得,他披荊斬棘二十年,終於坐在了老鄭留下的位置上。可是他大展拳腳不足十年,這一切理想戛然而止,甚至,他的理想都無法被繼承下去……
傅元曼不忍再回憶,從書架上拿下一本海岩的小說《長安盜》,慢慢地讀了起來。

2

劉安平副局長的轎車風馳電掣。
當蕭聞天走進看守所會議室的時候,時針指向五點四十五。
會議室里,幾乎坐滿了人。
看守所所長王小明見蕭聞天走進了會議室,趕緊起身,為蕭聞天拉開座椅,招呼手下給蕭局長倒茶。
“倒個屁!”蕭聞天壓抑不住自己內心的憤恨,“滾回你的座位去。”
王小明灰溜溜回到自己的座位,一臉無辜的樣子。
“怎麼回事?誰來彙報?”蕭聞天重重地把公文包摔在會議桌上。
所有人都看向秦兆國。
秦兆國低着頭,沙啞地說:“我來向局黨委彙報我們的重大失職。今天凌晨一點半左右,我所東牆遭一輛藍色重型卡車撞擊。撞擊后,民警全部到前門集合,準備應對突髮狀況。在哨崗哨兵、各監區民警和卡車對峙十分鐘后,增援特警趕到。經過對卡車的全面搜索,並沒有發現人和爆炸物。”

“兩個問題。”蕭聞天打斷了秦兆國的話,“一、誰讓監區民警參与應對任務?有一個排的武警還不夠?二、車上的人哪裡去了?”
“是王所長命令各監區民警到前門增援的。”秦兆國說,“經過現場搜索,特警隊認為卡車是在無人駕駛的情況下,從看守所東面斜坡上開始下滑,由於慣性加速度,最後撞擊我所院牆。”
“胡鬧!”蕭聞天吼道,“你不懂不會問嗎?”
“我這個決定,是充分徵求了秦所長的意見的。”王小明弱弱地說。
秦兆國抬眼看了王小明一眼,沒有反駁,接着說:“卡車被拖走後,指揮中心一直在尋找卡車司機。大約在三點半,聯繫上了卡車司機,發現該輛卡車系當晚被盜。指揮中心當時和我聯繫了,但是我想到,撞擊事件發生后,我就立即到總控室看了監控,並沒有發生異常,所以我當時簡單地認為這是一起意外事件。這件事件,是我疏忽了,我應該負全責。”
“誰負責不是你能決定的,該是你的責任你跑不了!”蕭聞天怒道。
“後來我睡得迷迷糊糊的時候,突然覺得很不對勁。”秦兆國說,“大概四點半的樣子,就立即去總控室調取各監室的內部監控。發現第六監區的22名犯人不翼而飛。後來我帶着武警衝進了監區,發現在第六監區民警辦公室的角落裡,有兩名民警。一名已經犧牲了,另一名,因為遭受重度机械性窒息,目前還處於昏迷狀態。”
“怎麼可能?各監區通道,都有監控,人怎麼走的?”蕭聞天問道。

“目前我還沒有想清楚是怎麼回事。”秦兆國說,“但是,有個問題,我,我還是得提一下。”
“說。”
“在對前門進行防守應對的時候,我發現通道閘門的管理民警,是總控室的民警。”秦兆國說,“也就是說,車輛撞擊院牆后,總控室的兩名民警就轉移到通道閘門進行防守,總控室在這個階段沒有人。”
“什麼?天方夜譚吧!為什麼兩個崗位,只有一組民警?”
“王所長說是要定職定編,對一些繁冗的職位要進行合併。他認為晚間,通道閘門沒有人進出,所以通道閘門無須派人值守。”秦兆國說,“於是,這兩個職位就合併了。”
“混賬!”蕭聞天忍着沒有罵出髒話,“誰讓你們這麼做的?和局黨委彙報過嗎?”
說完,蕭聞天責怪地看了一眼分管監管業務的方衛國副局長。當初,蕭聞天是十分反對政工幹部不經鍛煉,就直接出任一線執法部門的主官的,但是方衛國極力保薦王小明,在局黨委會上更是慷慨陳詞,最後少數服從多數地把王小明直接推到了看守所所長這個非常重要的位置上。蕭聞天曾經預料到可能會出事,但完全沒有想到會出這麼大的事。
“定職定崗是大勢所趨,是和黨中央保持一致。”王小明說,“這也是我們看守所領導班子共同的決定。”
“我反正不知道這事。”秦兆國忍不住反駁了一句。
“你,你怎麼不知道?啊,對了,你是不是那天請假了?私事兒吧?”王小明站起身來指着秦兆國說。

“通道閘門可打開過?”蕭聞天瞪了王小明一眼,王小明縮着頭坐回原位。
“打開過。”秦兆國說,“在特警隊對外圍現場搜索完畢,收隊后,王所長下令所有監區民警和值守武警,到看守所外的院牆進行檢查。檢查完畢后,民警們又陸續返回。”
“進出的都只有民警嗎?”蕭聞天問。
“那是肯定的。”秦兆國說,“大家都穿着警服。雖然晚上看不真切,但我想不可能出去的都是犯人吧?哦,更何況後來大家都又回來了呢。”

“監控呢?監控錄像有沒有人在看?”蕭聞天說。
“昨天下午六點,嫌疑犯們最後一次點卯后,就各自回到監區。我們現在從六點開始,正在着人看第六監區以及六監區附近關鍵通道的監控。現在正在看。”方衛國說。
“第六監區關押的都是什麼人?”
“一共22人,全部脫逃。”秦兆國說,“其中不乏一些重刑犯。我看了所有犯人的檔案,有七個是涉嫌惡勢力團伙犯罪的嫌疑人,還有幾個涉嫌故意殺人和故意傷害的犯罪嫌疑人,還有一個涉嫌強姦的、一個涉嫌縱火的。哦,還有幾個涉嫌過失致人死亡、盜竊罪的。”

下期預告:22名危險嫌犯,是如何脫逃出來的?如此大型的越獄案,又該如何處理?蕭聞天會如何處置,抓回全部逃犯呢?
《守夜者》已經全網上市了,想看全文的可以去購買,謝謝大家的支持。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