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代人的想家,通常是受挫后突然爆發的一種脆弱情緒。

被欺騙被欺負了,感到孤獨和委屈了,於是想家了,想回到自己最信任的人身邊,想回到那個最讓人有安全感的地方。

關掉手機哭一場。

躺在我又軟又香的小床上;

吃着媽媽給做的糖醋小排;

被爸爸寵着,往沙发上一癱,啥也不用干。

但是回不去。

只能抹抹眼淚,嘆口氣,發條想家的朋友圈

還要小心地建好分組,屏蔽掉父母。

離家前心想,我要逃離家鄉,再也不要被束縛,越遠越好。

離家後日夜思念爸媽,掰着手指頭數什麼時候可以回去,越快越好。


我可以毫無壓力告訴幾百個微信好友“我想家了”,即使超過一半是沒有什麼交集的陌生人。

卻獨獨不想讓真正想念的那兩個人看到。

我怕,他們真心的關懷,會顯得自己失敗和軟弱。

拿到工作后的第一筆獎金時,我請朋友吃了飯看了電影,也給媽媽買了一身衣服。

朋友們都恭喜我,但我媽打來電話罵了半個小時:

你天天不好好吃飯不好好睡覺,身體都熬垮了賺這點錢,就給我買件衣服?以後不要給我們買東西,用着肉疼。

在朋友圈說“想家”,朋友們通常會發來幾個抱抱的表情,表示“我也是”。

大家都懂,無非是累了,倦了,暫時沒辦法強打精神面對這操蛋的生活了。

但父母不一樣。

他們會想,孩子一定是遇到大難題了。是不是生病了,沒錢交房租了,被老闆炒魷魚了?

他們會心疼,對你說“錢還夠嗎?不夠再給你打一點”;“在外面那麼辛苦,要不然回家吧”

噓寒問暖下,本來還能強撐着的情緒,瞬間潰不成堤。

離家萬里,整日奔波,不就是為了掙多一點錢,讓大家過上更好的生活嗎?

可到頭來,還是要他們操心,自己依舊這麼沒用。


那天問我媽,如果我說“想家了”,她會有什麼感覺?

我媽想了一會兒,有點不好意思:“感覺你還挺需要我的。”

電視劇《請回答1988》里,正煥的媽媽要回娘家幾天,臨走前仔細叮囑丈夫和兩個兒子,直到他們不耐煩,她依舊一步三回頭:“真是挪不開步啊,挪不開步……”

媽媽一走,三個男人就撒了歡地在家折騰。

後來得知媽媽要提前回家,三人又風卷殘雲般地拚命打掃。

媽媽回來后,丈夫樂呵呵地說:“你看吧,你不在,我們也能過得很好。”

媽媽卻鬱鬱不樂,失落地躲回房間。

馬薇薇說:“父母和孩子真正會發生矛盾的地方在於,父母感到自己在這個家裡,不再被需要了。”

比起敷衍的“我很好”,皺着臉,撒嬌地說一句“我想家了”,也許更能讓父母開心。

因為這句話能讓他們感覺到,無論你走了多遠,都還是他們的小孩,需要他們的保護。

我們常把家比作避風港,能活在爸爸媽媽的庇護下

而這個世界上,再也沒有任何人,能像他們那樣,愛你如生命,會永遠關注你的一舉一動。

你皺一下眉,他們就先替你焦慮。

你流一滴淚,他們為你夜不能寐。

如果有一個房子,可以讓人喝醉,埋起頭來哭泣,放下所有的羞恥和秘密,那就是自己的家。

某一期《奇葩說》里,肖驍談到:“為什麼我兩次打決賽,都要提到我媽?是那兩個辯題真的和我媽有很大的關係嗎?不是的。當我緊張,害怕,失措,頭腦一片空白的時候,我第一個反應就是我媽。我講她,能讓我安靜,放心,能讓我覺得,這個坎兒,我咬咬牙就過了。我媽是我最後的安全感。”

據說神無法無處不在 ,所以創造了媽媽。

就算已經長大,媽媽依然是守護神,是只需叫一聲也會哽咽的存在。

可好不容易到了能安慰媽媽的年紀,這時的我已經過分懂事了,以致於連”我愛您”都無法說出口。

媽媽的通病呀,就是想把你覺得好的,給你,都給你。

而兒女的通病,往往是還沒開口說愛,就已來不及。

電影里的小豬麥兜眼饞火雞,媽媽麥太就每天努力變着花樣地給他做,麥兜吃膩了,她就把買來沒吃的火雞丟掉。

麥太永遠地離開后,麥兜說:我不喜歡搶包山,但我還是很努力地練習攀爬,我不知道原因,很久以後我明白,我去搶包山,不是為了見姍姍,也不是為了得到世界冠軍。是因為這是媽媽的夢想,是因為我愛我媽媽。

可是最後,這世界上只有你自己知道,你究竟有多麼愛她。

外婆去世3周年,跟着我媽去磕頭。

她盯着墓碑上外婆的名字,跟我說:以後我要是不在了你就會知道,無論生活多好,媽沒了,心裏總是缺點兒什麼。

總是追着我們問“你餓不餓”“想吃點兒什麼”的外婆離開了,也順便帶走了媽媽的一部分。

就是在那一刻,我突然理解了“父母在人生尚有來處,父母去人生只剩歸途”的意思。

累了想家,痛了喊媽,都是最自然的感情,一點都不丟人

“我就愛吃你做的紅燒魚,我自己在家怎麼都做不好。”

“這個掛燙機好難用,媽媽你幫我熨一下衣服嘛。”

“我最近濕氣好重,媽媽有什麼食補的菜譜呀?”

“最近好累,好想你們,想回家住幾天。”

想家也可以大聲說出來。

你那一顆來自故鄉的胃,最好的保養方式,永遠是定期回家看看。


分享