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微信再次改版,上線了“看一看”、“搜一搜”這麼兩個功能,而整個行業又是一片唱好,認為微信又找到了全新的增長點之類之類。

但是作為一個普通用戶,卻對這次更新感到失望,微信正在變得越來越不酷,當年搖一搖、語音發送、公眾號、微信紅包等等所帶來的新鮮感,震撼感,再也不復存在,取而代之的功能則是市面上已經成熟的產品,毫無新意可言,而此前往往能獲得用戶一片掌聲的微信,也自小程序上線以來,第一次開始有了用戶反彈的情緒。


例如上圖,則是來自坊間對於此次微信更新的戲虐,而微信遭遇到用戶層面的嘲笑,如果沒記錯的話也是有史以來第一次。

張小龍曾經在發布會上一本正經說好的“好的工具應該讓用戶用完就走”的承諾,也被“看一看”這一信息流功能否定,在產品體驗至上的理想主義也最終讓位於商業利益,其終於也變成了一款不放用戶走的產品。

但另一方面來看,放棄這種堅守背後,則是整個互聯網對於騰訊的壓力,3000億美金估值之後,各方機構也都在對騰訊未來的成長性提出新的要求,進入價值重審階段,而騰訊也急於立即交出答卷。

微信與QQ的增長空間雙雙進入瓶頸期

在此次騰訊Q1財報显示,本季度月活躍微信用戶數同比增長23%至9.38億,而去年同期這一数字是39%。另外QQ月活躍用戶數達到8.61億,但卻第一次出現了負增長的情況,同比去年下降了2%,相比於微信,QQ的這個數據是極為危險的,我放到後面去說。

因此,在3000億美金的價值重估階段,騰訊的兩大支柱產品卻出現了增長放緩以及下滑的情況,這無論如何對於騰訊來說都不是好消息,而微信也必須再次講出全新的故事。

微信正四處樹敵,但也許押錯未來

所以我們看到,此前毫無用戶需求的小程序,卻在最近兩個月頻瘋狂推送更新,而這也與微信向來的冷靜克制不慌不忙的作風相違背,再到成立獨立搜索部門,都不像是經過深思熟慮后的謀而後動,而是有一種匆忙追趕的狀態。


以上這張圖,也是來自坊間的調侃,雖然表述有些問題,但是卻真實說明了,騰訊又一次進入四處樹敵的狀態。

小程序、搜一搜、看一看,這樣的功能上線,真正的對手是以下這些。

百度、搜狗:微信成立獨立搜索部門,對抗百度可以理解,但是連自己投資的搜狗也一起對抗,這對於搜狗來說絕對不是什麼好消息。如果以後QQ瀏覽器等等產品的默認搜索換成微信,那對於搜狗來說災難可想而知。而對於搜狗來說,由於微信的封閉,其技術能力再強,也無法實現被賦能。

蘋果:此前蘋果要求微信關閉IOS微信打賞其實只是一個警告,而其做小程序是在做一個操作系統,蘋果自然很頭疼。

新美大:小程序中“附近的小程序”功能,已經可以實現各種O2O功能,直接劍指新美大,而新美大也是騰訊自己投資的,關係極為微妙。另外新美大自己也拿下了牌照,對微信支付也當仁不讓。

淘寶、京東:小程序中,各種電商功能也已開發。在文章中加入小程序,以及“附近的小程序”也在劍指淘寶。當然自己投資的京東,也可以算是被害者名單了。

頭條:“看一看”功能正式開始對抗頭條,而頭條跟京東的關係卻特別好。

微信進入增長放緩階段,其實也意味着其要進入到“守城”階段,只有建立起牢固的用戶使用習慣,用戶才不會發生遷移。但是微信這種四處樹敵的方式,多少有點當年3Q大戰之前騰訊的味道,彼時的騰訊憑藉QQ的渠道能力,從視頻、音樂、下載、瀏覽器、安全領域,全面碾壓各路諸侯,置之死地,並最終在3Q爆發之時,引發全互聯網對騰訊的討伐。

早年的微信似乎放棄了這種橫掃天下的想法,但現在看微信的狀態,似乎又回來了。微信正在從那個移動時代,曾經為整個行業樹立正確價值觀的領導者,變成了商業利益驅動的追隨者。

微信確實很努力的在提升用戶停留時間,但是我認為方向有問題,這些所有功能都是在解決效率的問題,但是對於騰訊來說,真正的威脅不是效率類產品,而是來自社交本身的威脅,用雷軍的名言來說,這是戰術的勤奮掩蓋戰略的懶惰。

同為社交,微博陌陌等UGC短視頻全面崛起

最近短視頻領域各路玩家風生水起,對面微博發布Q1財報,利潤暴漲561%,這一切都歸功於直播與短視頻而其此次也宣布要回顧UGC短視頻社交,用“微博故事”對標instagram的Stories短視頻閱后即焚,後者僅僅上線了9個月,就據了instagram的40%日活,增速極為恐怖。

火山短視頻據傳花費2000萬的高價挖走快手第一紅人MC天佑,頭條宣布對短視頻直接砸下10億。另外最近頭條孵化的抖音短視頻也備受媒體關注。阿里建立大魚號砸出10億,將土豆做成UGC短視頻社交。快手雖然拿到了騰訊投資,但是獨立上市意願更強。而沒落的美拍也依然是短視頻這陣風口的受益者。而陌陌的“視頻社交”廣告,刷滿了地鐵、機場、公交、電梯等等鋪天蓋地。

這在這一波的混戰中,卻唯獨缺少騰訊的身影,此前的微信小視頻與微視折戟,要知道短視頻可是泛娛樂,而UGC短視頻社交,更有可能吸走年輕用戶,動搖騰訊根基。

這波短視頻影響的不是微信,我此前分析過,微信的熟人社交關係,天然不適合做短視頻社交。而這波短視頻威脅的是QQ,QQ抓的是年輕用戶,也是每一個尚未擁有手機號的年輕人標配,QQ也很早加入了“日跡”UGC短視頻功能,但從現在QQ與QQ空間雙重下滑的數據來看,“日跡”確實沒有做到成功抗衡,而另外QQ還有“看點”中的PGC短視頻內容,QQ空間中信息流中的PGC+UGC短視頻內容,三大模塊加起來,看來也同樣都沒有留住用戶,抗衡住各路對手。

UGC短視頻崛起,與微信無關,卻給QQ造成了危險的境況,而騰訊再無殺手級的短視頻社交產品,這樣一來其實這波短視頻威脅的是整個騰訊。因此或許騰訊也轉而將壓力全部傳給了微信,讓其背負上更大KPI考核,這一波的“小程序”,“看一看”,“搜一搜”即使得罪任何人,甚至自身投資的公司也在所不惜了。

微信這一波的橫掃四方,與此前QQ的橫掃四方不同,後者是求盈利,而這次多少有些求生的味道。

面臨文化變遷的挑戰,才是騰訊危機所在

如果關注社交比價多,就會發現一個比較特殊的現象,像中國、日本、韓國等地區,都是封閉式的社交打敗了開放式社交,在日本封閉的line月活直接碾壓twitter和Facebook,韓國的kaokaotalk同樣如此, 在中國封閉的微信和QQ的月活高於微博。而在歐美國家,則正好相反,是開放平台整體碾壓封閉平台。

其他國家不去作分析,至少這三個國家,在文化上有着相同的特性,即羞恥於表達的文化,不敢彰顯自我,任何特立獨行的彰顯往往容易受到來自集體的打壓,所以日本會有宅文化,二次元,小清新這類文化,這不是鼓勵自我實現的文化,日本也很少有強調英雄主義的電影。韓國的審美都是一個標準,整容盛行,並且韓國的歐巴男明星似乎沒有性慾,流行禁慾風,不像歐美很多肌肉發達的男明星,一看就性慾很旺盛,有很強的攻擊性。中國的教育向來是打擊批評為主,不尊重個性發展而強調服從紀律安排,我就不多說了。


我們的文化是不鼓勵表達自己真正的需求的,而是要求整齊一致,因此對於這些國家來說,一定是先有通訊錄,再有朋友圈,line、微信、QQ都是這樣的產品,line的朋友圈在首頁欄位置,其表達文化比我們強一些,而我們的朋友圈是需要進行兩次點擊才能夠進入,摺疊的非常深,朋友圈要和其他功能並列在一起,似乎也在提醒我們,我們彷彿不是來進行自我表達的,而是隨意點開了某個工具功能而已。而在我們退出朋友圈之後,會發現朋友圈又消失了,彷彿自己剛剛沒有發表過任何看法一樣,只是進入到了某個樹洞再安全的退出一樣。而微信對比QQ就會發現,QQ好一些,因為頂部三欄比較突出與明顯,不像微信那麼隱藏。

這樣一種文化下,我們的表達是沒有安全感的,所以需要更複雜的隱藏式設計,來刺激表達,當然也許我是錯的,不用認真。


這種摺疊如果不能說明問題,那麼我們在朋友圈所發的圖片至少能反映出一些問題,我們在朋友圈發的圖不是佔據整個橫屏的,是被一個頭像寬度以及兩邊的留白壓縮,但是更熱愛表達的年輕人用的QQ空間,則做出了改進,給出了一個寬屏的大小。但美國崇尚表達的instagram則更是極端,其左右兩邊的留白都給刪去,把一張圖片放大到極致,用戶要完整看到一張圖片,需要付出一個屏幕的注意力,這是一種將個人表達彰顯到極致的設計,很明顯我們的文化是接受不了的。

歐美的文化比較尊重多元的個性,強調個人主義,英雄主義盛行,對於他們來說彰顯的自我表達更為重要,歐美的社交產品則是先有朋友圈,再有通訊錄,因此Facebook這樣的開放平台一直會是其主流,哪怕Facebook衰落,下一個崛起的最大的社交平台依然會是開放式的平台,歐美至始至終都沒有封閉平台成為最大社交平台的案例。

直播和短視頻在國內盛行,以及在各個國家都開始盛行,我剛開始是感到非常驚訝的,因為這種彰顯的自我表達都是歐美的特權,我們平時網上看到的剪輯的搞笑短視頻都是歐美的,他們敢於丟臉,在表達上沒有羞恥,國內則很少,以前國內短視頻都是“抓小三”,“打小三”,“監控搶劫”,“監控打架”這類社會話題的新聞PGC熱點,是根本沒有那麼多UGC自發創造性內容,但現在國內的UGC原創短視頻卻多到恐怖。

我一開始並不認為直播會起來,無意聽了mc天佑的喊麥,覺得特別難聽,怎麼好意思繼續唱下去,多丟人,會有人聽嗎?但後來隨着天佑越來越火,我開始反省,其實是我自己有着表達的羞恥感,我也是在模仿我父母經常批評那些特立獨行的人,而這也不是我一個人的問題,是一種喜歡批評打壓個性的文化氛圍所導致。

我們原來以為考察文化變化只能通過政治、社會、經濟、宗教等方面來考察,但唯獨忽略技術。但這次的直播,短視頻在全球都如火如荼,只說明了一件事,文化在加速同步,年輕人彰顯的自我表達正在成為全球性的發展方向。

任何明星都是在自我表達,感染大眾,但明星都有着主流媒體的誇張塑造,因此離大眾比較遠,但是這波火起來的天佑等網紅,卻讓更多人看到,天佑更真實,他們原來和我們一樣,在足夠粗糙的環境下依然能夠自我表達,不需要主流包裝,被主流看不起的東北喊麥,卻可以喊得如此自信與大聲,最終還能收穫名利,這其實也是他們自己所渴望有一天能實現的事情。

再說回微信和QQ,封閉平台與開放平台依然會處於長久共存狀態,威脅到根基暫時不太可能,就像當年微信起來,微博也不可能死掉一樣,但是此消彼長的情況造就已經開始了,而微博與陌陌還會繼續反彈,誰也無法預測到底多久能見頂。

UGC短視頻盛行的背後,是個人主義的崛起,這一波機會註定屬於開放平台。而最讓騰訊焦慮的是,當前的年輕人大量的流向開放平台,而這種文化進程是一個不可逆的過程,哪怕微博和陌陌衰落,所留下的機會也依然會屬於開放平台,而不再是封閉平台了。

向來穩步推進的微信,這兩個月的頻繁動作,反映的是騰訊整體的焦慮。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