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於網絡

前一段時間和老友相見,她經常翻看我的博客,打趣我說自從談了戀愛,十篇文章有八篇都會提到劉大人,真是“膩的慌”。

這句話的潛台詞經常可以理解為,自從談了戀愛,我便沒了自我,生活中全圍繞一個他人而活,這可是很危險的事情

不過我想朋友完全沒有這層意思,她只是單純地覺得我生活中的素材本就不多,如今戀愛,怎麼越來越單調。

“我的生活還是和以前一樣啊,除了讀書就是跑步,沒點別的。我也不想寫他,只是暫時實在沒有其他新鮮的事物了。”

一方面出於此,另一方面,作為一個24歲才初戀的女生而言,之前自然累積了不少感情理論和悲慘的經驗教訓,如今和一個活生生的人實踐愛情,也算是理論派和實踐派有鬥爭有交融,想來別有一番趣味。

活到24歲才經歷初戀,我這個人多少有點兒理想主義,這一點不好也不壞,曾阻礙着我追求愛情,也指引着我往單身至死的路上一路飛奔,結果我才到中途,就被劉大人給攔下了。

自然,也別以為我有多幸運,你可知27歲都沒有初戀過的劉大人比我更理想主義,更單純地可怕。

比如,我有時候忍不住對劉大人感慨說,我們兩個人真是天涯淪落人,這麼大年紀才有機會好好談一次戀愛,想來真是可憐。這時候劉大人總會一本正經且異常嚴肅地反駁我:你怎麼能這樣想呢?其實我們非常很幸運,因為遇到了彼此,這才是真的愛情!以後不能再說這樣的話!

一開始,我總想反駁幾句,可劉大人必然用他那篤定的眼神讓我閉嘴。好吧,這可讓我說些什麼才好呢。於是相對而言,在很多人眼中單純到無知的我,在劉大人眼中就變成了放蕩不羈且玩世不恭的問題少女。

我也曾竭力避免和27歲連個前任都沒有的男生有關係,心心念念一眼就能看穿我的小心思的“老手”,弔詭的是,偏偏是我和劉大人相遇了。不過,我們開始的這一段關係是福是禍,真的只有待時間來檢驗了。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