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幾夜失眠,夢中輕喚她的名字。我應該是愛她的吧,我想。

         她給我發了個Q,說是談一談。我隱約想起前幾任和我說過同樣的話語。談?還出來談?擺明了要撕逼的節奏。可我是男人,怎麼能小氣?

         談,那就談吧。

         我整了整衣冠,將自己打扮成個體面人。對,這社會需要體面,男人需要體面,女人更需要體面。擦了擦鞋子,我出去了。

          這是一家四星級飯店自助,依舊是我的腰包。“我沒錢,可不可以去個奶茶店文藝文藝就算了”。我想說,但她已然略施粉黛,盛裝出席。

           好吧,好吧,我的公主。我悄悄地嘆了嘆,豎著膀子挺在了靠椅上。

         她僵着臉,好看的容顏因為塗了過多的BB霜顯得有點慘白。

         “還是香蕉牛奶?”我熟練地問着。她的細眉動了動,我條件反射地離了座,約了一杯熱牛奶。

          “哎呦,還是熱牛奶?這個多,拿着。”櫃檯的姐姐熟悉地和我搭訕,我咧了咧嘴,“嘿嘿”地應着。她的殷勤令我難受,讓我產生了去度蜜月的錯覺。

         小心地端在了她的面前,她那畫的細長的眉漸漸舒展開來。

         “溫的?”她問。

          “老樣子。”我笑了笑,露出了經驗豐富的微笑。

          她點點頭,輕輕吮了起來。

         “還是煮螃蟹?”我隨意地問,沒待她答,我翹起屁股出去了,揪住了幾隻螃蟹的細腿,慢慢地靠近鍋子。

         “小心點。”她急道。

         是擔心我?還是擔心這兩隻活蹦亂跳、不願慷慨赴死的食材?

         鬆了手,那兩隻螃蟹甩出腿勾在鍋邊挺了挺,不一會兒就沉下去了。

         她優雅地捏着筷子,將那兩條渴望求生的螃蟹腿撩進了鍋里。

        我的心忽然跳了一下!

         我有一口沒一口地夾着菜往嘴裏送,忽然感到氣氛的尷尬了。

         “你吃。”老練地夾了一片牛肉往她碗里遞。

         她將碗優雅地挪了挪,禮貌道:“謝謝,不用了。”

        是嫌棄了我筷子上的口水了嗎?可分明又是這麼優雅禮貌。我的腦子嗡嗡地響,似乎產生了某種幻覺。

        萬事女士優先,中華傳統美德。當然,也包括分手這事。

        等了老半天,她終於說了:“謝謝你,一直以來對我的幫助。”

        我住了筷子,突然覺得她真是一個禮貌謙和的好女人。

        “不客氣,不客氣,應該的。”優雅的辭藻從我口中冒出,我都有點驚詫自己良好的個人修養了,是她對我的培養嗎?。

         “咱們不是一個世界的人,我就是一個俗人。”她動情道,似乎有種配不上我的哀痛。

         “喲,哪裡哪裡,我也是個俗人。”我陪着笑,應了應。

          “你活在文學中,我活在現實中。”她的聲音顫抖了,似乎是憤怒的,又似乎是慚愧的。

         我有點生氣了,忽然想掀了桌子捍衛真理,但是她,畢竟是那麼謙和有禮,往日曖昧的過往在我眼前,依舊飄忽不定。

         我的聲音和暖了:“為什麼你們總覺得喜歡文學的人,就不現實了呢?”

         你們,你們?我忽然意識到自己已無意間將她歸入了某一陣營,而這一陣營,顯然是容不下我的。

         她哀怨了:“對不起,我就是個俗人。你活在你的世界里,我活在我的世界里,好吧?”

         她的容顏驀地煥發了光澤,似有有種重見天日的喜悅。

         忽然,我為她的快樂有種說不出口的釋然。

          “我尊重你。”我笑了。

         她顯然是想流下幾滴淚的,可是努力地抽了抽臉,放棄了。

          “我就是個俗人。”她自謙,聲音還是那麼彬彬有禮。

         “唉,就這樣吧。”有點懶得安慰她,似乎安慰是一種對她的褻瀆吧。

         “謝謝。”她的禮貌再次散發出了理性的光輝。

          “不客氣。”我言辭優雅,散發出君子的風度。

         我覺得我該走了,畢竟沒什麼好說的,在禮貌的世界里,我顯然是疲於應酬的。

         欠了欠身子,我轉過了身子。

        “晚安。”她又說話了,那優雅的語音繼續衝擊着我的耳膜,我的耳朵有些生疼了。

         一點淚意,忽然在我的心頭滑過。

        “晚安。”像是門口禮儀小姐机械化的哀嚎,我的嘴笨拙地再也吐不出一個字了。

      禮貌是這世間最可惡的東西,我常想。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