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起前幾天家裡打來電話,母親說大咪太臭了,要往鄉下送。

大咪是一隻長毛田園貓。
去年五月份在微博上抽中一個貓爬架,促使我下定決心要養貓。聽說朋友親戚家的土貓咪下了一窩,就問他要了一隻。他說兩隻好養,就抓一送一了。


“贈送”的這隻小貓從小看上去就笨笨的、臟兮兮的。兩個月大的時候還不會洗臉,不會舔毛,脖子一圈的毛經常打好幾個結。於是我就把她脖子上一圈毛全剪掉了。禿脖子持續了幾個月,天天觀察二咪如何洗臉,也學會梳毛,禿脖子也逐漸重新長出毛來,顏色也越發的土了起來,明明是兄妹,一個是長毛,一個是短毛,二咪是狸花,大咪,唔…說不上是什麼模樣,脊背、四肢包括肉墊都是黑色,身體是灰黑漸變,脖子到腹部是灰白漸變。尾巴灰黑漸變,很是蓬鬆的一截。耳朵里的毛外翻,特別酷的樣子。顏值很高,但架不住這身犀利的毛色太跌份。


這樣一隻從小就毛髮糾結,眼屎吧擦的小土貓,住着三層別墅,吃的幾十塊一斤的貓糧,餵了一冬天魚鰓,最近還吃着百十塊一斤的牛肉乾,硬是讓我養的油光水滑,最後那張饞貓嘴讓我知道什麼叫自食其果。都是慣出來的。

大咪從小就是個紙老虎脾氣,剛住到貓爬架里,就很警惕,誰要是偷窺他們,她就發出細小的威脅聲,還會呲牙。我跟她在家的時候發現,樓道里一有動靜她就不安的來回踱步,邊走邊在喉嚨里咆哮。家裡有客人來,也會迅速藏到沙發後面、窗帘後面,支棱着耳朵聽陌生人說話,就是不敢見人。耳朵跟雷達一樣,轉着接收信號。

大概因為今年冬天做了絕育手術,帶她去寵物醫院的經歷不太愉快,弄的她越發緊張兮兮。以前還敢越獄,現在家門都不敢踏出半步。一有風吹草動就如驚弓之鳥蹭的連滾帶爬鑽進沙發底下。長大了,再瞧她用力鑽進去,再用力爬出來的模樣,實在是搞笑。

二咪是去年冬天送回在鄉下的姥姥家,是個性格隨和的小公貓,在他面前撐了一個袋子,自己就鑽進去,輕鬆捕獲。大咪卻怎麼也抓不住,彷彿知道自己要被抓走,感覺動靜不對,立刻鑽沙發底下,誰也奈何不了。平日在家裡自己玩,感覺有不懷好意的氛圍立馬就鑽進她的別墅里去。

最近一家人很忙,逮捕大咪行動也擱置了。晚上回家的路上都在想大咪在籠子里好久了,沒有按時喂貓糧肯定餓了。走進樓道里,就能聽見大咪在屋裡嗷嗷叫,她聽得出我們一家回來的動靜。

進屋之後第一件事,就是把她從籠子里放出來,之後就會在你腳邊各種打滾翻肚皮求摸摸,仰着頭睜着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睛喵嗚喵嗚的求投食,夜裡四肢不着地的到處玩跑酷,滑倒摔一跤爬起來繼續。

雖然看起來沒有狗有靈性,貓貓看上去充滿了童真,任何一個小東西,小垃圾都會引起他的好奇,用爪子刨,用鼻子嗅,用身體蹭,都是是她感知外界的友好方式。


喜歡側卧在我的枕頭上

五月份還沒開始熱,她就爬在地板上找涼涼了

今天早上她在別墅里的傑作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