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菊

被急霎雨聲喚醒,打開收音機薩克斯的聲音飄渺入耳,十分的舒心,卻似乎有些傷感。睡意已逝,乾脆直立窗旁細聽大雨“沙沙”的歡鬧,院子里已被大雨潑滿。雨一直下着,我也一直靠着窗沿,望着窗外。漸漸的,雨小了,風也住了。水流未能及時流出,院子已成一片汪洋,彷彿很大很大的鏡子。

這才想起要推開窗戶,一股冰冷的晨風迎面襲來,已經是秋天了。秋天的凄冷讓我打了一個寒顫。年少不經世的我,卻莫名的升騰起心煩意亂的惆悵。

就業無門,使得心裏很亂,便獨自一人來到小樹林。紛紛揚揚飄零的落恭弘=叶 恭弘抒寫着秋的蕭瑟,使得遍地鋪上了的金黃,一片疊壓着另一片。此時,雨小了,天空飄着細細雨絲,侵入身體感覺冰涼。

我低頭採摘着一束小小的野菊花,四周野菊花初放,只有這朵是綻放開咧的,四周遍布的野菊花還都擁着花蕾,似乎留戀夏的熱烈。

“大哥哥,你手上拿着的是野菊花嗎?能送給我嗎?”一個小小的男孩,站在離我不遠處。

“能!”我利索地把野菊花遞給了那個小男孩,“拿好。”

小男孩子欣喜地接過野菊花,可他並不是為了欣賞與把玩,卻猛然用力地一扯。花瓣頓時四散開去,撒落一地,卻有幾瓣小小的花瓣不依不撓地不肯逃脫小男孩手上的花柄。屹立着,彷彿堅貞不屈的戰士。小男孩畢竟還小,沒有那麼大的力道。他的臉上升起了一絲淡淡的愁雲,臉頰書滿了失望與憂傷。

小男孩子雙眼朝着來路的方向遠眺,眼神瞬間又回到了手上的花柄。盯着,死命地盯着。我心裏十分的詫異,這小孩挺怪,要這菊花就是為了毀掉它。

小男孩忽然轉過身來,眼裡彷彿有萬般的委屈,又似乎充滿着無限的期許,隨後,淚花順着臉頰滾滾而下。

“小傢伙,你怎麼把花扯掉了,這樣花兒也會和你一樣傷心的。”我關切地問他,用手輕輕撫拭着小男孩小小臉龐上的淚花。

“因為,我好想媽媽。”小男孩頓了一下,雙眼一直盯着手裡的野菊花花柄。“可是,媽媽不會來了,我好想媽媽。”

看着那撕扯野菊花任性的孩子,雖然我心裏有些不自在,但是孩子眼裡泛着的淚花,卻又讓我生不起氣,只好安慰着孩子。我盡量調節自己的語氣,盡量讓語言聽起來柔和些。

可小男孩卻傷心地直盯着野菊花花柄。望着只有幾瓣挺立着的殘花,視死如歸的殘花卻在山風中飄動着。

孩子告訴我,媽媽昨天出遠門了,要明天才回來,是爸爸說的。還說已經明天了媽媽還沒來。

看來孩子太小根本分不清今天、明天、後天,這些時間概念。孩子想念出遠門的母親是我們每個人小時候都會經歷的事。我抱起孩子,掃去一恭弘=叶 恭弘扯落在他身上的花瓣,親切地說:“媽媽明天會回來的!男子漢不哭的。”

孩子掛着淚痕的臉上浮起了淺淺的笑意!可是眼睛始終沒有離開那殘缺的花柄,幾片在風中搖曳的花瓣。

“媽媽,喜歡野菊花嗎?”

“爸爸說,媽媽去很遠的地方,明天就會回來。只要我能把花瓣都掰下來,媽媽就回來了。”小男孩嘴裏輕輕地說著,生怕媽媽知道他沒有把花瓣全掰掉似的。雙眼仍然盯着花瓣,好似要用眼睛把花瓣看掉了。

我心中一陣震顫,“媽媽去很遠的地方”這句經典的影視劇台詞,一下讓我明白了一切。一個小男孩想念自己的母親,在秋的寒意里,更讓人心升悲涼。

我與心不忍。“你是個小男子漢,等一等再試一次,一定可以把所有的花瓣都掰掉的。”

野菊花剛剛開放,完全開咧的很少。我跑遍了小樹林,終於在樹林邊上摘來了另一束野菊花,遞給小男孩時,我偷偷地用力在花盤上捏了一捏。

可小男孩卻不敢接,生怕還和從前一樣不能一次花瓣全掉。

“你是男子漢一定可以的,不信你再試一試。”我催勸着,遞上花。

小男孩還是不敢掰那手裡的野菊花,他還是害怕和以前許多次一樣。

“掰吧,只要你心裏念着媽媽,就一定可以做到的。”

小男孩緩緩地伸起了手,轉頭看看我,看我微笑着向他點點。他用力一扯。

花瓣就像脫開閘門的水流一般,急涌而出,在風的追逐下,四散開去。一下子全掉光了,一個野菊花花瓣也不剩。

“我成功了,我成功了⋯⋯明天媽媽要回來了⋯⋯明天媽媽要回來了。”看着小男孩那歡悅的神情,我心底無限的成就感,彷彿真幫這個小男孩找到了自己的媽媽一般。

“爸爸,我成功了⋯⋯”小男孩興奮地大喊,隨即跑出小樹林。

小男孩的母親因為搶救落水兒童自己體力不支⋯⋯小男孩天天吵着要見媽媽,孩子的父親便想出了這個辦法,雖然有點苯拙的方法來安慰孩子。沒想到孩子每天一早就到小樹林尋找開放的野菊,然後用力扯下,卻每每都是掃興而歸。

我望着滿山的野菊,看着前來道謝的父子背影。

一個孩子都可以將自己心中的想法賦於行動上,堅守着信念,承受着一次又一次的失敗。我為什麼不行?

我摘取一朵含苞待放的野菊用力一扯,花瓣四落,手裡只剩下光禿禿的花柄。

我快速返回,重新整理一遍我的求職簡歷,換上乾淨的白襯衫、黑西褲,面對鏡子梳理好頭髮。

經過一次又一次的面試失敗,我終於找到了一份適合我的工作。

現在我的辦公桌上,有個小玻璃瓶,裏面放着一支幹枯的野菊花柄。雖已乾癟許久,我卻一直放着,每天都要看看它。

每當遇到工作不順心的時候,我總會在心裏一遍遍地告誡自己“野菊花會給你帶來幸福的”。每當秋季到來時,我也會再去那開滿野菊花的小樹林⋯⋯

(一元小說寫作訓練營一一019孤獨一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