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的琅琊山可謂是人山人海,熱鬧非凡。要說為什麼,當然是又到了琅琊閣一年一度出榜的日子。不過今年的琅琊榜排名可不是像往常那樣直接出榜,而是廣發琅琊令,邀請武林各路豪傑來琅琊台上爭榜。

但這榜也不是什麼人都可以爭的,比如高手榜就要先闖過少林十八銅人陣、書劍當湖十二仙劍陣、知北清虛羅生陣等任意一個大陣才能獲得爭榜資格。所以,來這的人大多都是來湊熱鬧長見識的。

陸忍就是其中之一,此刻他有點恍惚。就在剛才,一個自稱羅憂的紅衣男子來向他問路,說是不知道紅袖榜在哪,開什麼玩笑?身為一個男人怎麼能連紅袖榜在哪都不知道?然而,就在他準備把通往紅袖榜的四大路線和三十八條小路都一一說給他聽的時候,又有一個人出現了,那人二話不說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將羅憂給綁了,對他道了聲謝后扛着羅憂就往美男榜那跑。

羅憂:“教主!放開我!我不管!我要去爭那紅袖榜(っ>Д<)っ!”

袁月明:“小羅啊,你就給我們留點臉吧,紅袖榜那有沅抒她們就夠了。乖,等這次事了我給你放個長假…”

陸忍:“……”

次日,天還沒亮,琅琊台那的路口就被大大小小的盤口給堵了,什麼林楓勝文蒼十賠三、什麼庄九夫人勝袁月明七賠二,甚至連哪個掌門得第一都賭。陸忍沒有急着去下注,而是準備先去比武規則那看看,還沒走近就隱隱聽到了一些聲音

“……荒謬至極!”

“琅琊…兒戲!?”

當陸忍擠到規則板那的時候,對於此次比武的規則他也已經差不多都了解了,雖然他很不願意相信,但那規則兩個大字下面清清楚楚寫着的正與他聽來的一般無二:此次比武,不比武功,猜拳定勝負!

辰時,一位身着琅琊閣服飾的男子走上擂台,對眾人抱拳后說道:“在下琅琊閣冷世炎,想必諸位英豪對此次比武規則大有疑惑,且聽在下為諸位解釋。自古以來,每次比武大會雖說點到即止,但難免有人收不住手從而將對方打殘或打死。以至於花去了主辦方一大筆的撫恤金和補償費,是以為了減少不必要的傷亡,此次比武我們採用猜拳這一方式來進行比試。猜拳是考驗了一個人對自身手部肌肉的控制力度和在一瞬間的反應速度以及對事物的觀察深度,這樣三位一體的比斗方法,相信諸位只要細心思考一番便可得知這其中的玄妙。所以,話不多說,此次琅琊高手榜爭榜現在開始!”

話音剛落,數十道人影陸續飛掠上台,按照之前就已經排好的號碼找上各自的對手。

流沙林楓對殺盟文蒼,書劍派庄九夫人對魔教袁月明,長生教周寒舟對知北樓凌歌,風雪樓連城三少對青衣樓安思晉,礪劍山莊曹大貴對唐門唐阿寶,將軍伊澤對流沙玉紅衣

陸忍已經去盤口下好了注,他押的是袁月明勝庄九夫人,雖然賺不到多少,但勝在把握十足。就在他回到原位時,大比也正式開始了,只見台上那些人的手在一瞬間都化成了一團煙霧。

真是太快了,陸忍輕輕咽下一口唾沫,隨即側耳傾聽旁邊那幾人的談話。

“怎麼來爭榜的人基本都是男的,就那玉紅衣一位女子?”

“據說今年為了防止一人佔據多榜的現象發生,每個人只能競爭一個榜。所以,除了這位玉姑娘以外,其他女子應該都去爭那紅袖榜了吧。”

“噢,原來如此。快看,那白馬將軍伊澤好像要支持不住了,都可以隱約看清他的手了!看!停了!他出的是……石頭!玉姐是布!哈!玉姐贏了!玉姐威武!”

隨着伊澤的落敗,其他人也陸續結束了比斗,這句贏的人分別是那流沙的林楓、魔教的袁月明、長生教的周寒舟、青衣樓的安晉思、唐門的唐阿寶和流沙的玉紅衣。

半晌,又是一番“激斗”過去,台上只剩下袁月明、林楓和唐阿寶三人。此次袁月明輪空,林楓對戰唐阿寶,這一戰不可謂不驚險,一個江湖第一快劍,一個暗器宗師,二人僵持了近半個時辰后,唐阿寶才終於受不住,噴出一口血敗下陣來。

待林楓休息了片刻,此時已到了晌午,天空沒有一朵雲彩,太陽直愣愣得照在二人身上。

比斗開始了,二人先是如平常一樣慢慢的划拳,然後兩手變化越來越快越來越快,最終化作兩團煙霧。半個時辰過去了,林楓的眼角開始溢出鮮血,但他卻眨也不眨一下,反觀袁月明依舊是那一副風輕雲淡的模樣。

又過了半個時辰,雙方都已經七竅流血,但手上的動作依然沒有停止的跡象。而就在這時,一隻鳥從二人頭上飛過,在飛過林楓的同時,一個咳哼落了下來,正好落在他那伸出的掌心中,同一時刻袁月明也停了,是一個正要變成剪刀的布。

“還要不要繼續?”

“我輸了…”

是時,袁月明以毫釐之差險勝林楓,位居琅琊高手榜第一位!

與此同時,美男榜爭榜處,羅憂被綁在擂台上的一個柱子上,與其他幾位爭榜的人一起被眾多姑娘圍住。

他聲嘶力竭的喊着:

“我說過了!頭髮真的只是用山泉水洗的!沒騙你們……T_T”

“……真的!沒用皂角!這皮膚怎麼保養的我真不知道!天生就是這樣的!拜託幫個忙把繩子解開行不行?”

“啊!我的天宮巧!……我的唐雙格!”

“啊!那裡不行!…混蛋!我看到你了!把我錢袋還給我!啊,大哥我錯了,給我留點!別走!…別走!我的錢啊( १д१)”

琅琊令之風雲突變

武俠專題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