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發現微信有一個小秘密。

如果你發現平常不怎麼聊天的人,你一換頭像對方立馬發現,那麼這個人應該就是暗戀你。

畢竟,頭像又不會推送消息提醒,TA怎麼就能知道得這麼快呢?

所以,大家發現了嗎,在喜歡我們的人眼中,頭像的出境率真的好高啊!

不僅如此,在普通朋友眼中,頭像也是他們觀察我們的窗口。

之前賓夕法尼亞大學的研究員用角色評估軟件對66000名推特用戶的個人資料進行了評估,並對434人進行了心理調查,發現頭像反映出的信息超出我們的想象。

研究員說,用貓做頭像,是在傳達:我的性格像貓,孤單、高傲、溫柔。

用背影或者半張臉做頭像,是在傳達:我是不是很有意境?酷不酷?

用男神和女神的美照,是在傳達:這是我喜歡的類型!

用瓊瑤阿姨系列劇照等表情包,是在傳達:我很有趣!

用性冷淡風或非中老人年卻用系統默認頭像,是在傳達:我很高冷,我很戀舊。

更換一個頭像並不需要多長的時間,卻值得你好好花一番心思。

因為頭像的每一個細節都在清楚地告訴別人,你是一個什麼樣的人。

社會心理學告訴我們,人們會根據最先得到的信息對他人作出判斷。

而在現代社會,如果不是當面認識,大家最先得到的信息,就是頭像。

朋友小雯最近被一個很帥的男生在追,但她卻始終愛理不搭。

我看過那個男生的頭像,是他自己拿着手機對着鏡子自拍的健身照,八塊腹肌令人面紅心跳,但他身後凌亂的背景卻讓人頓時掃了興緻。

臭襪子扔在地上,床上的被子扭曲地捲成一團,垃圾桶里堆滿了泡麵盒……

於是每次他找小雯聊天,小雯一看到左上角的頭像,都會自動開始腦補他骯髒的床單和堆積成山的臭襪子,只想趕緊把對話框刪掉。

小雯說:“我花了兩個小時的時間來打扮自己,不是為了去赴一場對方甚至可能出門前都沒有刷牙的約會。”

觀察頭像的人,眼中處處是細節,個個是偵探。


每天都有很多人在微信上發消息,我也因此看了千奇百怪的頭像。

比如有一個廁所的自拍頭像,鏡面模糊有水垢,臉上的痘痘閃閃發亮。他問我:“小妹你吃了嗎?”我當時默默放下了筷子。

還有一個網吧攝像頭的自拍頭像,慘白的燈光,拉風的耳麥,模糊的像素以及45°角的仰拍完美地記錄著油膩的頭髮和沒有吃完的泡麵。

他問:“小妹,怎麼才能在一周之內迅速脫單?”我想反問他:“怎麼找到願意在網吧吃着泡麵和你約會的女生?”

這些人可能還不明白一個最簡單的道理:新認識的朋友,對方一定會看我們的頭像照片,而且很有可能在很長一段時間內,他腦海里我們的形象就是我們的頭像。

爺爺奶奶那個年代的人把照片看得特別重要,他們會把朋友精心拍攝的照片壓在桌子玻璃板下。

在漫長的歲月中,照片中的形象就是他們記憶中的那個人。

而我們的頭像就是壓在玻璃板下的那張照片。

所以,聰明的做法是盡量把自己最好的面容展現在頭像上,頭像中的自己服裝要整潔,髮型要精心,背景要乾淨。

頭像里藏着我們的生活,頭像外連着我們的愛人。


《射鵰英雄傳》中,河邊相遇,黃蓉用笑容牢牢拴住了郭靖的心。小說中是這樣描述的:

郭靖猛吃一驚,轉過頭來,只見那少女笑靨生春,衣襟在風中輕輕飄動。郭靖如痴似夢,雙手揉了揉眼睛。那少女笑道:“怎麼?不認識我啦?”郭靖聽她聲音,依稀便是黃蓉模樣,但一個骯髒襤褸的男叫化,怎麼會忽然變成一個仙女,真是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

黃蓉是多聰明的姑娘,明白木訥如郭靖,也無法抵擋微笑的魅力。

莎莎相親對象的頭像就是自己的照片,平頭,一臉嚴肅。

“和他聊天就感覺在被頭像盯着,有時想開個玩笑,看着他的頭像竟打不出字來。”

連談笑都做不到,還怎麼談愛呢?

有些情話,配合著頭像看竟像個笑話;有些情愫,看到頭像之後就變成了毒素。


頭像不僅僅是給自己看的。

如果只考慮個人的喜好,很有可能會給朋友們帶來冒犯的感覺。

用翻白眼的頭像,可能只是因為好玩,但和你聊天的朋友也許覺得在被嘲笑;

用空白頭像空白昵稱來隱身,可能只是因為神秘,但是聊天的人卻覺得自己被當成了傻逼。

還有號稱史上最坑的“逼死強迫症”頭像,把頭像P上紅點,偽裝成有未讀消息,騙朋友不斷點擊。

陳學冬就因為換上這樣的頭像被朋友吐槽了半個小時。

只有關心我們的人才會注意我們的未讀消息啊,為什麼要玩弄這份真心呢?

這些行為,愚弄了別人,其實也拉低了自己。


有人說,頭像是我自己的,我想用哪張就哪張,處心積慮地為了討好別人而換頭像,這不是太累了嗎?

但現實就是,生活節奏那麼快,誰會認真分析你糟糕的頭像後面閃閃發光的靈魂呢?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