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圈裡炸開了鍋,談論的主題是“畢業十年”,聚會腫么辦?我在群里潜水了很久,一直默默看着大家的發言,突然我被點名了,莫名的恐慌起來。

我是突然冒出來回答,還是繼續沉默,我糾結了很久,看着消息一條蓋過一條,大家討論的熱情被其他話題轉移,我才長長的舒了一口氣。

因為畢業這麼多年,我回頭看看自己走過的路才發現,我是比平常還普通,比普通還悲催的角色,學校里曾經坐看風雲,成績風光,可是擱在社會上,完全沒有了作用。

記得畢業選的第一份工作,還是光鮮亮麗,但是因為對公司一些事情看不慣,各種負面情緒纏繞,後來演變成每天上班的第一件事,在筆記本上做記號,看寫了多少個“正”,一天一筆畫。

這樣的日子持續了不知道多久,突然有一天爆發了大結局,事情是一個部門的月末聚餐,領導在同事的簇擁下來到了一家韓國烤肉店,端上來的清酒和桌子上的烤肉自成一派,國外領導十分開心。

領導們第一次和部下一起吃飯,可能為了展現親民,他竟然親手為我卷了一份烤肉,對肥肉過敏的我猶豫着攤開手,他微笑着看着我,希望我吃掉,我幾度覺得喉嚨被堵住,然後顫離抖着跑到外面吐出了我吞下去的東西,第二天,科長找到我,無關痛癢的提醒我工作要有工作的樣子,再之後,我覺得我融不進這個工作圈子,何必去費力迎合,我華麗的走了,甚至還沒有找下一個單位。

我在外面漂泊了很久,我去面試的每一家單位,都會直接問我第一份工作為什麼沒有做下去,我黯然,我回答的不合老闆們的心意,繼續在一個陌生的城市孤獨的走着。

直到我口袋裡的錢花的快見底了,我才意識到,我要先活着,我不敢打電話回家要錢,我覺得很丟人,我一邊騙着父母,我生活很好,工作也不錯的時候 ,我降低了要求,去做了一份打雜的工作。

第二份工作,讓我見識了收入和付出極端的不成比例,我看到一個辦公室的人都閑的長出花來,而我要屁顛屁顛的去做各種事情,我抹了一把汗,做了三個月,我覺得這些可憐的工作夠我生活一段時間了,我竟然再一次走開了。

有了一段時間的社會磨練,我知道自己是沒有方向的,正是沒有規劃,所以我的人生走了很多彎路,我意識到自己性格中的問題后,我開始正視那些缺點,繼續找工作。

但是現實是露骨的,你規劃的再好,抵不過單位連門都不讓我進,我知道我缺少太多他們需要的東西,我站在一條臭水溝前,把所有的喜怒哀樂都拋到水裡,因為我要重新面對自己。

我不得不降低要求,只要有基本的五險一金,工資高低沒有關係,和我的專業是否相關沒有關係,只要讓我有內心安定就可以,我已經漂累了。

在我幾乎要放棄的時候,一個五六流的企業收留了我,我拿着合同的時候,頭還是蒙圈的,最後我決定將自己放在這裏。

既然決定留下,就要好好表現,我開始認真工作,上司開始對我和善起來,覺得我的工作能力很強,我不知道這是不是讓我繼續努力的蘿蔔,我還是一如既往的做表格,寫報告,跑腿,簡直就是一個大雜家,可是我必須麻木我自己,一麻醉就是五年,直到剛剛我看到朋友圈裡幾百條信息,我才知道,我的人生就是一個跳蚤的人生。

忙完工作,還是在刷各種工作機會,只是一直沒有接到面試通知,我像一個待命的跳蚤,等到着下一個窩。

同學們有的都混的好的不像話,而我還在底層拚命奔波,我想跳蚤一定有跳蚤的悲哀所在,我寫這個文的目的是給還沒有走上這條路的朋友們一個反面教材,如果不走,那就堅決不要上這條路。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