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九歲的夏木跟着老爸走在被夕陽染成金色的鄉間小路上,路兩旁是成片稀落低垂的參差不齊的苞米杆子。

正值初秋,苞米棒子還嫩着,隨着爺倆的腳步聲,身旁撲愣愣驚起了幾隻野鳥,掠過遠處的稻田,向夜空中倉措地飛去。

夏良低頭走在前面,獨自想着心事,這可怎麼辦呢?媳婦兒英子天天要去鎮上擺攤賣燒烤,孩子馬上開學了,自己也要去工地掙錢,總得有個人在家照顧孩子吧。

這女人,偏要跟自己較勁兒,非要去干什麼地攤兒燒烤,一個女人家成天半夜在外面擺攤,能行么?多讓人不放心啊!

父子倆都不吱聲,吭哧吭哧走了二十來分鐘,此時夜色更濃了,他們終於來到了鎮上最熱鬧的街口。遠遠地,就看見有幾家地攤燒烤,點着夜燈,不時有人影在燈下來回走動。

夏良一眼就望見英子坐在一盞燈下,正專註地往一堆烤好的肉串上面灑着各種裝在廢易拉罐里的調料,不時招呼着往來的客人們。

身邊搭起的燒烤棚子里,有兩桌客人邊嘮嗑邊吃着烤串兒,棚里棚外煙霧繚繞,傳來的一縷縷燒烤的味道有些嗆嗓子。

英子也挺能幹哩,夏良想着,不禁輕咳了一聲,正在忙活的英子聽到熟悉的聲音,才猛然覺察,抬起頭來看到他們父子倆。

“來啦,孩子作業寫完了么?”

“嗯,剛剛看着他做了挺多,就差一篇作文了,讓他拿過來寫,今晚上生意還行么?”

“嗯,挺好的,總比在家坐着強呀,我這才幹了四五天,就有回頭客捧場了。兒子,去旁邊那小桌子那兒坐着寫作文,一會兒等媽媽不忙了給你烤幾個腸吃。”

夏木聽話地搬弄個小板凳去角落裡的小桌旁坐下,又從口袋裡掏出作文本和筆,趴在桌子上寫了起來:我的理想…

英子把烤好的幾串香螺和肉串兒放到一個套了薄塑料袋的餐盤上,讓夏木送到了客人桌上,回頭又繼續翻烤着烤爐上的肉串兒,動作雖不算做熟練,但極其認真。

-2-

“夏良,你這次回來多呆些日子吧,要不咱不走了,你就幫我弄這燒烤攤吧,現在是燒烤旺季,我一個人確實也忙不過來,再說,這也不是一個人乾的活兒阿。”夏良沒有吱聲。

“你去省城打工雖然掙得多些,可家裡啥你也顧不上,在外面開銷也大,吃的用的住的,都得錢不是?俗話說吃肥走瘦,咱不如回來在家門口乾點兒啥,和我一起照顧老小的。眼瞅着夏木大了呢。”

英子抬頭望瞭望蹲在爐子對面的丈夫,夏良輕輕轉動着爐上的烤串兒,仍然沒有作聲。

“哎,老闆娘,再來一把牛肉串兒,三串雞心,兩串小餅,慢火嫩點烤,少放點鹽!”

“好哩!”英子爽快地答應着,又朝棚里冰箱努了努嘴,夏良趕忙去冰箱拿了把肉。

“英子,這把是牛肉串嗎?”

“對對,拿過來吧,再拿點餐巾紙放2號桌子上!”

英子拿過夏良遞過來的一把肉串兒,放在爐架中間,烤爐架上躥起幾朵紅色的火苗,英子眯了眯眼睛,燈光照射下,英子的頭髮上落滿了隨火苗濃煙往上躥起的細細碎碎的辣椒粉末和十三香。








“媽,我也想吃烤肉串!”夏木不知道什麼時候湊到了英子旁邊,邊擺弄着紙殼箱里用過的竹籤邊嘟囔着。

“等會兒不忙了媽給你烤啊,別著急,兒子!作文寫完了么?”

“快寫完了。”夏木努着嘴嗅着空氣中烤串兒的香味兒,無奈地吞了口唾液。

“你就給兒子先烤幾串兒唄,沒看見孩子都饞了么?”

夏良自顧自拽開冰箱又拿出一把肉串兒和兩個火腿腸,想了想,又抽出去幾串兒放回冰箱里,把剩下的肉串兒擺放在爐子最旁邊,英子瞪了他一眼。

“老闆,算算多少錢!”一個桌邊的幾個客人站起身來準備算賬了。

“哦哦,吃好了啊,好哩!馬上給你們算算。”

英子拿起放在旁邊的記賬本本,用筆打着勾勾算了起來。

“肉串兩把,香螺四串,蘑菇一把,豆腐皮兒一把,繭蛹四串兒,豬腰子兩串…十塊錢,十五,十八,…五十三塊錢,還有三瓶啤酒…六十二,就給我六十塊錢吧,”

“慢走哈。”英子殷勤地說。

“夏良,去把桌子收拾收拾,一會兒別又來客人了。”夏良跑去收拾桌子。

“來,兒子,你的肉串兒和火腿腸烤好了,去旁邊坐着慢慢吃昂,別燙着。”

夏木端着餐盤在角落裡用小手擼起了肉串兒,“媽,你烤的肉串兒真好吃,以後我天天吃。”夏木邊吃邊滿足地嚷着。

“瞅瞅你那一臉吃相。”夏良和英子被兒子逗樂了。

-3-

夜深了,街上的行人越來越少,燒烤攤上沒了客人。

英子和夏良收拾好桌上雜亂的盤碗筷子,掃了掃地,英子直起身來活動活動酸痛的腰,一家三口便圍坐在小小的烤爐子旁,英子把腰包里的錢拿出來整理好,沾着唾沫開始數了起來…

此時此刻,是一家人一天中獨享的歡樂時光。

“哇,夏良,你猜我們今天賣了多少錢?”英子興奮地對夏良咧着嘴笑。

“多少錢?”

“三百四十塊錢哩!可比我在服裝廠掙的多多了,真好!”

“賣那麼多?嘿嘿,媳婦兒,還別說,你真是做買賣的料,烤的味道也好。”

“去你的,兒子,一定要好好學習,以後掙大錢過好日子。”

“嗯。”夏木的眼睛困得快睜不開了,他揉了揉眼睛,下意識地應和着媽媽常說的這句話。

“兒子,那你長大了想干什麼啊?”

“我也想開燒烤店。”

“什麼?為什麼要開燒烤店 ?”

“因為可以天天吃燒烤呀。”

“瞅你那點兒出息,就知道吃,吃!兒子,咱長大了要做個不出大力用腦瓜子掙錢的人,別象爸爸媽媽這樣沒有文化,只能靠出大力掙錢。你一定把書念好,拚命也要考個好大學,記住媽的話沒?”

“記住了,媽!”夏木似懂非懂地點了點頭。

英子忽然想起了什麼,她從桌子里掏出來一本書,“對了,媽今天讓你小姨給你捎了本書,你沒事就看看。”

夏木接了過去,是本《唐詩三百首》。

“小姨讓你两天背會一首詩。”夏木的小姨是名老師。

“春眠不覺曉 ,處處聞啼鳥 。夜來風雨聲 ,花落知多少……”夏木半耷拉着眼皮小聲念起來。

夜已深,夏木終於睡在了夏良的懷裡,手裡的《唐詩三百首》掉落在地上,夏良小心翼翼地揀起來,輕輕彈了彈沾在上面的泥塵。

英子拿過桌子上孩子寫完的作文,作文的題目是《我的理想》。

“我叫夏木,是一名三年級的學生,我的理想是好好讀書,快點長大,以後考上大學,掙很多很多錢,讓我的爸爸不再去離家很遠的地方打工,媽媽也不用天天那麼辛苦……”

英子讀到這兒,看了看夏良,正好夏良也在看着她,他的眼睛里有亮晶晶的東西在閃爍。

“英子,我想好了,不出去打工了,明天我去工地把帳算算,回來幫你一起照顧燒烤攤,孩子一天天大了,這幾天我也看了,你一個人又是家又是燒烤的也不行。”

“嗯,終於等到你這句話了夏良,一家三口在一起,不管掙多掙少,咱們開心啊!”

烤爐里的火苗映着夏良和英子的臉,他們的臉上寫滿了紅彤彤的希望。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