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錄

上一章

47.

飛機緩緩降落在上海,可欣不去猜想凡森是否來接她,當她拖着箱子經過行李大廳往外走一出來已看到往裡張望的凡森。

兩人目光相遇,凡森喜出望外,盯着可欣的表情,一臉試探的笑。可欣肚子里的氣一下子全消了。她忍着笑,繼續繃著臉,冷冰冰。凡森突然從身後掏出一束紅玫瑰,呵呵笑地抱住她。可欣一下沒繃住,撲哧笑了出來。

凡森心思單純。雖是黃皮膚,文化里卻全是西式的。西式的愛情觀絕不會為了結婚而戀愛,但並不代表他們的愛情不嚴肅。他愛她,是真的,他對她好,也是真的。至於為什麼他說時間太短完全是西方的習慣,一般都同居幾年等雙方徹底了解了再結婚,甚至現在流行不結婚只合法化同居。從一個人的朋友往往更容易看出來一個人的品質。凡森的那些死黨基本上都如此,有着法國人的樂天和浪漫,都是正派的好人,對愛情很純潔,愛就是愛,不夾雜出身、物質、門第等太多的考慮。在這方面,甚至比現今的很多中國人更單純。

也許,是自己,太誇張了。

見可欣笑了,凡森放心了,更喜出望外,摟着她往外走。

本來設想了面對面談判未知的結局,此時一見面,可欣已知心中選擇。

凡森小心翼翼地問可欣回哪,可欣沒好氣地回答,“莘庄。”

凡森眼也不眨地,“好勒!”

浦東機場到莘庄是上海的最東面到上海的西南角。幸好夜晚走外環高架速度倒很快,40幾分鐘后就到了可欣父母的住處。可欣搶先掏了錢付了車費,拿了發票。她在經濟上不再想依賴凡森了。

到可欣父母家樓下時,可欣對凡森說,“太晚了,你不方便上去。”

這下逮住了凡森,他還以為今天可以跟着可欣回家呢。他剛想使出他慣用的嬉皮笑臉耍賴功夫,看可欣又回復冷冰冰的模樣,到嘴邊的話又咽下,只在可欣額頭上親了一下,強作大方地說,“好的,那我回去了。明天中午吃飯,好嗎?”

可欣還不罷休,繼續擺着架子,“明天再說。Byebye。”

可欣這下算解了點氣。凡森住的地方在市中心靠東邊,這等於他從市中心一小時去了上海最東邊接她,再從上海最東邊送可欣到了上海幾乎最西南,然後自己再被踢回到了上海東邊。這單車程一晚上就折騰了三個小時。可欣內心狂笑,得勝上樓。

父母還在等她回家。母親精神好些了,但是天轉冷后,長期的支氣管炎又開始犯了,咳嗽不斷。可欣又後悔自己因和凡森慪氣一個月沒回來看父母。

第二天一大早凡森就發來短信約可欣中午吃飯。既然昨天已復了仇,可欣不再好意思刁難他了,就答應了午飯。

午飯時,凡森跟她說了她的重要想法,“可欣,我考慮了你的建議,我打算買一個房子。”

這個想法驚着了可欣,心裏琢磨着,雖然這是以前她建議的,但那時是想着兩個人要有個窩安家,現在凡森的這個想法和她有沒有關係呢?

她“哦”了一下。凡森又說,“所以,我打算換一個公寓。你說得對,咱們倆住那麼大的公寓有點浪費。你經常出差,我也出差,我們換個小一點的公寓,租金可以省一些,然後可以省下點錢買房子。”

可欣想這真是大轉變啊。這個每天只顧吃好玩好開心好的凡森終於醒悟了,開始規劃生活,過日子了?

但現在既然買房這事和她不一定有關係,租房這事當然也是凡森個人的事情,她不應該發表意見。

她繼續不置可否地“嗯”了一聲。凡森見她沒什麼反應,倒納悶了。心想這不是她要的嗎?怎麼這會兒又不高興了?

凡森又問她,住在世紀公園好不好?茹清他們住在世紀公園,向他推薦的。凡森又說,可欣愛安靜,世紀公園那裡比較安靜,環境好。

可欣心想誰答應你搬回去了?自說自話。但心裏卻暗暗小女子的得意。

午飯後可欣無視凡森萬千留戀的眼神,堅定地回了自己家。周日按原計劃飛回,凡森問了她航班,又去浦東機場送她。可欣終於心軟了,進去前凡森擁抱她時,她也伸手抱住了他的腰。

項目上又來了一位分析師,有另一個項目開始。諮詢公司的收費是按人天,也就是按人頭計算在項目的天數,再乘以每個級別每人天的單價。項目里每多一個人,就意味着這個項目組的收入又多了一些。可欣心裏很佩服彼特,也不怎麼看他忙亂,卻看到項目組人越來越多。鄭翼說彼特和秦處及其老闆關係非常好,是他們的智囊團。所以,客戶有什麼新想法就主動找彼特,有時候和他們自己的下屬講了下屬聽不懂,就去和彼特講,請A公司去和下屬解釋再幫着貫徹執行。所以,S市稅務局的人對彼特和項目組特別尊敬,因為依賴着他們理解領導意圖跟上領導的步伐。

新來的分析師叫吳應瑋。這小孩,太注目了。一來了就張羅着跟酒店談package (條件),硬給項目組談來了每周免費洗三次衣服,還每天有餐廳折扣券。他每天中午組織大家吃飯,晚上帶着小夥伴們活動。項目組的生活條件一下改善很多。

他在技術諮詢部,卻對數據挖掘感興趣得很。來了得知可欣的項目,就天天圍着可欣問東問西。每次可欣和汪濤一進小會議室討論,只要他有空,就探進頭來,謙卑地問,他能不能旁聽學習?可欣還聽到他時常和汪濤探討一些建模方法什麼的。

現在整個項目組有十來號人了,每天中午晚上真是熱鬧之極。幾位分析師和顧問時常約了打個籃球,踢個足球的,可欣、玉梅、靈蘊到底是女生好靜一些,一般就早早回酒店歇了去或給家裡打電話,有時也會約了去個美甲,按摩什麼的。

項目里的第二高位的陳宏建這周可欣也得以見真容。宏建如一大哥哥般,罩着眾兄弟姐妹,有時也會展現一點和他憨厚外表不相符的“童真”。

他對接的是秦處下面的一位副處,一中年大姐。這位大姐似乎不太好搞,據說對彼特賣帳得很,但宏建卻和她不甚合拍。每每開完會回來宏建都灰頭土臉,在大家同情的注目禮下低着頭回到自己的座位。有時候宏建會站在辦公室中間滑稽地模仿大姐的話,“什麼是管理諮詢?你們從來沒幹過稅務,還來給我諮詢?”大姐是湖北人,宏建把大姐的湖北口音,表情和神氣模仿得惟妙惟肖,每每這時全場笑翻,然後就鬧哄哄敲詐宏建買奶茶給大家安慰他受傷的心。這個邏輯好像很不通,不過宏建往往憨厚地笑咪了眼答應,然後小席和吳應瑋就飛速去辦。這算宏建在時大家時常可享受的下午tea福利。

可欣覺得這個項目組的人風格與龔超藍青甚至姜鵬沈旭峰他們截然不同。不知這是不是因為兩個部門間的差別。她有次電話里和華平提到這個觀察時,華平問有什麼不同,可欣倒一時答不上來,想了會才說,“這個項目組的人更正直友愛,T公司那個項目里多狡黠。”

華平哈哈大笑。“你觀察倒很仔細。這也可能。政府事業部比較小,大家共患難,齊心協力。通訊和高科技部太大了,多爭鬥。”

可欣又說,“是不是和各個部門領導風格也相關啊?”

華平又被逗笑了,“你是說漢斯不如彼特正直嗎?”

這下可嚇死可欣了。她其實是想說既然上樑不正下樑歪,那麼下樑正是不是說明上樑人品好呢?這個上樑當然指的是彼特。沒想到這句話邏輯上有個大漏洞,被華平開了玩笑。她連忙說,“不不不,當然不是。我都沒和漢斯打過交道,哪敢說他。”

華平大概心情特好,又和她開玩笑,“哪有你不敢說的。我還沒見過誰比你更大膽。”

這句評語把可欣嚇了一跳,“真的嗎?華平,我很大膽嗎?什麼意思?我是不是說了很多不該說的話?”

華平忙安慰她,“不是,大膽好啊。你對我坦白,我也對你坦白。這比心裏有想法不說好。你在我這裏說什麼也比較安全,我會很客觀地評價事物。”

可欣這才放心,不過,心裏暗想,看來以後自己也要多長點情商,不要老是愣頭愣腦地給華平添堵了。也不要在華平以外的人隨意“大膽”了。

下一章

目錄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