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深的疲倦。出去散心。

坐在公園的草坪上,看着孩子們,在身邊嬉戲玩耍。真是難得的幸福。孩子們,是人間的天使,造物的饋贈。看着他們,純真的笑容,率性的嬉鬧,還有什麼比這更寶貴,更治癒。她聽着歌,一首接一首,飲鴆止渴。

“你會當一個心情雜貨鋪的老闆娘,隨着心情賣着自己喜歡的東西。”

沙啞的民謠,每一句都擊中內心。後來,她開始寫作,隨着心情,寫着自己想說的故事。或許,很多時候,都只是自己的一廂情願。那些混合著,血與肉,淚與汗的文字,終究沒有等到,那一個真正讀懂的人。

深夜囈語,太過叨擾。自始至終,她終究是個自私任性的人。真誠勇敢,到底是一種智慧,還是最大的愚蠢?她一遍遍發問,卻沒有人能回答。生活越來越壓抑,她卻不想放棄。如果喪失自我,即便長命百歲,又有何樂趣?

“你說你最近愛上了旅行,我知道你也只是想逃避。”

一個人的路上,只是在找尋。她也終究,只是肉體凡胎,知苦也知累。外界的風雨,她都能咬牙面對,誓死力爭。但是,來自最親近人的猜忌,卻讓她身心俱疲。他們是唯一能傷她的人,最致命的軟肋。她沒有怨恨,只有無奈嘆息。

“玫瑰你在哪裡,你說你愛過的人,都已經離去。”

終於,她孑然一身。所謂的認真,所謂的珍惜,所謂的不辜負,到頭來都只是一場空。當她終於學會真誠勇敢,張開雙手,想要擁抱,卻只感受到風的聲音,穿過身體,悄然遠去。或許,至始至終,她還是用錯方法,執迷不悟。

“請你不要哭泣,我們都只剩一堆,用青春編織成的回憶。”

無聲的眼淚,一顆一顆往下掉。尋尋覓覓,兜兜轉轉,卻終於錯過星辰,又錯過陽光。當她終於歸來,卻發現早已失散,偌大的村落,只剩下她一個人。村屋敗落,籬牆倒塌,最初童稚的樂園,如今只付與斷壁殘垣。他們都走了。

深深的疲倦。深深,深深的疲倦。

他們的笑臉,又在眼前浮現。那麼真實,那麼親切,那麼溫柔。她知道,他們都給過她,最寶貴的真心。如今,卻終於失散在天涯海角,相逢無期。失去的,已經失去。過去的,無法忘記。或許,這就是真實而深刻的人生。

其實,她還是幸運的。畢竟,擁有過真正寶貴的時刻。這些記憶,雖然短暫,卻像是黑夜中的流星,照亮她無數迷茫的夜,給她帶來指引,以及希望。是他們的真心,讓她學會相信:原來,自己也值得被愛。

或許,這就足夠了。對他們的感激,對他們的懷念,或許就是好好珍惜自己,保護好他們深深愛的,這一個自己。未來的路上,即便是獨自一人,也要堅持前行,不放棄,不拋棄,不辜負,這一個真正的自己。

曾經的溫柔,是最治癒的葯。你們給過我的光,給過我的暖,給過我的愛,永生永世,無法忘懷。一個人的路上,如果覺得冷,覺得累,覺得迷茫,就會想起你們,想起那些曾經,然後就能重獲力量,繼續前行。

於是,我決定留下來。往日的村落,雖已破敗,但卻還可以修葺。我會用盡心血,植花種草,恢復它舊時的榮光。在這洶湧的人世間,我只想為你,守護住一個溫暖寧靜的故鄉。等你回來,卸下滿身風塵,我會為你奉上,一碗親手熬制的白粥。

還是,要走下去。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