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自鬼谷流沙從魔教天璣右使手中將蘇小樓搶走,兩派之間的嫌隙也隨之而來。此後更是經過數次會戰,均以兩敗俱傷收場。而其他門派也蠢蠢欲動,妄圖坐收漁翁之利。與此同時北原陳國此時也即將兵臨城下,對窺視已久的中原發起進攻。




1

魔教峰頂

大片的雪花穿過冰冷的楓恭弘=叶 恭弘林,無聲無息的飄落在大地上。轉眼間已經是厚厚的一層了,整個大地陷入了一片純白之中。

冰冷的黑夜裡,除了無邊的黑色,就是盡的白色。此刻的天地間除了黑,便是白,沒有多餘的一種顏色。

楓林深處站着一位白衣麗人,烏黑的長發僅一根紅木髮釵束着,周圍都白雪茫茫,唯獨她所處之處雪遇則化,一片溫和,不覺絲毫的冷意。

“鬼谷流沙如此挑釁,你可有何良策。”忽然女子身旁出現了一位紫衣女子,絕世容顏中藏着不可窺視的冰冷,不過對身旁的女子卻是極柔和的。

“教主,此事袁姝以為不如這樣。”兩人商量了一陣,確定了最後的計劃后。袁月明便離開了,而袁姝依然在楓恭弘=叶 恭弘林中想着如今發生的事情,暗自覺得非門派之爭那樣的簡單。

先是……,而後……,這一系列的事情都太過的順利,甚至可以說是迅速。

次日,鬼谷流沙的谷口鑼鼓喧天,一派喜色,谷口停了兩頂轎子,為首是魔教無得散人,隨後從轎中走出兩位絕色佳人,一碧一藍,一靜一動。一行人穿過迴廊直入鬼谷大堂,才見得白玉和林楓。

“奉魔教教主指令,為我派憂羅聘娶鬼谷玉紅衣。當然我教主知兩位甚是寵愛於玉紅衣,特親送兩位女子給二位,以慰二位之情。”無得散人雙手作了作揖,便開口道。

“兩位女子就想娶紅衣,簡直痴人說夢。”白玉滿面怒色,可也深知魔教行事向來專斷,此時竟然還送了兩名女子來,怕是難以推脫清楚,也更覺蹊蹺。

“人,在下已經送到,要不要是二位的事情。但玉紅衣小姐,我魔教必娶無疑。”說罷不在聽白玉和林楓回話,人便已經消失在了大堂。

白玉和林楓看了看堂中的兩位女子,怕是也問不出什麼。便打發人將她們送回魔教,誰知兩人竟然雙雙拔劍欲自刎,饒是林楓被稱武林最快第一人,也只救下那位碧色女子。本想問些什麼,一看那女子一副我見猶憐之色,林楓張開嘴始終沒吐出一個字。

深夜子時風雪小了些,整個鬼谷一片的白色,充滿讓人窒息的詭異和冰冷。十二條黑影沒入雪夜的鬼谷,不消片刻,便又匆匆離去,白茫茫的大雪上無一絲的腳印。自覺無人發現,卻被暗中人看的清楚。

“右使,人已經安然的帶回來了。”為首一人肩上落着片片白雪,雙手抱拳,低頭回稟着。

袁姝回頭看看了依然昏睡的女子,開口道:“送去給憂羅,只有一條不要傷着性命。”

“是。”來人退出房間,去往了憂羅的院子。

房間內袁姝一襲白衣,燭火輝映,眉頭一點點散開的愁思多了幾分莫測。

2

鬼谷流沙

一夜醒來,玉紅衣和顧十九雙雙失蹤,白玉和林楓散盡門下人去找,多日無果。此時大堂內聚集了眾多的武林正派,書劍派,風雪樓,知北樓,礪劍山莊,青衣樓盡數到齊。

“依我看此事定是魔教所為,求娶不成便直接搶人。”青衣樓主安思晉道。

“我看並非如此,魔教速來行事獨斷,但也是敢做敢當。如今是十九連同一起消失,不是魔教行事手法。”林楓隨即接着開口道。

“如此猜測,不如上魔教峰頂問個清楚。”書劍派庄九夫人在武林正派一直秉公處事,她一開口,眾多門派附和。

白玉和林楓見眾門派都同意上去魔教峰頂,兩人也隨行前往魔教峰頂而去,同時也帶上那位被魔教送來的女子。

只是剛到峰頂下,便遇到了一群人。為首三個人,一位高者臉如辣椒料一般的火紅,笑眯眯的看起來很是親和,另外一個個子稍矮,卻骨瘦如柴,像是一根行走的竹竿。還剩一人不高不矮,只是滿臉的青色,像是常年用毒。

眾門派掌門見來人雖都是陌生的很,但還是從服飾辨明來人都是魔教教眾。白玉和林楓前行兩步,準備詢問一二,不料剛靠近這三人便覺強勁的掌法向自己襲來,林楓見不對立馬帶領着白玉後撤,躲過這一招。庄九夫人等人見此情況便立即拔劍相助,雙方人馬糾纏多時,最後將敵人盡數斬殺,而各門派帶去的門徒也都死傷過半。

與此同時魔教搖光左使調回總教的人馬,也在白楓林遭到了劫殺。殺手全部黑衣蒙面,但是武功招數均是中原武林各派的不傳秘籍。經過半日的廝殺,魔教人馬損傷殆盡,黑衣殺手頭領負傷脫逃。

白色的雪落滿劍鋒,混合著殷紅的血色,盛開在茫茫的雪地里。荒原白骨,千山分列,魔影縱橫,恩怨萬古,一朝離恨。

3

魔教總壇

“北風號怒白雪樣,片片落盡空幽庭,白衣崢嶸意氣生,一劍飛花葬恩仇。這世上的仇怨,從來都是如此的多,跟這雪花一樣,看着一片一片,最後卻成了厚厚的幾尺,直到將自己都埋了進去,才肯作罷。”袁姝看着漫天的飛雪,自嘆到。

“如此傷懷,可不像是天璣右使了。”教主袁月明在迴廊下,看着雪中的女子。

“他們應該都到了吧?”袁姝反問道。

“是的,都到了,在大堂。”袁月明說著,便往大堂去了,如今的局勢超出了所有人的預料,一場武林的搏鬥,怕是難免了。

袁姝緊隨其後,握緊的雙手滲出了細汗,那個未知的陰謀似乎越來越大,她猜不透這其中的原由。

大堂內搖光左使為首魔教眾人,與庄九夫人林楓為首各派掌門對峙許久。見袁月明和袁姝進入大堂,雙方更是欲拔劍相殺。

“搖光,放下劍,各位掌門來者都是客,不得如此無禮。”袁月明說道,同時掃了一眼各派的人馬,心中暗自籌謀。

“哼,別裝模作樣了,山下伏擊,此時又如此客氣,袁教主到底意欲何為?”白玉面帶怒色,一身的肅殺之氣。

“本教向來與中原武林交好,雖行事自由無規矩,但也未傷天害理,今日各位齊聚我魔教總壇,還請明示。”袁月明聲音冷如寒冰,壓迫之氣瞬間充盈整個大堂。

“鬼谷兩名弟子失蹤,我們也在山下遭遇魔教眾人劫殺,還請教主給個回復?”庄九夫人上率先開口道,雖無明顯的怒色,但冷冽的話語里,透露着敵意。

“玉紅衣倒是在魔教,至於你們說的另一名,並非魔教帶走的。至於山下的劫殺,各位怕是糊塗的厲害了。”袁姝冷冷的回道,這些正派人士,什麼時候如此的不辨是非了,這樣卑劣的嫁禍居然都沒被識破。

“天璣右使這話怎麼說?”林楓倒是還有幾分理智,很快便清楚的回憶了過往的事情,似乎各門派都是被牽引着到了魔教總壇的,如今想想仍有許多破綻。

“第一,我魔教在自家門口劫殺中原武林各派,是等於自己告訴你們兇手是我魔教?第二,我魔教向來散漫,不拘小節,但與武林各派也從未起什麼大的衝突,此次劫走玉紅衣不過是因她與本教憂羅的私人恩怨,但顧十九卻未被本教的人帶走。“袁姝說道,隨即抬眸看了一眼身後的侍女,便見人悄悄退出了大堂。

“那紅衣既然還在魔教,那就請袁教主讓我等見下,以證右使所言非虛。”林楓思忖片刻,提出了要求。庄九夫人等各派也大為贊同。

而此時憂羅的忘憂閣里空無一人,房間還點着淡淡的熏香,屋子里的擺設也未動分毫,但就是未見憂羅和玉紅衣。

“好,既然諸位要見,那右使就去將憂羅和紅衣帶來大堂吧。”袁月明看了一眼袁姝,吩咐道。

“是,袁姝這就去。”說罷便回頭往大堂外走去。

“等下,教主,林楓有個不情之請,可否同意在下跟右使一同前往。”雖是詢問,但是此刻的林楓不似剛才的那般柔和,多了些凜冽之氣。

“好,那便一同前往吧。”袁月明盯着林楓看了一會兒,答應了這請求。

得到回復的林楓突然頓住了,他不想袁月明會答應的如此爽快,不過也只是片刻就想通了,便跟上袁姝一起出了大堂。

在去忘憂閣的迴廊上,袁姝與一侍女擦肩而過,未曾言語,不過袁姝看的清楚,那女子的雙手緊握,頭低垂在胸口。那手勢分明是,分明是·········,袁姝突的停了下來,緊皺的眉頭,額角上布滿了密密的細汗,扶着柱子平息了自己的心緒,便快步向憂羅忘憂閣走去。

林楓見袁姝突然停了下來,欲詢問一二,還未開口見袁姝離開,步子少了開始的沉穩,多了凌亂,便也跟了上去。

忘憂閣內,袁姝看着房間的陳設,檀香木的桌子上,兩杯茶盞還是溫熱的。林楓心不在焉的看着袁姝,他不清楚這是否是魔教的另一個圈套,沒見到紅衣也沒有找到憂羅,此事似乎比他預想的複雜了許多。

袁姝見林楓沉思不語,以武林各派的猜忌,魔教今日怕是難免一場惡戰。可此時她忐忑的卻是誰帶走紅衣和憂羅,會和劫走顧十九的是同一個人嗎?她早已暗中安排了人手,可如今從進忘憂閣開始便未見一人來報,只怕也是遭遇了不測。

兩人懷着不同的心思回了大堂,路上未曾有過一語。

袁月明和庄九夫人等人,見只有袁姝和林楓回來,心中也都明白了幾分。袁月明想的是為什麼不見憂羅和玉紅衣,庄九夫人等人想的卻是魔教欺人太甚,不肯交出玉紅衣。

“不要跟他們廢話了,魔教向來陰謀詭計之多,今日我武林正派要替天行道,將爾等誅滅於這大堂之內。”白玉率先說道,身後各派雖有諸多顧慮,但魔教貴為武林第一大派,早已讓許多門派眼紅,此時出手,不失為合適的契機。隨即各派掌門也附和一片,揚言誅殺魔教眾人與此。

“哼,就憑你們想滅魔教,簡直痴人說夢。”天樞右使向來性子直爽,此刻更是氣憤之極。魔教教眾雖未多少留於總壇,但魔教北斗七星使和四散人,此時也足以抵抗各派掌門。

“妄圖滅我魔教,各位也要有這本事。”袁月明此話一出,大堂內的壓迫之勢頓然襲來,各派門人已然糾纏廝殺。誰也未注意到,魔教送入鬼谷流沙的碧衣女子,以極快的身法出了大堂,直奔白楓林而去。

4

白楓林

“叮鈴鈴·········”

雪落了厚厚的一層在白楓林里,然而風力傳來了陣陣的銀鈴聲,清脆悅耳。鈴聲從遠處的北方飄來,疾緩不一,不一會就到了這片樹林里。

一頂墨色的軟轎落在雪地上,發出了呲牙的響聲,四角的銀鈴在風中搖動着。

“屬下參見將軍,現武林各派已然內訌,不知下一步是否總攻。”只見碧衣女子單膝跪地,臉上一片肅殺之色,毫無往日的柔弱可憐。

“大軍已駐紮玉門關外,之前安排進入中原的2000死士,你可隨時調遣,務必將各派殲滅魔教峰頂。”

“是,屬下領命。”碧衣女子答道,然後快速的消失在了白楓林的盡頭。

此刻魔教總壇上,武林各派均以死傷嚴重,滿目的血色充斥着空氣。

“啊哈哈哈,各位武功果然非同一般,苦戰多時,仍能熬到現在,只是可惜了,今日都要命喪於此了。”碧衣女子不知何時再次出現大堂內,而周圍更是聚集眾多高手,已然被包圍其中了。

“你是何人?既然如此猖狂。”林楓右手捂着左肩的傷口,一面問道。顯然這女人並非魔教之人,也並非是武林中人。

那女子聽到林楓的發問,抬眸看了一眼林楓,眼中閃過一絲的嘲弄。“我,我當然是被魔教送入你鬼谷的人,你不記······”

“我魔教從未送過什麼人去鬼谷流沙,你到底是誰?”袁姝此刻再次將整件事情的來回思索了一遍,鬼谷聚集各派上總壇要人,並未講明是怎樣一回事,如此看來怕是跳進了別人安排好的計劃里去了。

林楓聽到此處已然十分清楚,原來一開始就掉入了別人的圈套,顯然那日求娶的隊伍並非是魔教的人,而是被精心策劃的一場陰謀。

“你究竟何人?我鬼谷流沙向來與人無仇,為何如此構陷。”林楓此刻迫切的想知道這件事情的原委。

“小小的鬼谷流沙,不值得我出手,我要的是你們武林各派的覆滅。不想一點點的猜忌就足以讓你們死無葬身之地,看來各位真是妄為掌門一場。殺了,袁月明等各掌門頭顱賞金萬兩。”女子笑的越發猖狂,只是眸子里閃爍的恨意,清楚而利落。

女子話音剛落,周圍的死士像潮水一般的湧進了大堂,瞬間將武林各派困住。此刻袁姝拿出五弦魔琴,以長音震吼逼退死士三四丈。隨即袁月明開口道:“魔教與各位素無恩怨,今日之仇魔教願既往不咎,並日後退居西域,此時萬望各位放下以往恩仇,共對強敵。”

“我書劍派一定盡全力破敵。”庄九夫人見事情已經明朗,便出聲附和。

“我鬼谷流沙誓不落人。”

“礪劍山莊必出全力。”

“哈哈哈········,好。”各派掌門相互對望一眼,同時發出了一聲聲的長笑。這一聲笑里有恩,有怨,有仇,而此刻更多的是生死與共。

最終武林各派死傷不計,將2000死士消滅於魔教峰頂,次日午時玉門關守將大敗陳國木德將軍。玉紅衣、憂羅和顧十九最終也在陳國的軍營被找到,但均被下了劇毒七星海棠,最終被封魔教後山冰室。

自此神醫雪梨公子走遍天下,欲找解藥喚醒三人。

武俠江湖

武俠江湖第八期·風雲突變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