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

我昨晚做了一個噩夢。

我夢到小二郎掉到污坑裡了。

鐵人把二郎給救出來了。然後自己上不來了,喊我。我拿着圍巾、單子把鐵人給拉了上來。

鐵人全身都是汗和臭,我拉着二郎說,“你看看老爸為了你,成什麼樣了。”

醒了之後我還沉浸在夢境中。我堅信夢境是人潛意識的想法的,於我個人而言,我常常能藉助夢境發現自己的潛意識,然後承認,自己就是在某一瞬間那麼想過。

那麼,這個夢是不是意味着我潛意識里感動鐵人對孩子們的付出?

02

我是帶着兩個小尾巴嫁給鐵人的。

那時,大飛豬和小二郎還都沒上學呢。

剛認識那會,鐵人高中時代的一個老師,和我們吃過一次飯。然後在下電梯時拉着鐵人的手誠摯地說:“春風這個女人,是真好。可就是有兩個男孩子……”老師欲言又止,鐵人拍拍胸脯:“老師,您放心。我能擔起來。”

鐵人婚前是對着月下老人發過誓的,“我這輩子都會對春風好。”

我不理他。

他重新發誓:“我這輩子都對春風和兩個孩子好。”

我轉怒為喜。

03

隔着廚房的玻璃門,常常可以看到鐵人做飯的背影。

鐵人是廚房裡的“魔術師,”他最擅長做孩子們最喜歡吃的”老爸炒飯“。

母親節,鐵人做了大飛豬最喜歡吃的烤魚,小二郎最喜歡吃的大蝦,春風最喜歡吃的蒸菜……嫌我在廚房裡礙事,他把我趕了出來,然後關上門揮汗如雨。


鐵人在做“爸爸炒飯”

飯還沒上桌,倆娃就把高腳酒杯擺上了。然後,四個人邊吃邊喝,吃得盡興,喝得更盡興。大飛豬喝了一杯又一杯,還自稱千杯不倒。

鐵人對兩個孩子說,你們媽媽特別辛苦,今天母親節,要向媽媽表示謝意。然後三人站起來齊刷刷給我深鞠躬,我瞬間淚奔。

吃完了飯,倆娃拉着我的手讓摸他們的肚子。真圓啊!

飯桌上,老爸炒飯一粒都不剩。

04

鐵人特別有孩子緣。

他一到家,孩子們就撲到他身上,因為他會”超級旋風轉轉轉“,舉着孩子從身前翻到背後。倆娃覺得特刺激,比着往他身上爬。

有時,大飛豬爬上去了,小二郎就不依不饒,再爬到哥哥身上,鐵人就得意地背着倆人滿屋子轉。有時,鐵人一下子把我抱起來,倆娃也跟着要往背上爬。

鐵人喜歡踢球,常和孩子們一起去踢足球。有時,把鞋子當成球在屋裡玩射門遊戲。

大飛豬喜歡下圍棋,鐵人陪着下,大飛豬技藝越來越高,升段了。鐵人甘拜下風。

小二郎練了跆拳道,回來很有興緻地教鐵人,鐵人用心地學,我說你們是練猴拳吧。




鐵人和二郎在練猴拳

鐵人講了一個笑話,倆娃樂得在地上打滾,我說你們笑點咋這麼低啊。

給孩子輔導作業,我和鐵人一人管一個,小二郎一聽自己被分配給我了,把嘴撅得老高。我擺出權威說“你媽媽是老師,你有什麼不服氣的?”沒過一會,他又蹭到老爸那裡請教了。

鐵人不在家,倆娃高一聲低一聲地問我:“老爸去哪裡了?”好像我把他們爸爸藏起來了一樣。

有鐵人的時候,我在孩子面前特別沒存在感。

05

大飛豬在家有個外號:“賭(堵)王。”

因為他常常堵馬桶,每次都苦了鐵人拿個棍子捅來捅去。

沒想到,小二郎夜裡幹了一件更絕的事。

他拉肚子了。從馬桶蓋到馬桶壁再到地上,長長的一路,四濺啊……我看到瞬間,捂着鼻子欲哭無淚。咋辦啊?自己生的娃啊。

五分鐘后,我拿起一個布準備擦。

鐵人一把把我推到一邊,管用嗎?十塊布也擦不凈啊?

然後他把門關上,我就聽到流水嘩啦嘩啦的聲音。鐵人光着身子獨自在洗手間處理慘不忍睹的現場。再過了十分鐘,鐵人出來了,說:吃不下早飯了。

然後,自嘲地說:昨天捅屎,今天沖屎,我乾脆叫“獅(屎)王”好了!

06

小二郎生病了,死活不吃藥。

我好勸苦勸,他吃一個藿香正氣丸還是要大半天。鐵人看得着急,向二郎示範:“看!老爸怎麼吃藥的!”抓起五個丸藥,吞水咽了。

我承認,這一場景讓我很動容。我也常常會先品孩子吃的葯,但我想這大概是天底下只有母親才會做的事吧。

過了一會,小二郎吃過葯又能活蹦亂跳了,撅着屁股鑽到我和鐵人的床中間睡。半夜裡,擠的我實在沒法睡了,我就去找大飛豬睡一張床。

給二郎去醫院打吊針那天,正好趕上颱風雨,暴雨如注,沒法開車。娃舅和鐵人一起抱着二郎去醫院。倆人回來都累得夠嗆,喝啤酒解乏。相互都說對方辛苦了。

舅舅說:“這是俺親外甥,親舅如父,是份內事。將來倆孩敢對你不好,我來訓他們。”

鐵人說:“我就希望如果我老了生病了走不動了,他們能給我掛個號喊個護士就行。”

我說:“除非他們不要我這個媽,否則對你們誰都要好。”

07

元旦,全家去泡溫泉。

透過賓館的落地窗,北江的風情盡現眼前。晚霞滿天,“江水共長天一色,落霞與孤鶩齊飛”亦不過此景。

兩嬌兒沙发上一卧,翹起二郎腿,啃着水果,看着電影《阿凡達》,一剎那間,我出現了幻覺:那些電影中的圖片就是我現在的生活。


想起白日里泡溫泉后沿繩索走,膽怯的我一步都無法跨越,小二郎說:“媽媽,我給你看視頻!”然後,他就現場給我示範了一下。生活,此時真的變成了視頻,裏面的主角就是我們。原來,因為鐵人的來到,平凡世界里的你我也可以如此美麗。




我的性感男神們

這樣的時刻,在我過去的生命里不曾感受到。或者說,不曾如此深刻的感受到。

——像夢一樣美好。

08

兩個孩子在所謂的“貴族”學校讀書。每年學費好幾萬。班上有錢的孩子特多。

二郎有了虛榮心,有一天接他放學回來,他問鐵人:“爸爸,咱家開的是什麼車啊?”鐵人說:“大眾啊。”二郎於是開始說他們班誰家有跑車,誰家有別墅,誰家有公司……

我和鐵人面面相覷,然後,鐵人冷不丁來了一句:“你告訴他們——你有兩個爸爸,問問他們:有嗎?”


鐵人和二郎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