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與文無關(狼叔)

“我好像救了一個鬼”

腦海里不可遏制的產生出這個想法,想到這裏,我的後背不禁一整發涼。

我背着剛救下的一個姑娘,幸虧我及時把她推開,不然那根塌下來的橫樑就得砸死她,火勢太大,我背起她,就往外跑,班長在前面領路,老鼠和大壯在我兩邊,開始還認為我這立下一大功,會去肯定會被嘉獎的,但我現在不這麼想,因為我懷疑我救了個鬼。

“平時我愛黨愛國愛人民,沒做過什麼虧心事,沒事還不忘扶老奶奶過馬路,我怎麼可能碰上鬼,可笑”,我盡可能安撫自己。

但是我背上的這個姑娘很不對勁,身體很輕,冰涼冰涼的,在我背後一點聲音也沒有,幾乎感覺不到心跳,我好奇的回頭看了一眼,我看到一張扭曲近乎猙獰的面孔,嚇的我再也不敢回頭看了,不由得加快,想快點衝出火場。

對,忘了說了,我叫陳橙,是一名武警,後來被分配到了xxx市第一消防大隊,這是我第一次執行任務,市中心的一座商場樓突然失火了,冒着滾滾濃煙,

遠遠地望去,看到滾滾的黑煙,不由得緊張起來,

“大橙啊,不用太緊張,你第一次執行救援任務,沒見過什麼場面,這火還算小的,想當年那場大火,燒了整棟樓,,,,,,”班長安慰我說,也不忘自己吹吹牛,我剛來的這一個月,這個梗,班長已經講的不下十遍。

老鼠還調侃道:“大橙子,等會要是碰見什麼妹子啊,放着我來,兄弟我啊最樂意效勞了,看看你們一個個,戶口本都有兩頁了吧,就我還孤家寡人一個,給兄弟個機會,好吧,嘿嘿”

哼!我背後就是一妹子啊,你咋不開搭把手?你這樣活該單身一輩子,我瞪了老鼠一眼,但老鼠沒回頭,準確的說是從開始到現在,一眼都沒瞅我背上的姑娘,

咋了,老鼠什麼時候這麼正直呢?

不會真背了個鬼吧!我一個趔趄,差點摔倒,腿有點發軟,背着的“鬼姑娘”也沒什麼反應,我能感覺到她身子略微在顫抖,

班長走在我前面,班長也不對勁,平時嬉皮笑臉的班長這個時候也嚴肅了起來,走幾步就要回頭瞅一下我被后的姑娘,臉色陰沉的像是要滴出水一樣,

難道班長也發現我背後的姑娘有問題呢?

原來聽老鼠和大壯講過一些靈異事件,說什麼很多死在大火里的人怨氣難消,死了還有啥心愿未了,所以在火災現場常常會碰見鬼怪,

開始我還不信,以為是老鼠,大壯在嚇唬我,現在我是信了,我看了看老鼠和大壯,看到他們逃避的眼神,看到他們的神情也跟班長一樣,好像是看到什麼不得了的東西,眼神里滿滿的都是驚恐和不安。我幾乎已經確定我背後這不是個人,我跑得更快了,只想早點出去,結束任務,回到家裡,看看老婆那張美麗溫柔的臉。

火已經快燒過來了,我們繼續往前跑,班長,大壯,老鼠,只顧着向前頭也不回的沖,

心想:你們這幫龜孫,真不夠兄弟,兄弟背着這似人似鬼的妹子,你們也不幫幫我,碰見這鬼東西,晦氣!

眼看快到出去了,班長卻在出口出停了下來,就像根木樁一樣直愣愣的站在那,老鼠大壯也停在那,驚恐地看着我,

“班長,怎麼停下來了?快出去啊?”我急切地對班長說,我只想趕快擺脫這“鬼姑娘”

班長頭並沒轉過來,顫巍巍地說:“大橙啊,把人放下來吧,外面是活人的地界,裏面才是死人應該待的地方”

啥?班長,你說啥?你什麼意思,我辛辛苦苦救了人,背了出來,原來是不是活人啊,想到這裏,心裏一怔,內心恐懼難以掩蓋,我都感覺到浸濕後背又涼了一截。

我連忙放下這姑娘,馬上跑到大壯老鼠這邊。有點后怕,有小興奮,第一次看到鬼這種傳說級別的存在,

鬼姑娘縮着身體挪到到角落裡,厚厚的劉海掩蓋不了她駭人的眼神,

班長,老鼠,大壯,還有那個“鬼姑娘”,都同時轉過頭來盯着我,

老鼠顫抖着聲帶:“大~~橙~~子”

大壯也看着我,抖動的雙腿出賣了他的內心。嘴唇微微張合,像是要說什麼,但又聽不出聲音,

我不安,不滿,怒不可遏,早就把這個姑娘是不是鬼的那個事忘了,

“你們怎麼這麼看着我?怎麼了”我對着班長咆哮地說,

班長轉過頭來,滿臉的淚水混着泥漿:“大橙,你已經死了,死人就應該呆在死人該呆的地方,呆在死人的地方,”。

班長看着我,扭曲的器官無不彰顯出他內心的恐懼和痛苦。

什麼?我死了,呵呵,

不能,我救了人,我立了功,老婆還在家等我,下個月就是預產期,這周末我還要回去看生病的老爸,我不能死,我死了老爸怎麼辦,老婆怎麼過……

“別這樣,大橙子,你已經死啦!”大壯顫抖地咆哮着

我不信,我沒死,我,,,,我,,,,

看到商場鏡子里的我

。。。。。。

血肉模糊,胸前壓塌了一塊,黑黑血醬塗滿了一身,頭骨破了一塊,隱隱約約可以看見裏面鮮紅的腦漿,滿臉都是的血,,,,,

原來我真的死了,死了,

我才是鬼

我才是那個應該呆在裏面的人,呵呵


第二天

新聞報道

我市一商場發生火災,火情嚴重,一名消防隊員因救傷員,不幸被橫樑砸中,英勇犧牲……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