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掩住了白天的喧嘩,窗帘默默為我送來睡眠的一切準備,可是我卻無法入眠,翻看我走過的路,悔意漫過枕頭,我想眼淚無法給我宣洩的出口,唯有傾訴,和自己的心說出我的緣由。
擰開一盞昏黃的燈,披衣坐立,新年的鐘聲即將敲響,削一個蘋果,如果果皮不斷裂,心愿就能實現,我滴血的手不敢停,外面煙火震耳欲聾。
我將完整的果皮捧在掌心,放在胸口,我的心裏在念一個心愿,我不能說出口,但是我可以告訴你,一點一點的線索和迷霧一樣的後悔。
我錯了,真的錯了,當我用五年的時間錯過一場又一場電影,一部又一部電視劇的時候,當我深夜用齊清水洗刷我的臉龐的時候,當我渴望有人關心我,體會我的辛苦的時候,我想到了後悔葯。
就要一顆,讓我可以回到過去,那時我能不能抵住誘惑,能不能認真的努力的走好青春該走的路,能不能在選擇的中途,頭腦清醒,看清現實。
生活不止是詩意和遠方,還有這殘酷而實在的生活,趴開生活的包裹,我看到自己遍體鱗傷,我不能回頭,可是我想回頭。
如果給我一粒後悔葯,我會毫不猶豫的吞下,哪怕回到生命的最初,我也願意,我好像看到了自己生命的盡頭,沒有一點歡潑,我要一粒,一粒就好。
果皮碎了一地,燈滅了,火熄了,煙花也消停了,鐘聲敲響了,我哭了。
如果生命可以重來,該多好啊,如果新年的願望都能實現該多好啊,可是生活沒有如果,只能拖着疲憊的心,夜闌人靜的時候想一想,想一想我的心,摸一摸我還滾燙的胸膛,我後悔了,真的。
既然沒有回頭路,我只能硬着頭皮繼續走,不知道路的盡頭是不是黃土堆滿的沙丘,不知道沙丘里有沒有我的一腳距離。
如果,明天太陽正常升起,我會給嘴角掛上一抹微笑,既然沒有後悔葯,一粒也沒有,那我只能自己改變現狀,不在消沉中流連,新年,請帶走人們的哀怨,給我一片天,頭頂的一片天,讓我在雲下自由呼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