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9月8日  星期日   晴   日喀則

如果一個10人間都住滿的話,想睡個好覺太容易。

昨晚住在我上鋪的那個丫頭可夠折騰的。打晚上就開始在床上收拾她的行李箱,這個磨幾呀,一直收拾關燈。今天一大早還在收拾。我就納了悶兒了,你是打算演習還是拉練?

她們這撥人今天要趕往珠峰,一大早就出發了。

上午我在屋裡寫點東西,這時候屋裡又住進來兩個人,一男一女。他們認識昨晚住在這裏的一個人,都曾住在拉薩東措青旅的206房。

據說東措206房是傳說中的“瘋人院”,24還是28人一間,裏面住的全是神人。

來的這倆人中,那個男的就能算一個,賊能白活。

我到樓下找網絡信號想下載點東西,碰到他也在樓下。

他問我怎麼不愛講話?你講,我聽。

他在上海城投公司工作,這個公司投資在安多種樹,治理環境。安多比納木措、那曲還要北面,條件比較惡劣一點。

聽起來是多麼有意義的一件事啊!他說毛線意義!樹剛種上,閉眼阿彌陀佛保佑小樹能健康成長,一睜眼,樹就被牧民的羊吃掉了。吃了再種,種了再吃。

在西藏,不經意間你會遇到很多有故事的人。

其實不論在哪兒,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故事。只是在西藏這個地方,人和人之間特別容易敞開心扉,好像到了這裏,就沒有了任何防備和芥蒂,有啥說啥。當然,也不缺吹牛的。

中午12點退房,退了房就沒地兒待了。

我倒是想到了一個好地方,德克士。在日喀則,我感覺環境比較舒服的就是這個德克士了。午飯已吃過,只要了一杯熱果珍。看書,看着看着就困了,趴在桌上小眯了一會兒。

這一等就是一下午。

等誰?等扎平老師,搭他的車一起回學校。

之前發過短信,問幾點走。回信兒,等電話。最後是5點多來的電話。我是一杯水在德克士待了一下午,頭一回這麼“不要臉”。

和扎平老師會合后,先去安鴻商場把存在那兒的月餅等東西搬上車。臨走的時候,給商場的趙總發了個短信,表示感謝。“好人好報,保重”,趙總回道。

我們又去百貨商場對面的體育用品商店,我用朋友們的捐款給學校買了籃球、足球、毽子、跳繩、氣球等。

回到了停車的地方,扎平老師的愛人,次央老師,說想去買雙鞋,我說:“你們去吧,我就不去了,就在這兒等着。”

在台階上坐着,接到一個朋友的電話。接受了她女兒的“採訪”,詢問我一些支教的事,要寫作文。

掛了電話,坐在那兒發獃。

這時候,一個女孩兒向我走過來,十七、八歲的樣子,穿戴不太整齊。手伸向我,手裡捏着塊八毛錢。

不是給我錢,是向我要錢。

我擺擺手。

她不走,站在我面前,嘴裏嘟囔着什麼,聽不懂,一副愛誰誰、我就是不走的表情。為了打發她走,給了她五毛錢。

一個四肢健全的正常人,這樣管我要錢,我不想給。

過了一會兒,無意中轉頭,看見要錢的那個姑娘坐在台階的另一頭,好像在點煙,打火機打了幾次都打不着。

我看着她,她看着我。誰都沒迴避對方的目光。

一條直線上坐着我和她。突然,我發現她沒有剛才那般的讓我生厭,感覺我們似乎有着相似之處。我們都不屬於這個城市,都在流浪。

我一直看着她。她看我幾眼后就沒再理我,吸了幾口煙,走了。

我猜她點的那根煙可能是撿的。

她走了,我一個人坐在那。

我們的身邊有太多和我們生活在不同世界的人,有些人我們無法靠近、無法理解。我們都自以為是地生活在自己的世界里,獨自享受、獨自哀憐。

扎平老師、次央老師,還有普珠老師,一起回來了。因為都沒吃晚飯,於是就在旁邊的一家“串串香”吃串兒。

我也好久沒吃這口了,真香。扎平老師念叨了無數遍:“快吃啊,快吃啊,吃了這村就沒那店兒了。”因為回學校后就沒有這樣好吃的東西了。

他吃了好多,吃到結帳出門了,還說沒吃飽。次央老師說他的老公,不抽煙,不喝酒,就是愛吃。

吃到半道時,普珠老師舉杯讓大家碰杯,他喊“幹了,cheers!” 喝的是雪碧。大家碰了一下,我沒幹,說了一句“還是省點吧”,只喝了一口。就這句話倒把扎平老師逗樂了。

大家吃飽後上車,我沒戴錶,也忽略了是幾點鐘。後來在哪個地方好像看了一下,7點20左右。

路過水果攤,我買了幾個蘋果,7塊錢一斤,真TM貴。

終於正式上路了。

一路上,天色漸黑,我在微微昏黃和漸漸變黑的夜色中欣賞一路景色。

正看着,扎平老師突然喊到:“老師,看車後面。”

我猛一回頭,後面天空一片火燒雲,燒得雖不夠熱烈,但在微黑灰暗的天空下,這一片透着明亮的雲彩着實讓我心中一亮。

一路上我們聽歌,會唱的時候就一起唱。

入夜,外面開始冷了。

後來放了一首歌,特別好聽,他們說是秋木鄉小學的校歌,我差點信了。後來告訴我這是西藏大學的校歌,這首歌旋律很特別。我說嘛,一個小學的校歌不至於這麼激昂、這麼複雜。

到了學校,天徹底是黑的,我也沒心思去看是幾點了。好在是來電了。

我找格桑陪我去廁所。格桑的女兒來學校了,我第一次看見她,倫珠,大概四歲的樣子,長得非常漂亮。大大的眼睛,長長的、卷卷的睫毛。倫珠有天生的缺陷,說話有點口齒不清。晚上,我、格桑、倫珠,一起去茅房拉屎。非常非常真實的生活。

(寫着寫着,就有點像寫作文,或像記流水帳。不管怎樣,就算是記錄一下吧。)

(未完待續)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