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婉兮

1

你肯定也聽過灰姑娘的故事。

在那個耳熟能詳的童話里,沒人疼沒人愛的灰姑娘,被英俊多金的王子拯救於水火之中,從此過上幸福快樂的日子。

童話講的是真善美,卻給了灰姑娘們一個錯覺,誤以為幸福來自於一個有權有勢的男人,於是將鹹魚翻身的籌碼押給了傳說中的“愛情”。

比如《歡樂頌》里的樊勝美,她費盡心思,只想覓得一位鑽石王老五,來帶自己和家庭脫離苦海。高超的情商和處世智慧都用到了掐尖追逐上,反而把自己混成一個“職場老油子”。

其實樊勝美是一個群體的縮影。她們出身貧民階層,受過高等教育,卻囿於家世背景,苦苦掙扎在塵埃里。

嫁個有錢人,藉著結婚來達到階層飛躍和地位提升,這給無數出身卑微的女孩提供了一種輕鬆易操作的逆襲模式。

可太多人忽略了那雙至關重要的水晶鞋。穿上它,才可以走到王子面前去。有了它,王子才可能從茫茫人海中找回心愛的姑娘。

從某種程度上來說,晚禮服和水晶鞋,代表的就是上流社會的入場券。一個底層女孩的逆襲之路,少不了美貌作為敲門磚,更少不了底氣實力來鋪墊。

問題是,現實中沒有仙女,水晶鞋不會從天而降。所以你首先要做的,不是滿世界尋尋覓覓,而是穿上那雙能把自己帶向光明的水晶鞋。

2

說到灰姑娘的水晶鞋,我又想到了上個月的熱播大劇《人民的名義》。那裡頭的高小鳳,在接受審訊時說,自己和姐姐被帶出漁村時,腳上甚至沒有一雙鞋……

鏡頭給了那兩雙腳丫一個特寫,窘迫與寒酸便隔着屏幕涌到了觀眾面前。後來的畫面是姐妹倆好奇地擺弄彩電,有人送來兩雙鞋,她們接過去,清澈的眼神裡帶着一絲欣喜。

那時她們還不知道,大部分來路不明的饋贈,都已在暗中標好價格。她們穿上夢中的水晶鞋,卻一步步走向深淵。

再然後,是審訊里幾句含着眼淚的表述,不到十分鐘的畫面,就迅速交代完了她們的匆匆半生,為一個美色權謀的交易故事劃上了句號。

這對出身寒微的美艷姐妹花,讓人想到昔日的趙飛燕姐妹。起初不過是達官貴人手裡的一顆棋子,教以詩書歌舞,養成冰肌玉骨,被當作名利場上的禮物與籌碼,流轉於權貴之間,換取更大的利益與權力。

後來生出了不合時宜的野心和慾望,走上了一條名利熏心的不歸路。所以她們也和趙氏姐妹一樣,在繁華看盡后,只落得一片白茫茫大地真乾淨。

窮人家的漂亮女孩,似乎一生命運都要被姣好面容左右,用“以色侍人”四個字,來完成一聲紅顏薄命的哀嘆。畢竟天生麗質難自棄,總有一顆不甘平庸的心蠢蠢欲動。

那雙不屬於自己的水晶鞋,看似華麗璀璨,卻只編織出一個虛幻的夢境。午夜鐘聲敲響,失效的魔法便還原出殘酷的真相。

因為真實的人生里,很少出現童話的巧合與幸運。這個功利現實的世界,並不承認僥倖的存在,更不支持投機取巧的心態。

3

灰姑娘們的困境,在於性別與家境會讓困難疊加着困難,不幸捆綁着不幸。

我的朋友月亮或許最有發言權。

她出生在一個重男輕女的農村家庭,上學以前,幾乎就是弟弟的全職保姆。小小年紀,便把一家人的三餐烹飪都扛在肩頭。

好在月亮天資聰穎,上學第一年就捧回了一張第一名的獎狀。父母笑得合不攏嘴,破天荒地給她煮了一個雞蛋。她從鄰居的誇讚和同學的羡慕里,恍惚看見了尋找水晶鞋的方向。

城裡來的音樂老師剛剛講過這個故事,小夥伴們還驚嘆於王子公主的美好結局時,月亮已經清楚意識到,自己一輩子也遇不到仙女。

於是便發奮苦讀,用讀書求學來闖出一條改變命運的路。母親偶有怨言,用女子無才便是德來譏諷她的春秋大夢。她只當聽不見,繼續埋頭於書本,但也不得不做家務干農活,付出幾倍於別人的心血。

後來考上一所重點大學,父親卻意外去世。月亮咬着牙辦了助學貸款,一個人半工半讀地熬完了七年。研究生畢業后,她回了家鄉的省城,靠着實力衝進一家垄斷國企,迎來了人生第一次蛻變。

今年是畢業第五年,春節時我們見了面,她開了一輛轎車珊珊而來。聊起來才知道,月亮已經得到提拔,工資翻番,因為讀書時的拼勁與狠勁,依舊讓她在工作中出類拔萃。

至於母親和弟弟,她只輕描淡寫地說了一句:“現在他們不敢不聽我的,經濟基礎決定上層建築。”

她還沒有嫁人,卻不再奢求有個男人來渡她上岸,反而能夠挑挑選選,靜待最熱烈的心動、最純粹的愛情。

我覺得她由樊勝美活成了安迪。

那自信滿滿的一顰一笑,已然搖曳生姿霸氣外露。水晶鞋在她的腳下熠熠生輝,她自己,就可以走到想去的任何地方去。

4

女孩子的路,哪一條都不好走。

灰姑娘的路,是不好走中的不好走。

有階級壁壘要打破、有性別歧視要跨越、有艱難險阻要克服……步步驚心處處坎坷,一個不小心,就是萬丈深淵再難爬起。好在這條路上始終有人前赴後繼,那些或勵志或溫情的故事都告訴我們,水晶鞋不是一個傳說。

趙麗穎的粉絲,曾為鞋碼不足34的她專程定製過一雙水晶鞋。收到禮物的她淚盈於睫,不僅因為鞋子的精緻華麗,更因為她的一路奮進得到了肯定。這個出身鄉野的女孩,終於穿上水晶鞋,活成自己最想要的模樣。

嫁進霍家成為豪門媳婦時,郭晶晶說,他是豪門,我還是冠軍呢。豪門很多,冠軍可沒幾個。滿滿的自信和自豪,絲毫不被自己的普通出身所累。

聽過許多故事,見過許多人,我發現那些如願以償穿着水晶鞋走到遠方去的女孩,都有個共同點,那就是相信自己,依靠自己。

就像蔣欣為《歡樂頌》唱的那支插曲:晚禮服水晶鞋,不是天堂。只有你能救贖,自己的夢想。

可事實上,真的不是每個灰姑娘走能走到燈火輝煌處。大多數女孩,是終其一生默默無聞,將平凡普通進行到底。

但那又怎樣?只要人生總體是前進的向上的,灰姑娘就走出了自己的彷徨和憂傷。重要的是,她能夠救贖自己的人生與夢想。

水晶鞋或許只是一個象徵,它代表着你的不妥協不認命,它說明你在一天天往更好的未來去,它預示着某些東西的從無到有,比如金錢、能力、才華和地位。

換句話說,無非是把自己變成公主乃至女王。畢竟,這是個童話已不再的時代。

王子,再也看不上灰姑娘。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