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參加#青春不一YOUNG#徵稿活動,本人承諾,文章內容為原創,且未在其他平台發表過。

我的家鄉在沙縣的一個小山村,那裡有一座炮樓。這座炮樓就位於山村中央,北臨山邊,南貼着稻田。炮樓呈方形,三層高,以前山村裡的民房多是平房,因此炮樓在眾多的民房中犹如鶴立雞群地存在。炮樓所在地的小地名叫“樓上”,這小地名也許是因這三層高炮樓有樓上樓下之分而起此名。

因炮樓離我家只有600米,深深地吸引着我。小時候經常溜進去玩,所以和它有着親密的接觸。

小時候聽長輩們講,這炮樓建於清末至民國年間,那時社會動蕩,連年戰亂,兵匪橫行,民不聊生。我們村莊又地處山壠里,更是常遭土匪搶劫,被兵匪燒殺、搶奪等禍害百姓的事情接連發生。村民為求自保,村裡有錢人家和各大族姓氏便自發籌資請民工及師傅建造了六七座炮樓。

炮樓牆用黃土、石灰夯的實實的,牆底寬約2米多,底層僅開一個拱形門,用硬雜木做門,外包鐵皮。層與層之間用木頭梯子連接,梯子窄而陡,每層的四周設有瞭望孔和里寬外窄的射擊孔。遇到兵匪來犯,村民可躲進炮樓避難,並可用土槍從射擊孔開槍防衛。功能、造法與閩西的土樓有些相似,但炮樓規模小,一般也不住人,就是一個防禦工事的碉堡,而土樓則是一座龐大的城堡。

炮樓作為防禦工事,應對土匪的土槍土炮還能抵擋。但在裝備精良的國民黨兵匪面前,甭提有還手之力,連防守招架之功都沒有,村民們所遭受的兵禍還是不可避免的。在民國年間的一次國民黨兵匪闖入中,兇殘的兵匪不僅搶糧食、牲畜,還慘無人寰地把村莊的民房燒了24座,並大開殺戒,屠殺中,5戶人家慘遭滅門,其中最小的一個罹難男童年僅13歲。村裡的六七座炮樓在多次的槍林彈雨中不斷損毀,最後僅存下一座。


飽受蹂躪的村民人心惶惶,無法安生,幾個有點見識的村民有的跑到福州等地打苦工討生活,過着顛沛流離,妻離子散的日子。

村民們盼星星盼月亮,終於在1934年盼來了救星紅軍。彭德懷總指揮率領紅三軍團進軍家鄉,消滅負隅頑抗的國民黨軍,攻佔了縣城,成立了19個蘇維埃革命委員會後,清剿土匪,家鄉的形勢才安定穩定下來。

村民們興高采烈地把紅三軍團的部分紅軍迎進村莊,打開炮樓,把紅軍請進炮樓里歇腳、住宿。紅軍在我們村莊安營紮寨期間,語言不通是件麻煩的事,連村裡唯一的秀才也不會講普通話,好在秀才會寫,因此村民和紅軍官兵的溝通就靠秀才的紙筆寫字交談。

據村裡還有一位健在的老大娘魏文姬說,她牢牢地記得紅軍戰士雖然個個年輕,但對老百姓卻很和氣,從不打罵老百姓,還經常幫助老百姓幹活。紅軍都統一戴着五角星的軍帽,衣服卻沒辦法統一,都穿和普通老百姓一樣的便衣。當時,有一位紅軍小戰士童心未泯,看到炮樓邊上有頑童在鞦韆架上盪鞦韆,也爬上去盪,結果不小心摔了一大屁股,引得大家鬨堂大笑。

紅軍的到來,激發了年輕男村民參軍救國的熱情,村裡不少人年輕人踴躍報名參加游擊隊,在閩西北司令員林志群(化名馬剛毅)帶領下,與殘餘反撲的國民黨反動派做殊死的鬥爭,家鄉的紅土地上灑下革命先烈的鮮血。

新中國成立后,國泰民安,炮樓軍事功能無從發揮,只好靜靜地矗立在村莊里,默默地注視這一方勞動人民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六十年代末,轟轟烈烈的文化大革命開始,炮樓又熱鬧起來了。它迎進了一批響應偉大領袖毛主席的號召遠道而來的上山下鄉知識青年。

到我們村莊接受貧下中農再教育的是黎美華和她的同學們。這一年,黎美華才17歲,剛從縣一中高中畢業。與其說畢業,不如說解散更確切。因為文化大革命后,學校的教學已經停止,不少同學參加紅衛兵去了,學校鬧哄哄的,好學的黎美華被迫中斷了學習。

黎美華出身在一個普通工人家庭,是兄弟姐妹中的老大,家庭條件在縣城裡算是中上水平。她的皮膚白皙,勻稱的身材凹凸有致,性子熱情而爽朗,從小學一路學習成績優異。到了初中,就成了眾多男生的女神。

高中的時候,班上坐在後排的王大亮對她的表露最明顯了,不僅在下課時常常直勾勾地瞪着她看,有一次還大膽向她遞了紙條,把她搞得面紅耳赤的,心裏雖對不學無術的他沒一絲好感,但又不好罵他。只好以後見到王大亮時低着頭走路,盡量地避開他那雙熱辣辣的眼睛。

要不是取消了高考,此時的黎美華已坐在理想的大學校園課堂里,靜靜地聆聽教授的講課呢。

告別親友來村莊時,黎美華他們除了帶上生活必備用品,還帶上課本和文學書籍。三層的炮樓正好隔成男女區域。夏天,黎美華他們白天頂着灼灼烈日,在田間辛勤耕耘,收工后立即讀書。夜晚一邊枕着蛙聲,一邊與飛舞的蚊蟲不停地作鬥爭。冬天,他們白天迎着飛霜冰風,在山間埋頭勞作,閑暇之餘手不釋卷。夜裡一邊聽着呼呼嘯聲的北風,一邊與上躥下跳的跳蚤不停地撕打。


黎美華他們的理想信念並沒有因眼前的城鄉之間條件巨大落差而頹廢消沉過,而是與鄉親們吃着同樣的飯菜,在野外乾著同樣的活。她學着鄉親們擼起袖子,挽起褲腿,雙腳深深地扎進土地里,嘴巴朝着雙手吐口沫,一次次地掄起鋤頭,向著大地有力地挖去。

她第一次走田埂的時候,戰戰兢兢,幾次搖搖晃晃,差點跌倒,引得鄉親們哈哈大笑。但很快,她就可以肩負重擔在田埂上健步行走了。

在田間地頭勞動休息的片刻時間,黎美華也沒閑着,她給鄉親們講科學故事,教大夥們認簡單的字。

黎美華和夥伴們在這裏與天斗、與地斗,古老的炮樓記憶下了他們的青春歲月,也見證了他們的深厚友誼。就在他們回城后的不久,國家恢復了高考。已在炮樓里下了功夫的黎美華,在工作之餘再加以複習功課,終於考上了心儀的大學,畢業后,被分配在省里工作。

從炮樓里飛出去的黎美華他們,在工作中,他們像在鄉村勞動時一樣的拚命。一步一個腳印地走,單位的同事和領導對他們個個刮目相看。很快,他們都成為了業務能手,後來當然得到了重用。

當黎美華這批上山下鄉的知青們撤離炮樓時,改革開放了,國家鼓勵农民搞副業致富。頭腦活絡的村民利用炮樓避光隔離、遮風擋雨等優勢,種植蘑菇、香菇等食用菌先富了起來,並帶動了村民致富的积極性,炮樓又為农民增加收入發揮了重要的作用。

此時已上小學的我,時常和小夥伴們在假期里,趁種食用菌的鄉親不備,偷偷地溜進炮樓里玩。我們模仿《小兵張嘎》電影情節玩打戰,把炮樓當成司令部的碉堡,大夥爭相扮演嘎子和八路軍,偽軍和日本鬼子這些壞人總是沒人愛演,得通過抓鬮、摔跤比賽等決出勝負后,由輸的一方小夥伴們來演這些壞蛋,他們表演時個個垂頭喪氣,那個年代,哪個孩子願意演壞人吶!

炮樓里留下了我們童年的稚嫩足跡和天真無邪的歡樂笑聲。一晃幾十年過去,當年意氣風發的黎美華他們也陸續退休,我這昔日的小屁孩也已步入了狗日的中年。務農的小夥伴們也早已不種田,他們在全國各地開小吃、做小生意,先後過上了小康生活。

炮樓邊上的平房也發生了翻天覆地的新變化,在新農村建設和美麗鄉村建設的規劃和推動下,蓋起了許多新的高大鋼筋水泥樓房。幸運的是,炮樓在這熱火朝天的新農村建設中仍然被完好地保存了下來。

最近,村民們看到飽受磨難的炮樓牆體日漸剝落,頂漏門腐,它再也經不起多久的風吹日蝕,採取有效措施保護炮樓已經刻不容緩了,可他們又手足無措,僅憑着一腔熱情來保護炮樓。身處天南地北的他們拉起了一個微信群,每天在微信群里熱烈地討論着保護事宜,但始終找不出直接有效的辦法。

當年在炮樓里度過如歌歲月的黎美華他們,帶上愛人和孩子,多次前往村莊探訪鄉親和炮樓,他們深情地對家人說,我們的村莊就是他們的第二故鄉,炮樓就是他們的第二個家,鄉親們就是他們的親人。

黎美華還特別說起了炮樓,她說炮樓不僅記錄和見證了他們火熱的青春,更是他們當年堅持理想信念不動搖的力量之源。在炮樓的那段時間,他們總會談論起千瘡百孔的那個年代,英勇的村民們拿起鳥銃與快槍大炮作不屈抗爭的往事,總會想起曾經也在炮樓住過的紅軍,為了解救廣大勞苦人民浴血奮戰的英勇畫面,這些往事,讓他們充滿了力量。

於是,年近花甲的黎美華和知青夥伴們熱心地為村民們出謀獻策,並一起奔走呼籲保護為庇護村民和革命事業起過重要作用的炮樓。這些行動也引起了有關部門有識之士的注意,已有文史人員深入村莊進行實地調查摸底,這些都是很好的開端吧。

家鄉新的一座座高樓不斷拔起,昔日不值錢的農村土地如今也很昂貴。但這座炮樓還依然存在,這是家鄉的大好事。

不僅僅要讓家鄉這座歷經滄桑的炮樓早日煥發出新的光彩,永久地為後入講述過去那段不堪的苦難經歷和不可磨滅的紅色歲月,其他有價值的文物也要好好地保護起來。它們是我們的精神寶庫和力量源泉。


http://upload-images.jianshu.io/upload_images/5596670-e823b1089d14a21b.png?imageMogr2/auto-orient/strip%7CimageView2/2/w/1240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