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實說,我自己唯一的一次戀愛,遠距離,分手的時候,並沒有當面分。

同樣我身邊很多朋友跟我情況類似,有的是我一路見證本科四年戀愛,研究生以後大家以為會結婚,幸福一輩子的朋友,分手了,也並沒有當面分。

我是屬於比較乾脆的那種,分手一旦說出口,就再沒挽回餘地,甚至連所有的聯繫方式都會自覺斬斷,老死不相往來,或許最開始的一兩周,會夢中驚醒,會失眠,但最終會痊癒。

我的朋友們則是真正意義上的女生,她們會不舍,會回憶當初的美好,會爭取彼此之間最後一絲在一起的可能,會挽留,會哭泣,會心痛。

或多或少,沒有當面卻存在着一些共性。

兩個人的愛恨情仇,卻並不是兩個人之間解決,變味了。

分手,如果是當面分,勢必是當事人兩人,找一處僻靜的咖啡館,或者找一處安靜不被打擾的地方,然後提出分手。

事情的發生,發展,結束,通通在兩個人之間。

也許有人決絕,也許有人會痛苦,甚至會有人下跪祈求,或者有人會一杯咖啡潑向對方,亦或者有着耳光大戰……

不論是傷害,還是最後的結點,都是兩個人之間相互畫上句號。

而不是當面分,也許最後就不止是兩個人的事情了。

當初與前男友電話分手后,刪去了所有聯繫方式,而前男友輾轉通過我們彼此都認識的朋友,讓他進行調解,讓朋友來向我傳遞所有他的悔恨……

老實說,現在我都覺得很對不起那位朋友,感覺明明是兩人之間的事情,卻莫名其妙把他牽扯進來。

我自己也有這樣的經歷,舍友的男友電話提出分手,不再接她的電話,回短信,微信QQ拉黑,完全聯繫不上,最後舍友只有向我求助,用我的手機聯繫她的前男友,哭泣,認錯,一個好好的女孩子,卻把自己折磨的不成人形。

而且,讓我這位外人看到了她這一幕。我不知道這樣好不好,但我相信,那個時候她更願意兩人能夠彼此面對面的談分手,不論是耳光,亦或是擁抱,最後都能接受。

後來的時間里,偶爾遇到這位女生朋友試探性的提問“他,現在過的怎樣?”

也許,兩個人當初能夠當面分手,會不會放手的更加決絕,會不會讓自己不再留戀。

愛情是兩個人的事兒,怎麼可以一個人說了算。


分手

志玲姐姐的這句話,讓我從這位看似柔弱女子身上看到的堅韌之處。

曾經我們中,有那麼多自以為是的單方面提出分手,電話,微信……一句“分手”甩給對方,對於被分手的人,因為沒有當面分,會有更多希望,也許能夠挽回;同樣,提出分手的那個人,也會因為當初自以為是的分手,因為強制性的讓對方接受這個結果,甚至會在將來的某一天想,他(她)現在過的怎樣呢?沒有我以後會不會過的很不好?相反,也許心裏會有絲絲的癢。

沒有當面說的“分手”,犹如遊戲一場。朋友小A和男友本科相識,畢業后小A選擇讀研,男友考上公務員,在讀研究生的時候,常常會因為一些事情沒辦法溝通到,或者各種各樣的猜忌和誤會而分分合合,因為遠距離,因為彼此之間的分手,最多不過拉黑,電話進入黑名單……如此這般循環往複,每一次沒有當面說的分手,犹如遊戲一般,兩人像躲貓貓一樣,一個猜,一個藏,筋疲力盡。

最後的慘淡收場,彼此依舊是那麼不甘,因為兩人在戀愛這場遊戲里,似乎都是失敗者。

與其如此相互折磨,小A在很久以後告訴我,當時的自己,因為他沒有當面分手,總覺得還有希望,總覺得每一次說的分手都不是真的,也許,真正當面分手的時候,兩個人的事情,是兩個人共同說了算,她大概也不會這樣戀戀不舍和自我糾結了吧~!

分手就像闌尾手術,疼一時,安心一世;不忍做手術,疼一輩子。

蟲爺說“所有導致你分手的原因,都是阻止你分手時好好說話的理由”,可是蟲爺,當這些理由沒有當面說的時候,沒有給我們下那麼一劑猛葯的時候,我們如何能好好放手?

我不知道什麼分手的場景是最好的,兩個曾經彼此那麼相愛的人,要形同陌路分道揚鑣,場面也許尷尬,也許難堪,也許無話可說,也許慘淡收場,也許……

可是,“人生必須處處錐心,方得真心”,兩人之間的感情,相處,回憶,當相愛時是美好的維繫,而當分手時,卻變成枷鎖,韁繩,牢牢的捆綁住彼此,如果沒有這當面的分手,沒有彼此用剪刀去生生剪斷彼此的牽絆,當兩人越走越遠,大約也會被韁繩勒到喘不過氣,勒到無力繼續往前走。

那,分手時,我們兩人彼此用手術刀,好好割斷這一條已經打上死結沒辦法讓我們繼續前進的紐帶吧。


也許我們分手時,會落到在手機里打下了一行“難道我們就這樣了嗎?”,最後卻又一個字一個字刪了沒發出去的狀況。

也許我們很多時候就那樣無言的消失在彼此的生活里;

也許我們再也沒有重逢的機會

……

可是,就那樣分手,沒有當面說,在將來的某一天,你能捫心自問,能無愧無悔,能毫無遺憾嗎?

當你白髮蒼蒼,也許會摸着當時你們的照片,很抱歉的自言自語“要是,我當初能當面與你分手,我是不是還能有勇氣看着你的背影說再見?”

《紅樓夢》中,痴痴傻傻的賈寶玉被人哄去成親,而那廂林妹妹香消玉殞,寶玉日後來這瀟湘館,如何悔恨,如何想念,林妹妹你為何就從未入我夢中啊~林妹妹也痛,臨了臨了,還是那麼痛,我知道你待我真心,可我寧願你當面往我心裏插上一刀,也比我在那裡聽丫鬟婆子嚼舌根,捕風捉影,來得痛快啊。

《步步驚心》里,為何我們每次看最後一集的時候那麼傷那麼痛,大概是因為我們好好開始,卻沒有好好結束啊。若曦和四爺明明相愛,卻因為各種原因分開,分手時若曦出城也未曾得見四爺,四爺心心念念,放不下忘不了,派人實時監視彙報,看吧,最後還是因為各種誤會,而未曾得見若曦最後一面。

分手,我們當面說好不好,即使依舊相愛,可是分手,我們當面說出來,別留誤會,別留情面,猜忌,憎恨,甚至疑惑,即使你惡言相向,我也願意被那一句句凌遲的刀,剜掉心頭瘡痍滿布的傷口。


不知道大家是否還記得《非誠勿擾》中有個很特別的場景,當一場盛大的儀式舉辦后,我們以為只是平常的結婚典禮,看到馬車,看到婚紗,看到騎士,看到蛋糕,看到那麼多美好的場景,可最後,我們發現居然是一場離婚典禮。

這個橋段讓我當時有點想笑,笑過之後,就是無盡的沉默。

“我們想象分手是一場盛大的閉幕儀式上面的煙花表演,可是不是,分手是所有的煙花散去后,無盡的冷漠和空洞。”

可是,連這一場分手的閉幕儀式你都不給我,讓我怎能好好分手,好好割捨,好好遺忘。


離婚典禮

《非誠勿擾》中姚晨和孫紅雷作為一對離婚夫妻,給自己舉辦了一個盛大的離婚典禮,讓彼此的親友做見證,給了自己一個分手儀式。

這個儀式,是個節點,是兩個人最後的告別,也是兩個人從此開始新生活的一個開幕式。

當面分手,當面見證彼此新的開始,不也是告訴自己,該放下了,是時候放下了嗎?


分手

奇葩說聊過很多關於情感類的題目,像是要不要刪去前任的照片,要不要恢復失憶的另一半的記憶等,很多時候我們說要刪,是為了與前任做一個切割,我們不要恢復,也是為了讓另一個與過去做一個告別……

“我們就是沒有勇氣的人,但凡我們還有一絲一毫的勇氣,我們能不能把他用來在一起,而不是花在分開上”,可是親愛的,當我們用盡了那最後一絲勇氣依然沒辦法在一起,依然是分手而告終,我們能不能好好說再見?這周的“生活的暴擊”要不要感激,無論是感激,亦或是不感激,他們都曾經歷過,經歷過之後還能繼續向前走,還能繼續着自己的生活,都是因為自己選擇了繼續;而,我們的生活要不要繼續?分手後會不會要重新開始自己的生活?也要,那為什麼不給自己一個好好說再見的機會呢?重新開始今後未知的生活,難道這需要的勇氣會比分手時說再見還要多,還要難嗎?

當我們有始有終,我們會放下;當我們有始無終,我們會挂念,大約得不到的始終是最好。最近看《魚羊野史》里聊林徽因,徐志摩,金岳霖,梁思成之間的情感,滿滿都是這幾個字“放不下啊!”,林徽因放不下徐志摩,那塊墜機的殘片放在卧室里;金岳霖放不下,追隨林梁夫婦,一直在旁邊修着房子住,當了一輩子鄰居。

我們會羡慕這裏面一段段的愛情,可是我們都是俗人,哪裡來的那麼多放不下,哪裡來的那麼多忘不了,哪裡來的那麼多停滯不前的情感和生活?

對於我來說,生活大概很難,但是懷揣着放不下,沒有好好當面說再見的生活,更難。

分手,大約是心碎或者心死,這個瞬間,有點像是參加某個親朋好友的告別式,而與這個人分手,大約是他在心裏已經成為過去,而參加告別式的我們,都會想一定要見他最後一面,告訴他我們會好好的生活,告訴他讓他放心,告訴他不要再牽挂,彼此的告別,就是讓彼此不要再牽挂。

我們,即使已經耗盡那最後一絲勇氣,能不能,稍微堅持一下,當面參加彼此的分手“告別式”。

(作者:星雨小妖童鞋)

參与“綜藝咖”專題活動,盡在:《搞事情:綜藝打卡show,坐等大咖秀!》


往期“奇葩”相關文:

奇葩說:住什麼養老院,我還想把你當孩子養呢

我之蜜糖,彼之砒霜:麻煩,不要隨便給予;也無須輕易接受

選擇“苟且”,或“詩和遠方”,生活都能繼續

奇葩對對碰:不一樣的選擇,不一樣的煙火

親愛的,你這樣笑,不累嗎?

奇葩大會:不管別人是否認可,我們都想被了解

奇葩大會:沒有人會一潭死水,沒有人會沉默閉嘴

奇葩大會:讓獨一無二的自己見識百樣人生

玩兒狼人殺,理智與情感的一場博弈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