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間何物催人老,半是雞聲半馬蹄。

一轉眼,我在「得到」開設說書節目已經1年多了,陸陸續續也和大家聊了大幾十本書。

這一年裡,一邊創業,一邊說書,經過反覆打磨,基本實現了在不影響工作的前提下,每周和大家解讀一本書。得益於「得到」APP用戶的支持,我獲得了很多人的鼓勵和积極反饋;同時,也聽到一些不同的聲音。

有不同的聲音是好事,人們可以從別人的角度再審視自己。不過,在我聽到的各種觀點中,有兩個觀點很有意思:

(1) 書要自己讀原版,聽人說書就像嚼別人嚼過的口香糖,有什麼用?

(2)「得到」這種碎片化學習就是一個偽命題,知識必須是成體系、有深度才可以。

我不知道你是怎麼看這兩個問題的。對於我,這個一直研究如何學習的人而言,我覺得可以單獨從學習的角度上,聊一聊對這兩個問題的看法。

(1)書要自己讀原版,聽人說書就像吃別人嚼過的口香糖,有什麼用?

“讀書要讀原版”這個觀點,總體上我是認同的,否則我就不會一年買幾百本紙質版書了。

不過,這個命題成立,與聽別人解讀書是否有用,是兩碼事。這就好比你說:人活着要吃飯,這個觀點是成立的,但不代表吃水果或者喝湯,甚至一段時間的節食就是錯的。

這個觀點里,最能迷惑人的是:讀別人解讀的書,就像吃別人嚼過的口香糖。乍一聽,這個觀點有道理。可是,按照這個邏輯:上學時你聽老師講課,是不是嚼他的口香糖?你學習領導給你傳授的工作經驗,是不是嚼他的口香糖?難道,老師教的、領導傳授的知識,就沒用嗎?

顯然不是。

其實,這個問題的關鍵在於:二手知識的價值。

此前,「得到」對說書人有一個要求,不是要“講述”知識,而是“轉述”。比起講述,轉述會更有場景感、代入感,也更能讓知識和我們的生活結合起來。

這是由人們使用音頻知識產品的場景特點決定的——我們在等公交時,在地鐵上,或者在打掃家務時聽音頻,需要的就是這種面對面聊天的感覺。

誠然,轉述人受到自己的經驗和認知方式的影響,在轉述時必然會通過篩選信息,強化或弱化某些觀點,這會與原版一手知識有所出入。但我們不能僅僅因為“轉述說書”有這個特點(還未必一定是壞事),就否定他的價值。

事實上,作為一個通過「得到」學習知識的用戶,我甚至可以列出一個使用“每天聽本書”這一產品的方法清單,比如:

1、「得到」從來沒有說過你只需要聽書就可以了,不用讀原版書。聽人解讀書和自己讀原版書,是兩種學習方法,他們應該同時存在,互相促進。

2、聽書能夠成為輔助我們讀原版書的好工具。我會將聽書的內容與讀過的相關書籍觀點進行對比,加深我對知識的理解。

比如,前幾天“每天聽本書”年卡會員里VIP贈送節目中有一期是脫不花親自解讀書:《關鍵時刻》。聽這本書的時候,就讓我對“二八法則”和“現場的力量”等知識在公司管理方面的應用有了更多的思考。

3、我還會把“每天聽本書”節目作為加強版的豆瓣書評來用,幫助我篩選書籍。比如《菊與刀》這本書,我十多年前就知道它的大名了,可是一直沒排在我想讀的書單前列。結果前幾天聽了少文老師的說書解讀之後,立刻下單買了一本原版。這就是通過聽別人解讀,給自己做判斷提供參考。

4、我還把“每天聽本書”作為自己複習知識的工具。對於一些以前讀過的好書,我也會再聽說書作者的解讀。一方面是溫故知新,另一方面,也是想看看別人是怎麼解讀這本書的,我和他的理解有何異同?

5、“每天聽本書”還能作為我快速了解和入門某一領域的利器。比如,我想要了解”知識管理”領域的內容,只要在「得到」APP里搜索一下,就能出來很多本同一主題的書。


利用零碎時間聽完這些書,很快就能幫你在這個領域里建立一個知識的輪廓。而且,「得到」App還在不斷優化和強化節目的標籤功能,以後找某一個主題的內容,利用標籤也可以快速查詢到……

類似這樣的清單,我還能列出很多條。
不過,我這裏想說的不是“每天聽本書”的具體用法,而是上面提到的這些價值,都是利用跑步時間、上下班路上的時間就可以實現的。這是我們在利用大塊時間讀原版書之外獲得的額外收益。你能說它沒用嗎?

而且,進一步講,有些領域的書籍,如果不是聽書這種便捷的方式,可能我們一輩子也不會碰;而有些簡單實用的知識,確實不需要看原版書,在聽書之後就能立刻用到工作生活里。你能說聽書沒用嗎?

所以,開頭這個論斷的類比是不對的。聽別人說書不是吃別人嚼過的口香糖,而更像是在進入一個大知識樂園前,你邊走邊看的一份精美導覽圖,讓你提前了解園區的精華,幫你判斷是否要到某個主題的知識樂園深入遊玩。

聽書,不能替代讀所有的原版書,但是能幫你更好地去讀書。

(2)「得到」這種碎片化學習就是一個偽命題,知識必須是成體系,有深度才可以

我在《好好學習》一書中提到,學習是要構建自己的知識網絡體系的,而且還要建立起鋼筋混凝土的堅實骨架。所以,一個人是否能夠做到高效學習和他有沒有一個合理的知識體系密切相關。

碎片化學習能不能建立起一個知識體系?答案是:很難。

但是,這個問題就好比你問蒼蠅拍能不能拍死狗熊一樣,就算答案是不能,你也不能因此就說蒼蠅拍沒用。

其實,對於大多數人而言,問題根本不是碎片化時間能否建立知識體系,而是大家不知道怎麼建立自己的知識體系。(這也是我《好好學習》這本書試圖解決的一個問題。)如果你掌握了建立知識體系的方法,碎片化學習的方式也能幫助你建立知識體系。

因為建立知識體系這件事情靠的是 “結硬寨,打呆仗”,是你看書、聽音頻功夫之外的功夫。

你有沒有過花1周的時間讀10本書,弄明白1個問題?
你有沒有死磕一個概念,證明它、證否它、類比其他概念,試圖用它解釋生活里的各種現象?
如果你沒有做過這樣的事情,無論你是否進行碎片化學習,都建立不起知識體系。

相反,如果你能夠用這種“結硬寨,打呆仗”的方式來學習,那碎片化學習中獲得的新概念、新案例和啟發,不就能很好地融入到你的知識大廈裏面嗎?這不是對你知識體系的建立和豐富大有裨益的事情嗎?

有人說,碎片化學習就是緩解知識焦慮但不解決實際問題的偽命題。其實,這個問題歸根到底還是提問的人不知道怎麼學習導致的。

《紅樓夢》里秦可卿的房間掛着的那副對聯早已說明問題:“世事洞明皆學問,人情練達即文章”。如果生活中瑣碎、人情往來這麼碎片化的知識在曹雪芹看來都是獲得學問的來源,那我們今天的碎片化知識又有何不可?
生活處處皆學問,難的是掌握方法,做到“洞明”和“練達”。

再退一步講,即使我們掌握了建立知識體系的方法,我們也會發現生活中存在着很多零碎時間,不能進行完整深入的思考。

比起在無所事事的等待中度過這些時間,我們去了解那些經過精選的高質量信息,給自己帶來啟發和觸動,甚至可能打開一個新領域的大門,難道不是一件很好的事情嗎?

所以,對於還沒有掌握建立知識體系方法的人而言,碎片化學習可能起到的作用是更新你在一個點上的認識。而隨着你在各個點上的知識逐步增加和豐富,你也越來越有可能發現和建立知識之間的聯繫。

對於有能力構建並擁有自己知識體系的人而言,碎片化的學習是最大化他零碎時間學習效用的工具,有時候聽到一個新觀點,和自己已有的知識體繫結合起來,就會觸發一系列的新變革。
所謂拈花摘恭弘=叶 恭弘可傷人,大概就是這個意思吧。

當然,我並不是說碎片化學習是萬能解藥,我只是說,碎片化學習有其適用的場景,而且這種場景隨着我們科技發展和工作效率的提高,會越來越普及。

這是一個你無法否定的現實。

上面這些內容就是我作為一個參与到「得到」內容生產的作者對這兩個問題的思考。

當然,每個人都可能因為“屁股決定腦袋”而做出錯誤判斷。我作為「得到」作者的觀點,也有可能受到激勵效應、敝帚自珍等心理效應影響,造成觀點里有偏見。
所以,我必須努力站在第三方的角度審視我的答案:如果我只是一個普通的用戶,那麼我還認同上述邏輯嗎?

我思考的答案是:認同。
只不過,這個答案有一個前提,那就是 “高水平的內容質量”。如果我付費買到的是質量平平的內容,還不如自己百度搜索一下得來的東西,那我就不願意花時間花錢聽別人給我解讀,也不願意在零碎時間聽你的語音——我寧可聽一會音樂。

所以,上述邏輯成立的基礎在於——提供高質量的內容。你必須精選到足夠好的知識,幫我高效地節約時間,或者能夠開拓我的視野、提升我的品味,我才願意花時間和你在一起,我才覺得值。否則,我就不跟你玩。

簡言之:在我看來,對知識內容品質的追求和提升,才是「得到」這樣的產品能夠吸引用戶的關鍵。

而說到這一點,我過去一年在「得到」的親身經歷,讓我無比認可和敬佩這個團隊。「得到」團隊對內容質量追求之嚴,對服務用戶理解之深,讓我印象深刻。我就挑兩點來分享一下我的感受。

1.用手藝人的態度打磨知識產品

現在一說手藝人,都感覺有點雞湯了。但是,如果你參与過「得到」的知識內容生產,你就知道這背後意味着什麼。

前一段時間,「得到」“每天聽本書”的主編李睿睿和我聊起一個他的親身經歷。

有一天晚上,他在錄音棚工作到夜裡11點鐘準備下樓。結果出來的時候,聽見羅振宇老師在錄製第二天的8分鐘免費音頻節目。為了不打擾到羅老師,他就想等羅老師錄完之後再走。

結果他發現,羅老師為了讓錄音的語氣音調更合適而流暢,聽眾聽着更舒服,常常同一句要錄十幾次甚至幾十次,反覆打磨找感覺。結果一個8分鐘的音頻,快1個小時才錄完。

這個事情,給李睿睿很大觸動,讓他理解了什麼是用手藝人的態度打磨知識產品。

我在「得到」做說書節目的過程中,也深有感觸。

有一次,我錄完了一期說書音頻,覺得還不錯。結果負責我節目的主編筱穎聽了之後和我說:這個音頻23分鐘,能不能精簡成22分鐘,或者21分鐘,甚至20分鐘呢?我們要給用戶節約時間,要在盡可能少的時間里提供高質量的內容。

我聽了之後,頗有感慨。
很多人做知識付費產品,都愛“催肥”,把課程次數做多,內容時間做長,來显示自己“有料”。而「得到」卻讓我們“增肌去脂”——要知道做減法是最難的,這一點減過肥的人最清楚,沒有手藝人的態度,是做不出這樣的決定的。

2.不僅僅是商人,更有責任感和使命感

在之前跨年演講的時候,羅振宇老師說過:投資人給的壓力很大,要求不斷地快速增長。這也成了很多人懷疑羅輯思維是不是太商業化的理由。

關於這一點,羅振宇老師在他以前的視頻節目中,公開回應過,我也無意討論。我想說的是,作為一個熱衷於學習的用戶,我看到了「得到」做了很多不那麼商業化,但很有意義的事情。

比如,前一段時間「得到」千金買馬骨,花10萬元買了馬伯庸的一篇寫明朝稅負的文章;
又比如,「得到」說書會講《哈佛中國史》、《伯羅奔尼薩戰爭》這樣不容易暢銷的書籍;
還有,他們會製作“家庭背景聲”節目、重製美國總統演講、美國經典高校畢業典禮演講等等節目……

這些內容是一個只考慮商業化、着急變現的團隊不會想到的事情。這些內容說明了「得到」在堅持做那些真正有助於提升國民認知和視野、乃至提升審美能力和情操的事情,這是極其有意義和價值的事情。

你可能會辯駁說,「得到」做這些內容是做公關活動,或者為未來商業化埋下伏筆。這些都有可能,可是最有價值的商業活動,不就是能夠在推進文明進步的過程中還賺到錢嗎?這不應該是商業對這個世界最好的回饋嗎?
在之前跨年演講的時候,羅振宇老師說過:投資人給的壓力很大,要求不斷地快速增長。這也成了很多人懷疑羅輯思維是不是太商業化的理由。

【警告】說到這裏,這其實是一個價值觀問題。

總有些人,相信知識的力量,相信通過各種方式投資自己成長,是一個長期來看特別划算的事情。他們願意活到老,學到老,一生致力於把自己對這個世界的認知一點點向前推進。這,可能算得上是:一種脫離了低級趣味的人生了。

別笑,能做到這一點,真的不容易。所以,也就可以理解最近「得到」App開屏頁面換上的新內容:向終身學習者致敬。

向終身學習者致敬,也要向無數致力於傳播知識的人致敬。

除了無數科學家、學者在生產知識之外,還有像「得到」這樣的團隊在傳播知識。我很幸運,在過去的一年裡,能夠和「得到」的團隊一起合作,加入這個傳播知識的隊伍里。我也期望在未來的日子里,繼續打磨,提升自己的手藝。

說到從「得到」中獲得收穫,就不得不提「得到」是一個特別透明的團隊,他們經常會安排一些公開的活動分享經驗。我前面分享的這些內容,不及他們分享給大家的九牛一毛。

比如,在今天(5月18日)晚上8點30,「得到」就會舉辦“001號知識發布會”,不過現場票早已售罄,你如果沒買到,別著急,可以在深圳衛視優酷平台看到同步直播。


下面引用「得到」官方說法:

現場將發布「得到」App全新推出的十餘款知識產品和全部知識產品序列;

產品背後的多位知識生產者也將走到台前,分享產品背後的故事;

現場還將邀請到一位重量級嘉賓壓軸出場,分享對知識付費領域的前瞻思考;

此外,「得到」App“打造內容產品的全部心法”,也將在本次發布會現場“毫無保留地對外分享”。

「得到」團隊說:我們要讓這場發布會本身就成為一個有價值的內容。


最近有一個廣告語很流行,就用它做結束語吧:

這個世界正在悄悄犒賞那些會學習的人,也在悄悄懲罰那些不會學習的人。

這一次,向終身學習者致敬!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